微笑宇光

微博/B站:微笑宇光

<K莫>跃然纸上(3)

前文链接:跃然纸上(1)

                  跃然纸上(2)


国庆出去玩,暂不更啦~等我回来,么么哒~


==================================


郝眉没能怔愣多久时间,就被于半珊一把揽住了脖子:

“快快快,从实招来!”

郝眉哭笑不得,三指立天表示:“我也不知道啊!!!”

肖奈沉思出声:“会不会是你以前同学?”

“我大学同学你们也认识个七七八八,至于之前的也就不提了。这笔触,一看就是大手。老三,当初我们班上若是真有这样的人才,不早被你挖过来了!”

肖奈笑而不语。

“没准啊,某次街头擦身而过,那人见小爷我貌若潘安,过目不忘,当场就拍大腿决定把我的形象当主角也说不定呢~”

“快得了吧!”于半珊笑骂了一句,与郝眉打成一团。

“咳,要我说啊,管他是谁的。到时候一公布不就知道了么?至于我们,还是那句话,尽人事听天命。”郝眉边和于半珊真人PK边不忘插嘴道。

“说得不错。”肖奈抱臂点头,虽说这边出了点意外,但总是在可控范围内。况且致一现在也不止一个项目,郝眉尽他的力,自己这边尽自己的所能,又怎会输呢?

 

略过小插曲,工作又开始恢复正轨。不过郝眉并没有跟其他人说的一点是,自打他看过了真亿公布的画稿后,就总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是什么呢?自己也说不清。他总觉得有些地方好像被忽略了,这种感觉盈盈绕绕地在心间挥之不去,直至回到家中都没消散。

 

“回来了?”

“哎?”郝眉一进家门柔沉的声线先行入耳,再转头,便看到KO穿着围裙从厨房走出来:“这么晚了,怎么还没走呢?”

“在等你。”

 

精致的公寓,暖橘的灯光,等自己回家的人。郝眉方才还有些捋不清的思绪顷刻被这画面给覆灭了,并顺便搞得脸有些发热。

咦?为什么要热?

 

“饿不饿?我刚做了肉饼,要不要趁热吃?”

“要!”郝眉举手欢呼,所有的一切被抛掷脑后。

 

饭桌上KO时不时给狼吞虎咽的郝眉递过去一方纸巾,瞧那满嘴流油的模样,KO突然有些不舍得:

“我可能要走个四五天。”

“唔……哦……啊?!”吃得正欢的郝眉一惊,自他来家里后,还从未要离开这么久,“四五天?去做什么?”

“……我要回老家一趟。”

听到这个答案郝眉立即住了嘴。之前KO有稍稍提到过他家里的事,14岁开始家里就没了人,一直是自己一人。来这个城市大半年了,又差不多是这个时段,想想现在回家也知道是做什么。

“嗯嗯,好啊好啊,你去忙!”郝眉马上点头道,不过两秒过后又垂头耷脑,“唉,不过就是可怜我要吃几天盒饭了……”

“不会。”KO领着郝眉去厨房打开冰箱,“我给你做了肉饼、炒面,还包了饺子,应该是足够你这几天吃了。就是肉饼味道可能不如刚出锅的时候好……”

郝眉眼睛有些发愣:

“你这么晚没回家,就弄这些呢?”

“嗯。”KO点点头,继而转头看他,“还有等你。”

他看着他,很想接着说:这四五天不见你,我会很想你。

“其实你不必……”郝眉猛然觉得自己此时此刻有些受不住KO的目光,他偏过头下意识摸摸自己的鼻子。

KO看他略带紧张的小模样笑了笑:

“这两天照顾好自己,希望等我回来,不会看到你瘦了。”

郝眉再一次红了脸颊。

 

 

绿皮火车“哐当哐当”地进了站。长时间的路途大家面容都带着疲惫。可与那些大包小包洋洋喜气的人不同,KO的行李简直少的可怜,就仅仅一个黑色背包,脸上也是冷冷清清。他无法能有什么回家的喜悦,辗转至此,唯一留下的就仅仅只是墓园里那一小方土地。

他的父母从这里走出来,最后的心愿也是回到这里。作为儿子,生前没能尽孝,只能死后借此聊以慰籍。

KO打来桶水,撸起袖子极其专注地将墓碑一点点擦拭干净,放下贡品上了香:

