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宇光

淡淡平平

【菠萝】愿望(五)

1、
到了上海,黄渤一路被引到酒店,直接住下,导演组什么也没有说,只告诉他不要出房门,今天晚上就呆在这边,具体任务明早开始。

第一次参加真人秀,心中不免有些兴奋紧张。电视上看过,也听朋友讲过,但具体到了自己,毕竟还是个综艺新人,真是两眼一抓瞎,什么也不懂。暗自等了一会,发现导演组真的就这么把自己扔在这边了,什么消息都没有。手机也是节目组现发的,自己的不能使用,想跟王迅他们联系一下都不成。这种情况下,黄渤决定洗洗睡觉,养足精神明天工作。
独自躺在黑暗的房间里,黄渤渐渐沉入梦境,恍惚中他看到了一张笑脸,出现在眼前。带着好久不见的欣喜,自己迎了上去。面前的人眉眼弯弯,叫了声“渤哥”,然后微微地俯身,在自己的脸颊上亲了一下,惊得黄渤猛地就睁开了双眼,瞬间坐起,一摸脑门上竟出了一层水珠。黄渤清喘两口气镇定了下,慢慢从梦中的游离缓回到现实,这时发觉门口传来“叩叩”的响声。

黄渤狐疑,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才5点钟,这么早?!会是谁呢?门外的声音再次传来,黄渤整理了下衣服,起身开门,几位扛着摄像的小哥第一时间出现在眼前。
黄渤扶着门框,乐了,“哇……这就开始啦?”就在他准备走出来和几位打声招呼的时候,猛地,一个黑影就扑了上来。
黄渤一惊,下意识后退,回到有些昏暗的房间里,哪知那黑影直接就抱住了自己,上来一通猛亲。

黄渤一下就蒙圈了,心中咆哮:“卧槽,卧槽,这是谁?!”
强行抽出被抱住的双手,按住来人的脸往后一拉,一张极为熟悉的,甚至刚刚还出现在自己梦中的脸就这么映入眼帘。
黄渤看到这张脸时,手微微一抖,劲一下就松了。不过和梦中有些唯美的画面不同,眼前的人涂了不知多少层的口红,那大大的红唇一个劲地往自己脸上凑。
而且旁边还有那么几个摄影小哥看着……
这场景,有点骇人啊……
黄渤这手劲一松,那张一直凑过来的脸没了原有的力度支撑。由于惯性,两人瞬间就扑到了座椅上。那个恐怖的红唇依旧没有放过自己,在脸上留下一道又一道唇印。

一声“起床!”响彻整个房间。震得黄渤脑袋又懵了一圈。
“起床起床起床……”黄渤无奈又好笑地回应,轻轻地推开黏在脸上的嘴。身上的人脸微微一侧,下巴搭在他的肩膀上。两张脸离得很近,仔细感受的话,还能察觉到对方呼出的热气。
“渤哥,早安……好久不见。”
一声轻软柔和,带着独有低低沙哑嗓音的问候就这么意外地闯入黄渤的耳畔。
黄渤微微一愣,嘴角却不自觉地缓缓翘起,和怀中的人一般,以只有他们俩人能听到的音量,轻声说道:
“好久不见……”

2、
罗志祥笑着起身,招呼着摄像小哥,等他们在房间站好摄影最佳位置。
“渤哥,该到你叫下一个人了。”
“去叫人啊?也要像你刚才这么”恶心”?”
“哎,不一定哦!上道具!”

飞镖射中拧耳朵的时候,黄渤心里倒是一阵释然。真让他像刚才那般去叫人,他还真有点下不去嘴。想到刚刚的罗志祥,也是够拼的,毕竟也是一个偶像。但回忆到自己在娱百上的经历以及自己曾经恶补的那些台湾综艺,突然就觉得自己多想。
台湾的综艺圈,比内地要残酷的多。罗志祥又是一个很拼,很认真的艺人,只要在工作中,只要在镜头前,他一定会给观众一个一百分的答复。
这是一个综艺节目,像刚才那样的效果,对他而言,又算得了什么?

