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宇光

微博/B站:微笑宇光

<K莫>跃然纸上(6)

前文链接:

跃然纸上(1)   (2)   (3)   (4)   (5)


=========================


对于郝眉化身工作狂魔这件事于半珊很不解。

让一个向来以懒散为光荣的人连续大半个月起早贪黑地蹲守公司,脸上还挂着无怨无悔的笑,简直和看惊悚片没多大区别。肖大老板对此十分欣慰,还全方位多角度地明示暗示致一内部其他人员:大家都应多多学习郝眉同志这种兢兢业业的精神。

这可就忍不了了!眉哥你自己受刺激发神经也就罢了,别拖我们下水呀!

 

这会下班点了,大家开始陆陆续续收拾行装。郝眉仍旧一反常态,坐在桌前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一点要走的意思都没有。于半珊眯眼摸下巴,只身前往郝眉身侧,恰好听闻【叮】地一声,郝眉手机响了。

 

“嘿,KO喊你回家吃饭了。”

握在鼠标上的手顿了一下。“……哦。”

“……”

 

又是【叮】地一声。

“手可摘星辰给你回邮件了。”

“!”

 

眼见郝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起手机,于半珊瞠目结舌:

“怎么个情况?眉哥!有新欢就不顾旧爱了啊!?”

专注于回邮件的郝眉挤出一秒时间翻了个白眼:

“什么玩意?!去去去,我们这是讨论工作,讨论工作知道吗?!”

“讨论工作……”于半珊小声腹诽,“最近简直跟打了鸡血一样……哎?我说,你都不回一下KO的吗?刚我看真的是他消息。”

郝眉踟蹰须臾点开微信,还真让于半珊说中了,果真是叫他回家吃饭的:糖醋排骨、炒肉片、鱼香茄子……都是自己爱吃的。

于半珊哈哈大笑,可却不见郝眉动作。

“怎么?还不走?”

“那啥、我还不饿……”话还没落音呢就看见旁边的人嘴大得能塞俩鸡蛋,“于半珊你什么意思?!”

“眉哥,真转性了啊?KO的菜什么时候对你这么没吸引力了?!”

于半珊这样子倒也不是装的,他是真震惊。作为一名嘴刁的吃货,KO的菜对郝眉而言跟天上有地下无似的,这会装矜持?怎么个意思啊?!

还是说……有情况?

于半珊的眼睛从脑壳到脚底上下扫着郝眉,直觉事情并不简单。

 

这边郝眉的脸也扭曲成一团,尤其听到于半珊的后半句话时。

绝对不是KO的菜的问题!

而是……自己的问题!

 

不知怎么搞的,自从那晚之后,胸腔里这颗小心脏就好像开了什么窍打开了什么新大门,但凡和KO单独呆在一起,就不受自己控制!一下一下“嘭嘭嘭”的,简直不拿自己当主子!害的郝眉只好借口工作忙遁了,成天起早贪黑减少接触。这还不算,之前饭桌上的郝眉都踏踏实实不紧不慢,一次能吃三碗饭,现在是慌慌张张扒拉完,急急忙忙钻进屋。顾了心就没法顾胃,简直苦不堪言!

 

“……你是不是对人家KO干了什么亏心事了?”

正纠结呢,耳边这突然冒出来的幽幽低音把郝眉吓了一个哆嗦,“噌”地站起来了:

“什么亏心事什么亏心事?!没有!”

“哥、哥们我错了。你也不用这么激动吧?”

郝眉也意识到自己似乎反应过大,撇撇嘴抖了抖头发故作淡定地挽回颜面:

“走了走了!回家吃饭!还有今儿我车限号,捎我一程吧!”

“你个死美人!脸皮是越来越厚了!”

 

 

一路郝眉都有点心不在焉。到了楼下神思还未归位,于半珊无奈拍了拍他:

“眉哥!到了!想啥呢?”

“啊?!哦……”郝眉慢吞吞地解着安全带,正准备下车,突然眼睛一亮,“老于啊!为了答谢你送我回家……要不,一起上楼吃好了!”

哈?这又是哪一出?

 

从天而降的馅饼砸的于半珊喜出望外,直到进了屋还没缓过神来。郝眉在吃的上面一向吝啬,尤其是KO做的。这回竟主动邀请,对比家里那半箱公仔面,开玩笑,管他有什么阴谋诡计!不吃白不吃!