“爸妈,好久没来了,抱歉。”

即使是在这里,KO的话依然很少。大部分时候,他都只是站在那里,看着那三根线香一点点燃着,像是一种无言的陪伴。

 

“爸妈,我找到他了。”KO在香快燃尽的时候开了口,“之前跟你们说过,不知你们还记不记得。”

说话间KO总自己的圆领黑T下掏出一个木制挂件,星星图案,上面刻着他的名字和生日,是父母亲自做给自己14岁的生日礼物。

不过距那日的其乐融融还不过一个月,父母便于一次事故中殒命。

 

KO摩挲着手中的物件,年头已久,有一些微小的磕碰,但也都能看出被人又仔细地打磨过。而这父母留给自己最后的东西,若不是他,恐怕就要随着那次的暴雨,一起碾落于城市一角的尘泥中了。

 

那晚的画面曾无数次地在脑中回放:昏暗的街灯、倾盆的大雨、泥泞的便道,那个小人满脸是雨,浑身湿透地与素不相识的自己一齐在如此环境下找一个不过俩截半指大的挂饰。

他弯满了腰,甚至有时还会半跪在地上,举着手机上的电筒,一寸寸地探查。

偶有路过的人半带调侃说“别找了,找不到了”的人,他会跳起身来义正言辞地嚷道:

“你知道自己无比重要的东西没了是什么心情吗?!你知道吗?!你理解吗?!你有过吗?!没有过就不要说风凉话!!!”

这分明应是奶味的音线中明显包含着凌厉,待到结束后,KO看着他再次弯下腰,和方才一般,继续地寻找起来。

 

“你快看!!是不是这个!!!”

身后的清亮再次传来,KO回头,那时天空恰好划过一道闪电,照亮了那人整张脸,上面充盈着喜悦,灵动的双眸里是熠熠生辉的光。

他的模样,竟像是比自己还要高兴。

 

KO看着那自雨幕中向自己跑来的人,看他郑重地将它放进自己的手中扣住,看他紧紧捏着自己的拳头,嘴巴张张合合。

声音似乎就近在耳边,但又似乎在九重天外。飘零着和雨水混杂在一起,朦胧中带着无法抵御的震撼:

“找到了!太好了!太好了!”

“给,好好保存!”

“千万别再弄丢了!”

 

对面车站的公交车此刻正好驶入,面前的人看了眼,跳起来:

“哎呀,末班车了!我先走了!再见!”

还不等KO回神,他转身向街对面跑去,直到他已跑过了马路的隔离线,KO似乎方才如梦初醒:

“等一下……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眉……”

雨将声音击打得断断续续,KO终归无从辩认他的全名,只听得了一个“mei”字。

 

后来他曾一度脑怒自己,为什么当时没有跟上去,就那么傻愣愣地看着他从自己的视野中消失,以至于自己后来寻了那么久。

但至少他寻到了,还不晚。

 

郝眉。

这就是他的全名。

 

香燃尽了。

KO将挂件放回领口中。他找了他那么久,又陪了他很久。等他回去,有些事情,该说了。

 

“爸、妈,我要走了……”

我要去追逐自己的幸福了。

 

 

 

“天呐!这KO回老家了你居然还能大快朵颐!要不要脸啊!”

于半珊蓬头垢面地从郝眉身边路过时不禁发出哀嚎,感叹人和人就是不一样。

“我不止是肝爆了,全身都快爆了,再不能满足口腹之欲,我就快对这人生绝望了!!!”郝眉也是满眼血丝,然而嘴一嚼一嚼得丝毫不停,像只松鼠。

最后这一周郝眉燃烧自己奉献致一,终于是基本完工了。当然不止郝眉,致一全体工作人员均是如此,包括连一向变态的老三神色都有些恹恹。

“哎,不过我看你这画的挺开心的嘛!”于半珊手臂半搭在郝眉肩膀上道,“新作中的男主角很给力啊,无限激发我们眉哥的动力。”

 

“你再说什么我都不会把饺子让给你的……”郝眉正待接着回嘴,突然一道被一道炸雷打断:

 

“喂!!同志们!!!你们猜,真亿请的那个神秘人是谁?!”