走在酒店的走廊里,摸着脸上还残留着的唇印,黄渤心里一阵乱想。惊醒后的黄渤都没有来的及回味探究梦中的含义,心中的那点莫名思绪就被突如其来的强吻搅得粉碎。现下脑中情景重合,黄渤觉得,也许是自己有点未卜先知的能力。
其实他一直都没有想到,自己和罗志祥的再次相见,方式竟是一种无厘头式的强吻。
不过,最后耳边的那句轻语,倒是勾起了黄渤心中阵阵感触。

当然,这些心思,在走进王迅屋里的时候,就都暂时抛到脑后了。看着躺在床上还处于睡梦状态下的好友,黄渤玩心大起,冲上去就拧着他的耳朵粗暴地把他叫醒了,看着王迅一脸惊恐,黄渤哈哈大笑。

经过早晨的简短序曲,六位整装被节目组扣押到上海的金融区。
第一次的游戏,正式开始。

黄渤揭下头套后,轻松开锁箱子,看过视频,拿到自己的任务卡。瞅了眼名字,自己逮的人是王迅。不过,逮自己的人是谁呢?黄渤倒是比较关心这个。

清晨跑在人烟稀少的陆家嘴倒也是一个难得的经历。尤其是后面还跟着一只发出鹅笑的猪……
黄渤也不知道自己运气是好还是不好。上来不久就碰上了自己要逮的,什么都还没弄清楚的大傻子王迅,黄渤心里偷乐,想要实行“养猪”策略给自己多争取点时间。谁知养着养着,遇上真正的猪了,还是一头要逮自己的猪。拼速度自己肯定是跑不过罗志祥的,在跑了一段,途中还吓倒了一个路人之后,黄渤最终还是被罗志祥抓住。
“你要弄死谁?”罗志祥没有按黄渤,反问他的猎物。
“王迅。”
“然后呢?”
“然后我就给你机会。”黄渤试图给自己争取一些时间。
“什么机会?”
“你就在我旁边。”
“好,那我跟你走。你杀了王迅之后,你自己要自首。”
“一定一定一定。”黄渤答应地满满,可在遇到黄磊,听到他对小猪说“我也要跟着你,你猜为什么”时,黄渤眼睛都亮了。

“食物链已经很清楚了!”
黄磊喊出这句话后,双黄组合正式联盟,黄渤一把抱住身前的罗志祥,黄磊扯开他捂在胸口的手,一声声惨叫声此起彼伏。

“你刚刚答应我什么事,你刚才答应我什么事!”
“不可以呀!不可以呀!”
然而,在喊完这两句话后,一滩红色的液体就这么“噗”到了脸上。

黄渤看着一脸“鲜血”的罗志祥,有些内疚却又幸灾乐祸地道:哇……好惨啊。对面的人“愤怒又委屈”地盯着自己,那眼神分明是在说:你怎么可以帮他。
黄渤忍笑,故意不看他,揉着自己的小指:“啊,我手都受伤了……”然后一溜烟地跑走了。

不过,黄渤最终也没有逃离被按的命运,混战之后,就这样加入到了黄磊和罗志祥的队伍中。他们六人没有想到的是,这阵营一分,就是一季:
——极限三精,极限三傻。

3、
一整天的战斗,六个男人跑的酣畅淋漓,所有人玩心大起,胜负欲激增。各种诈骗,各种坑人,不亦乐乎。直到最后游戏结束,原本最不可能得冠军的人赢得了胜利,让黄渤不得不感慨节目的口号,顺便也突然想起,其实下午这么拼命,不过也只是为黄磊和王迅他们俩争夺冠军而已。但结局重要吗?一点也不重要。

节目录制结束,回酒店的路途中,罗志祥在黄渤的斜后方走着,不近不远,声音带着低低的笑意:
“渤哥,我第一次发现,原来你这么坏。”
“没法子,这节目把本性都给逼出来了。”黄渤侧过身,两人的距离更近了一些,“这就告诉你一个道理,人都是多面的,不能被外表所迷惑。”
“那以前,你给我展示的都是哪些面?”
“你觉得呢?”黄渤没有回答,把球踢了回去。
罗志祥耸肩,俏皮地摇了摇头,等黄渤继续向前走,嘴角的弧度褪去,喃喃自语:
“总之……都不是我最想要的那一面。”