 

KO对于半珊的到来倒是没表示什么,和平时一样,点点头,继续忙活他手上的活,顺便又多炒了两个菜。而郝眉,今天居然没进厨房和KO唠唠叨叨,而是自顾自地在客厅里鼓捣手机。

半响,KO收工,郝眉也终于过来帮忙端盘子拿碗筷,但却不着一言;饭桌上,跟平日里的郝眉相比,话也是少的可怜。

 

事出反常必有妖!

于半珊愉快地下了结论:这两个人,一定有猫腻,没成想这蹭个饭还赠送份八卦。要不是菜太好吃没空,真想来个苍蝇搓手看大戏!

 

酒足饭饱后于半珊心满意足地走了。郝眉借口送送他,又在楼底下溜达了好几分钟才上来。一进门KO刚好洗完碗筷从厨房出来,郝眉神经立即紧绷:

“K、KO,那啥,我工作还有些没做完,我先进屋了啊!”

“嗯。”

 

门刚一关上郝眉便靠墙抚着胸口顺气。

该死的,原本以为有愚公在会好一点,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这颗心跳得该怎么快还是怎么快,他都快感觉自己没办法跟KO像以前一样正常相处了。可这是为什么呢?郝眉依旧没有捋出什么头绪。然而对方却一如平常,让郝眉不禁觉得是自己小题大做。除此之外郝眉也在反思这段日子仿若故意躲着人家般的行径,今天还没提前打声招呼便把于半珊拉来了,难道KO不会生气的吗?

 

……

 

真真一团乱麻,郝眉抓了抓头发,干脆不想了,拿出手机点开邮箱打字:

【星辰,我今天这边进程还不错哦!你怎么样?在干什么呢?】

要说这段日子KO让郝眉无所适从愁眉苦脸,那让郝眉喜笑颜开的便是与手可摘星辰突飞猛进的关系。他们的联络日益频繁,几乎每天都有数十封邮件,从开始的只涉及工作到现在偶尔关心下对方的状况,虽然拿着邮箱当微信使有些怪异,但这难道不也算是一种独一无二吗?

郝眉无不中二地想。

 

 

 

郝眉在躲自己,KO看得出来。

他向来懒散,然而最近一反常态地起早贪黑,晚餐过后还总喜欢躲在房间里不出来……

不过他依然会每天回家吃自己做的饭。

 

KO总是不由自主回想那晚郝眉听罢自己的话后,那泛红的脸颊和几欲滴血的耳尖。

自己握着他的手,而他也没有挣开。

他可不可以认为,郝眉也喜欢他?只是,他还没有想好。

KO看着那扇紧闭的大门,偷偷扬起了嘴角。

 

无妨,再给他多一点时间又如何?

我已找了你那么多年,又在你身旁呆了那么久。那么现在,就不再差这一时半刻。

 

【叮】地一声,是邮件发来的消息:

【星辰,我今天这边进程还不错哦~!你怎么样?在干什么呢?】

KO笑了笑,回到:

【也不错。刚吃完饭。】

 

近来和莫扎他的联系颇为紧密,这小家伙最近应是很努力,工作上的进度与水平较之自己一点不差。除此之外,每逢晚饭后,还会发来不少邮件聊聊工作以外的生活。

以往这个时候KO本都是边做家务边跟郝眉吃吃水果谈谈天,但现在郝眉钻屋里去了,KO倒也乐得回他两句,一来二去,算是培养出了不少额外情谊。莫扎他这个人很有意思,单不说他绘画上的才华与天分,就本身的性格而言也是极让KO感到舒适与亲近。而且太多瞬即甚至还让KO恍惚过,觉得他简直是另一个郝眉——

时时刻刻都饱满着的热情洋溢,冷不丁跳脱出的可爱思维,就连表达情绪时用的标点符号都是一样的。

怪不得郝眉会喜欢莫扎他的漫画。KO不禁再次想到。

大概是同样的人都会相互吸引吧。

 

又你来我往地发了些邮件,KO打扫得也差不多了,正准备回家跟郝眉告个别,却收到莫扎他这样的邀请——

【星辰,之前听你说起过你也在B市,那这周六晚上,方便的话,咱们见个面吧?好不好?】

 

周六晚上?KO皱眉。

他还要给郝眉做晚饭呢。

 

正待回绝,忽听房间门一响,正主从里面冲了出来:

“KO!这周六晚上我跟人有个约,就不回家吃饭啦!”