郝眉于半珊挠了挠耳朵。

“咋咋呼呼的!谁啊!赶紧说!”

“手可摘星辰!!!”

 

“啪!”

 

那边,致一众人已经被这个爆炸性的消息吸引过去,全部围到一台电脑前叽叽喳喳地交流起来。只有于半珊看到郝眉落地的饭盒,里面还剩下的几个饺子叽里咕噜地滚了满地。

“眉哥?怎么了?”于半珊赶忙附身将饭盒捡起来,手在郝眉呆滞的双眼前挥了挥,“干嘛?听到手可摘星辰吓傻啦?”

“……啊?没……”于半珊又叫了几声郝眉才回神,旁边对手可摘星辰的讨论已陆陆续续传来:

“就是那个业内传说手可摘星辰?!处女作就获奖,圈粉无数……”

“是啊!就是他!不过几年前手里作品完成后便销声匿迹不画了,这次居然让真亿请出来了,如果是他的话确实是赤裸裸的大神。”

“可是感觉,之前出的人物线稿不像他之前的风格啊。”

“这倒是,但是呢,场景和分镜之类的倒是能窥探出确实应是出自他之手……”

 

是了!就是这个!

听到最后一句时,郝眉恍然。

之前看过真亿发布的画稿后那股萦绕心头的莫名熟悉之感终于浮出水面。但当时被那张几乎和自己一个模样画出来的人物形象吸引了全部目光,竟是忽略了其他场景及分镜。

那流畅饱满的线条,那细腻繁琐的景观,不是他,又还能是谁呢?!

自己怎么就完全没有意识呢?!

 

“这边应该没太多事了吧,帮我跟老三说声,我要先回家一趟。”

郝眉起身开始收拾背包,于半珊瞧他这副模样,头一次没再多嘴地插科打诨,乖乖地说了声“哦。”

 

出了致一,郝眉直接挥手招了辆出租车。

坐在车上,看着飞逝的街景,郝眉脑中仍旧一片空白。

时间太久了,久到当你突然又出现时,我竟不知道该先回忆哪件往事。

车窗外的微阳投到郝眉的脸上,换得眯起的双眼,和一个轻轻淡淡的笑。

 

手可摘星辰是郝眉心底的一个梦。

不止是偶像那么简单——更多的,他是属于郝眉的秘密,从未向别人提起的秘密。

 

“郝眉。”

到家的郝眉没想到KO在,一愣过后,想起可不是么,昨天还收到KO的信息,说有可能今天会到。然而此刻的自己心绪繁杂,没来得及留给KO一个热烈的欢迎,只草草地点头说了句“啊,你回来了啊。”就匆匆往画室走去,随手关上了门。

他从画室最下面的柜子里搬出个精致的小银箱子。由于许久不用,上面还落了不少灰尘。他直接用袖口擦了擦,“咔哒”两声,将面前的小箱子打开。

里面没太多东西,几张郝眉不知何年拍的证件照,三两根画笔,初中高中的学生证……

还有一张明显被蹂躏过破碎了的画,但已被人小心翼翼的粘贴好。这是一张还没上色了的铅笔草稿,不过已然十分精细,右下角应该是个落款,但是由于被毁过,字迹已经辨不清了,只能勉强看出“手……星……”这样两个字;

另一张,是一份打印过的电子邮件,上面是简简单单的两行字:

【如果你真的有才华,那这奖杯只是晚一年到你手中而已。

而我相信你有才华,下一年等你。】

回信人:手可摘星辰

 

 

自打郝眉进去后,KO就一直站在门口。

当他将近一周再次看到郝眉,没迎来欣喜,没迎来欢呼。看到他的脸,他从中读出从未见过的失神。

KO很担心,同时也很慌张。他不懂那样的表情为何会出现在郝眉身上,也想不清何事会让郝眉出现那样的表情?

 

许久过后,画室的门开了。

郝眉看到笔直笔直站在门外的KO一愣,旋即笑了笑:

“KO…你之前说,你来这座城市打工,其实是为了寻个人,你找到了吗?”

KO顿住,脑中瞬间交战,不知如何作答。然而还未等自己决定好,郝眉又开了口,于是明白之前的话其实并不是询问,而是喃喃自语。

 

“我找到了。”



评论(13)

热度(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