回到酒店后罗志祥瞬间摊在床上,再也不想动弹分毫。今早五点钟就被黄磊一口水喷醒,而这离自己睡着的时间,仅仅过了半个小时。半小时的睡眠加上一天剧烈的活动量,让罗志祥有些不堪重荷。身体疲软,脑袋昏沉,此时此刻,只愿能够好好睡上一觉。可尽管如此,心中却莫名清醒,就如同昨夜一般,辗转于黑夜而不得眠。相见前的紧张与不安让他精神亢奋,睁眼望着天花板,大半夜就这样过去了。现在,今早亲吻的画面代替了前夜的纠结,盘踞在脑中不断回映,如果说镜头前做出百分百的综艺效果是自己的本能反应,那镜头下心中的涟漪就是自身情绪的迸发。

罗志祥直到这一刻都没有滤清当时自己的心情,就好像狼吞虎咽自己珍爱的食物,还未来的及品尝,就已咽下。自己是怎么来的勇气敢如此“放肆”呢?这个放肆,并不是那个亲吻,而是肆意放任的感情。大半年的隐忍,竟抵不过一时的密切。然而最让人害怕的是,自己竟有些小窃喜,窃喜命运让自己选择了极限挑战,窃喜拿到的牌子是黄渤的房间,窃喜飞镖射中的是亲吻。
罗志祥觉得自己魔障了。明明害怕却靠近,明明不愿却不甘。混合交错的迷乱如同麻绳般分扯不开。罗志祥抱着仿佛要被撕裂的大脑,低吼了一声。

仅仅修整一天,节目组便召集男人帮前往上海佘山进行第二次的节目录制。
这次的主题很是炫酷:继承者们。节目组给每人准备了套西装和墨镜,六个人站在一起,那画面让人为之一振。
这应该会是最帅的一期吧!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认定。

背着沉沉的箱子爬山的时候,罗志祥突然觉得自己很傻。一进金库的时候就被那么多金条闪晕了吧,不然为什么会一股脑地拿那么多金条?第一天节目录制回来后就觉得身体有些不适,此时再带个装满38根纯金的箱子,自己的身子直被坠地左摇右晃。
罗志祥擦拭着不断溢出的汗液,喘着气,一路尾随在几人身后。张艺兴已经蹦蹦哒哒地跑到了最前面,他说他要拿就拿最高点的钥匙。自己的胜负欲虽盛,然而在这种情况下,他是真的爬不动了,不要说最高,只要能拿到最低的钥匙都是好的。

从王迅眼皮底下抢到钥匙的黄渤兴奋地向山下走去,迫不及待想要看看自己拿到的交通工具是什么,迎面遇到了一直走在最后的罗志祥,黄渤瞧着他似乎是累的不行,心里便知道,这孩子,一定是傻傻地往箱子里猛塞,不重才怪啊。
“你拿到钥匙了啊?”
“嗯。”
“渤哥,要不这样好不好。”罗志祥喘着重重的粗气,带着商量的口吻,“我坐你车好不好?”
黄渤听见这句话,心中的小邪恶情不自禁就窜了上来。
“你给我多少?”
“两块。”
罗志祥一脸呆呆地看着自己,黄渤忍笑,向身后一指“两块?那你再去山上……”
“三块。”
“四块。”
“五块!”
听着他一点一点向上加价,黄渤心里的恶趣味也在一点一点向上增长,于是淡淡地吐出两个字:“一半。”
“一半?!”罗志祥的嘴张的大大的,像是怎么也没想到黄渤会说出这样的条件。“你好雷啊……”
“哈哈,好吧,祝你好运,我在这等你。”黄渤坐到路边,看着罗志祥转身向上的背影。

躲开缠人的孙红雷,到山下看了自己的交通工具,黄渤哭笑不得。一张交通卡……果真是便宜没好货。黄渤望着山上,不知怎地,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干脆就又返回爬上去看看。结果发现自己挂心的主角根本没走多远,一直在山脚处徘徊,看样子是想能不能再在这附近找到钥匙,他是真的没力气再往上爬了。

“不用找了,最低处的钥匙已经被我拿到了。”黄渤不忍,拉过他“一张交通卡……就算是你想换,我也是爱莫能助啊……”
听到交通卡这三个字,罗志祥一下就笑喷了。

然而黄渤却打量着对方,眉头微蹙,蓦地觉得不对,一把扯过他的手。
“小猪,手为什么这么烫?”
罗志祥一愣,赶忙抽出,有些刻意地干咳了两声,微微偏过头道了句没事。黄渤注视着他不自然的脸色,神情凝重。
“小猪,你发烧了。”