 

这周六?这么巧?

从郝眉家走出来后,KO看着手机上的邮件邀约出神。好一会,终于抬手回复:

【嗯。】

 

 

仅仅一字邮件足以让郝眉热泪盈眶。

他欢欣鼓舞,他如愿以偿!他梦想了那么久,终于在此刻成了真。

抱着手机一通狂亲时,郝眉抽空冷静了半刻用来思考下面的问题——

所以,见了面要说什么?

是继续循序渐进、步步为营,还是开门见山、一步到位!?

 

郝眉几乎立刻就选择了后者。

根据这段日子的了解,凭借自己敏锐的直觉手可摘星辰应当还是单身。所以,此刻不出手更待何时?就算星辰一时没答应,率先排个队也好呀!不然半路被人截胡怎么办?!

 

从再次寻到那人至今也已将近两个月了。

郝眉是什么性子自己清楚,他怕是再也等不及了。

 

 

距告白的日子还有48小时,郝眉的小心脏每时每刻都敲锣打鼓七上八下,整个人充斥着一股时而忧郁又时而亢奋的复杂气息。致一众人纷纷嗅着八卦之气前来慰问,得到了郝眉的统一回答:

“老子要去追求我的幸福!”

 

直到周六上午加班时致一收到美丽芬芳的鲜花一束,大家终于彻底明白过来。

眉哥这是决定要对KO出手了啊!

 

“来,买定离手、买定离手!赌一赌眉哥能否将他的意中人一举拿下,从此过上人神共愤的辉煌狗生……”

“愚公你这词……”

“领略精神,领略精神!”

众人依次下注,情形完全一边倒。只有路过的肖奈往“不能”上放了两百块钱。

“老三你不厚道啊!”

“这段日子辛苦了,输了的钱请大家吃海鲜。”

“老板我们爱你!”

 

 

加完班后于半珊和邱永候两人狼狈为奸,揣着大家的赌金准备去开搓一顿,却没成想在一家街角的咖啡馆见到了不该在此出现的人。

 

“KO?!你、你怎么在这?!你现在不应该在郝眉家的吗?!”

“哦,郝眉今天说和人有个约,正好今天我也有个约。”

“所以那眉哥的花……”

“什么花?”

KO瞬息捕捉到了关键信息,鹰一般的目光直直射向对面的二人。

于半珊和邱永候被这视线冷得打了个哆嗦:

“这……眉哥今天貌似准备向人告白,我们都以为是你……”于半珊咽了咽口水没说下去,因为他看到了KO几乎要吃人的黑脸。

再一晃神原本坐着的人已经不见,于半珊和邱永候面面相觑:他们是不是说错话了?

 

 

危机!!!

大写加粗的红色黑体在KO的脑仁里反复划过。

上次出现这俩字的时候还是郝眉一脸失神地对着自己说:“我找到了”。

 

原本十分钟前,KO仍旧没能理解郝眉当时的话究竟是何意思,虽然好奇,也并没有把它太过放在心上。直到愚公和猴子出现后,他似乎有些明白了……

他大意了!他乐观了!KO无不后悔,如果自己并不是如履薄冰而是早一点出手,结局会不会有所不同?

 

或许现在……还不晚?

他忍不住天真地去想。

但二十几年养成的悲观主义让他全身泛冷。

可他又必须逼着自己这么想。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支撑住最后的勇气,让自己走到郝眉面前,说出那句迟到的告白。

 

 

【对不起,今天突然有急事,恐怕不能赴约,改日吧。】

快准备出门的郝眉傻了眼。

什么情况?!老子忐忑了两天,鼓劲了两天,一切就绪只差临门一脚,肉饼都到嘴边告诉我你不能吃!有这样的道理吗?!

 

【为什么?迟一点也没关系,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想和你说!】

【什么事?】

看着屏幕上的问话,郝眉的大脑有一瞬空白,待他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把那本如千斤顶的四个字发了出去:

【我喜欢你。】

 

等待回复的时间里,每一秒都是煎熬。

郝眉的心几乎跳到了喉咙口,一边暗骂自己太过冲动,一边又赞叹自己毫不拖泥带水。正在自我悔恨与自我崇拜的情绪转换中挣扎着不可自拔呢,门铃突然响了。

 

郝眉开门——

只见KO气息凌乱,双目通红地站在自己面前。


评论(18)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