“渤哥,你不要声张啦。”罗志祥赶忙用食指在嘴上发出了“嘘”的样子,压低声音说道。“就低烧,一点点,没关系的。”
“什么时候开始的?
“昨天吧……”
“吃药了吗?”
“嗯,有用药压了一下。”
“喝水够吗?”
“渤哥!”一连串问题让罗志祥哑然失笑,“你这样搞得我好像很虚弱的样子。”
“你不虚弱吗?”黄渤心中竟溢出些许不满的恼怒,“我怎么记得有人好像还在片场晕倒过?”
“就这么两次。倒都被渤哥你遇到了。”罗志祥眨着眼睛,有些无辜。
黄渤叹了口气,牵着罗志祥,带他一路下山,不由分说将他按坐在石阶上。
“你不要爬了,就坐在这不要动。好好休息休息。”说着不禁抬手捋了捋罗志祥额上的发,“我在这边陪你,等他们有人下来了,抢他们的。我帮你。”
罗志祥眼睛微微眯起,撇了撇嘴:
“是吗?!可你要像前天一样那怎么办?”
黄渤记起那张满是红色颜料的脸,和那不敢相信的眼神,呵笑道:“不会的。”
“那,拉个勾。”罗志祥略一偏头,伸出自己的手,摆在黄渤面前。黄渤笑了,坐在他的旁边,顺势就将手勾了上去。

小指缠绕,大拇相抵,指尖的温度似是透过皮肤,顺着血管,传到了心里。罗志祥慌忙转头,注视着地面,不去看黄渤。脸上的温度好像比之前更甚。幸好带了墨镜,罗志祥心想。不然……也许就这么泄露了眼底的秘密。

4、
虽然二人拉钩结盟,但却没有怎么发挥。由于黄磊这个老狐狸带着三把钥匙归来,彻底把二人惊的目瞪口呆,再不敢“造次”。黄老板倒是大度至极,直接就分给了罗志祥一把钥匙。打开一看,竟是一辆电动摩托。

“你可以吗?不要逞强。”罗志祥出发前,黄渤过来问道,口气中有些担心。
“渤哥,放心啦,没事。”罗志祥摆摆手,“不觉得小电驴很适合我吗?青春洋溢啊!”黄渤好笑地拍了一下罗志祥的脑袋,看着他离去,却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难道让他跟自己一起坐地铁吗?好像也不怎么合适。

然而后来大家一起坐在饭桌上才了解到,罗志祥顶着烈日在马路上骑行了两个多小时,中途竟然还没有电了,在桥上坐了好久。

“为什么不打电话跟我讲?”单独两人时,黄渤问他。
“跟你讲了也没用啊,渤哥你也只有一张地铁卡啊!”罗志祥笑的贱贱地,黄渤忍不住抬腿,踢到他身上却是轻轻的。
黄渤心里明白,罗志祥是不想让他担心。
“不该让你骑车的,还不如跟我一起去乘地铁。”
“没关系的渤哥,已经过来了。”
说这话的时候,罗志祥的脸色发红,黄渤的手抚上他的额头,果然很烫。
“给我看看,你吃的些什么药?”
“啊?”
“啊什么啊?”黄渤脸上闪过一丝焦急,蹙眉道,“快点给我看看。”
罗志祥从包里掏出几个药盒。他以前也不是没有病过,每次发烧,基本就吃药抗,实在熬不住才会去医院。艺人是一个没办法生病的职业,他一直都这么觉得。
“这些药吃多了,会越来越不管用了!”黄渤拿着药盒,仔细地一个一个查看,“而且有些还有副作用,没有医生的叮嘱,随便拿来吃,对身体不好。你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可是,明天还有工作啊。”罗志祥摸了摸后脑,“没关系的,等再过两天,现在还撑得过去……”
罗志祥还没说完就停住了,因为他发现对面的渤哥直直地盯着自己。罗志祥看不懂黄渤的表情,只觉得到他内里的愠怒,于是小心翼翼地问道:“渤哥?怎么了?”
“没事……那既然这样,注意身体吧。”黄渤抛下这两句话后,转身便走了,只留下罗志祥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5、
过了两天,还是传来罗志祥病倒的消息。温度突然激增,不得不打起点滴。那时黄渤人正好还在上海,闻讯,心下担心,于是拉着和他一起的王迅赶去看望。

来到地方,敲门过了许久,竟是罗志祥自己举着点滴开门,瞧见他们,露出笑容:“渤哥,迅哥,你们怎么来了?”
黄渤一愣,问道:“就你自己?你经纪人呢?”
“哦,她有点事要办,现在出去了,快进来吧!”
由于生病,罗志祥的脸色也有些苍白。黄渤把买来的水果放在一边,立刻接过罗志祥手中的输液瓶,把他赶回床上。

“小猪,听说你病了,我和你渤哥正好还在上海,就想着来看看你,怎么样,好些了吗?”
“嗯,打了点滴好多了,你们还特意过来,真是麻烦了。”
“那就好那就好,怎么就突然病了呢,前两天还好好的。”
王迅表达慰问,和罗志祥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然而一开始安顿好罗志祥的黄渤却没有再出声,只是挑了个苹果,坐在一边,静静地削皮。

罗志祥的眼睛时不时地飘向黄渤,可看到他的样子,竟感觉有些不敢开口,也只好两面心思地跟王迅谈天,干巴巴地看着黄渤手中的果皮变得越来越长,到了最后时,终于鼓起勇气,忍不住感叹:
“渤哥,你好厉害哦!我每次都会削断掉的。”
王迅看了眼,笑道:“他啊,这技术可是一绝。”
黄渤听后,没有吱声,把剩下的果皮削完,苹果切片放到盘子里,插上牙签,递过去。罗志祥看黄渤依然没有任何开口的意思,心中有些失望,只好默默接过黄渤手中的盘子。
“哎,怎么样,这水果是我俩特意挑的,肯定很甜。”
罗志祥放了一块在嘴里,朝王迅点点头,然而嘴里不知什么滋味。

“让你去医院,不听我的。”
在不知吃到第几块时,一直沉默的黄渤突然发声。罗志祥反射般将口中还没嚼碎的苹果一股脑吞下,急急说:
“没事啊没事啊!渤哥!你看,我现在快好了!”他挺了挺身子,试图想要让自己的状态看起来好一些。“而且,正好啊!趁着机会,休息一下……”
“你休息吗?还不是好了就去工作?”黄渤打断他,语气竟没有那种平日中的如沐春风,充满着责备。听到这的罗志祥一顿,支支吾吾不知说什么好。
一旁王迅有些奇怪,忍不住道:
“我说黄渤,别吓着人小猪啊。人家也不是孩子了不是,知道自己的状况。你也不用这样教训他嘛!”

黄渤顿顿,也是觉得自己的话和态度是不太恰当,有些尴尬,不自觉地干咳两声,抬手蹭了蹭鼻子。王迅看着黄渤的样子乐了,赶忙打圆场:
“小猪你也别放在心上,他平常很少这样,这是担心你呢。一听你病了啊,就想来看你。”
罗志祥心中的阴霾一扫而空,突然就明白了黄渤的愠怒。“渤哥,谢谢你,这么担心我。”
“切,有啥好谢的!”黄渤瞥了他一眼,“你们先聊,我去趟卫生间。”

看着那人的背影,罗志祥向王迅问道:“迅哥,渤哥他,对朋友都是这么好的吗?”
“哎,可不止如此呢,他啊,对朋友都不知道有多上心,比如啊……”提到这茬,王迅的话匣子倒是打开了。罗志祥认真地听着属于黄渤的那些他不知道的一点一滴,很多时候,他都能从王迅的一言一语中想象出当时的画面。这个问题,他曾经在黄渤的家中问过。可从别人口中听到,又是另外一种感受。好似晚秋树上的残叶,被风一吹,又落下那么几片来。
“是啊……朋友……朋友……”罗志祥默默呢喃,声音渐渐消下去,到了最后几乎蚊音。
“什么?”原本说话的王迅没有听清,停下问道。
“没事。”罗志祥抬头,一脸灿烂。

评论(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