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宇光

微博/B站:微笑宇光

【菠萝】愿望(八)

1、
由于有两个小家伙,饭桌上毫不热闹。黄渤的大女儿已有四岁,也不认生,就这么在房间里跑来跑去。小女儿还不能走路,坐在宝宝车里,时不时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菜差不多上齐,黄渤起身,到了满满一杯啤酒,举杯:
“今天带着小欧和两个丫头片子一块跟大家吃个饭,都是兄弟了,也不用避讳拘束。总之,欢迎大家来到青岛!今天你们一定要放开吃!”
说罢,大家碰杯,一饮而尽。

席间黄渤主要照顾着几位兄弟,尽地主之谊,小欧则主要照顾着两个女儿。大女儿正是淘气的时候,不好好吃饭,总是下地扯着她熟悉的王迅叔叔玩。在这么多人面前,小欧不好生气,可温声细语的,她也不听。黄渤看到了,笑着走过去,抱起她:
“丫头,你王迅叔叔饿了,让他多吃点饭啊,好不好?”
小丫头点点头,奶声奶气地答应着:“好!不过,我要爸爸你喂我。”
“好好好。”黄渤刮了下她的鼻子,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夹了块鱼,一点一点地挑刺。
“哇!渤哥真是好爸爸啊!”张艺兴感叹道。
“呵,等你当了爸爸,你就知道啦。”黄磊说道。
小欧在旁边看到老实下来的女儿,笑了:“还是你的话管用啊。最近啊,我都快管不了她了。”
黄渤满是得意,抬头,和妻子相视一笑。

酒过半巡,小丫头也吃的差不多饱了,又跳下地,跑东跑西。突然一阵“咣啷啷”地一声响,把大家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怎么了?”黄渤担忧,下意识起身。
“没事没事!她走过来的时候把酒瓶子给踢倒了,没伤到。”孙红雷说明了情况,黄渤这才放心,又慢慢地坐下。
“不过……小猪,你这是第几瓶酒了?要不是这丫头跑过来把瓶子踢倒了,我都没注意!”孙红雷惊讶道,“少喝点啊!你不是酒量不行的吗?”
黄渤一听,还没彻底的坐下的身子又直了起来,向罗志祥那边看去,果然,地上倒着些许酒瓶,大致一扫,竟有七八个。再看罗志祥,刚才一直抱着女儿都没有注意,此时的他,脸上已经通红一片。说话间,竟又拿起桌上的盛满酒杯子,要往嘴里送。
“哎哎哎!怎么还喝啊!”孙红雷一把抢过,扭头看向黄渤:“小渤你快说说他,他平常最听你的不是。”

杯子被抢后,罗志祥眯着的眼努力睁了睁,看到大家都看着自己,有些疑惑:
“怎么了?干嘛都看我?”
“小猪,怎么喝了那么多啊?”黄渤皱眉。
“没事,没事!”罗志祥摆了摆手,“就是高兴嘛,想喝了,不知不觉就喝这么多……呕……”话还没说完,罗志祥感觉不对,用手捂住嘴,立刻往卫生间跑去。
“他这是怎么了?”孙红雷问道,大家面面相觑。
“小猪哥他好像心情不好,刚才在车上就有些有气无力的。”张艺兴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不太清楚。
黄渤看着那个跑出门外的背影,紧张与担忧丝丝弥漫,瞬间就包裹了整颗心。

2、
从卫生间回来的罗志祥脸色好了许多,然而他却欠身道歉,说自己不舒服,想要提前回酒店休息。黄渤想送,却直接被按回了座位。
“渤哥,我没事,自己回去没问题的。你在这里好好陪大家吧,本来就已经打扰大家的兴致了,你再送我,我心里会不安心的。”
他说的恳切,语气里尽是请求,黄渤没有办法,只能看着他自己离去。饭局结束后,待把小欧和女儿送回了家,自己又匆匆返回酒店。

“什么,他没回来?”黄渤惊讶。
“是啊!也不知道跑哪去了,打电话也不通。这小子,都这么大了,居然还玩失踪!”极限男人帮凑在一起集体声讨。其实,要不是因为感情太好,又知道他身体不舒服,谁又会在意一个成年人的夜不归宿呢?
黄渤手托着下巴,皱着眉,静静地思考,过了一阵,有了眉目,缓缓地说。
“大家先别着急。嗯……也许我知道他在哪。”

黄渤开着车拐进了熟悉的街道,来到一年前和罗志祥见面的街心公园。
公园一点没变,还是那么的静谧悠然。只不过时间已晚,出来散步的人们早已回家,月色清冽,洒满地上的石板,树枝在黑暗中晃动,显得有些冷清。
黄渤停车,飞身下来寻觅。转了大半个公园,发现那人竟还坐在当初接他的长椅上,连姿势都没有变。唯一不同的是,除却了手机的微光,使得整个人彻彻底底地融入于夜色。黄渤站在远处,只觉得这孤寂和冷漠比从前更甚,甚至,还夹带了一股凄凉。被这气场感染,竟有些迈不动步子,
“找到了,不用担心,一会我接他回去。”黄渤给群里报了平安。呼出一口气,思索片刻,他想大致知道了,今天的罗志祥,为何如此反常。

“你……是不是想起那个姑娘了。”黄渤缓缓地走到罗志祥旁边。“因为她在青岛,你……想起伤心事了?”
沙哑沉厚的嗓音合着夜风徐徐而至,和平常略有不同。罗志祥依旧第一时间就识出了这刻在心底的声音,他没有回头,等着那人在身旁坐下。听到询问,却笑了,那笑意发凉,发苦。
“是啊。”

黄渤听到回答,一愣,思绪回到一年前,他怎么也忘记不了,那时的罗志祥独自跑到青岛,原本总是明晃晃的容颜,却挂着勉强的笑。他更忘不了,深夜,自己站在他床前,看到的那快要风干的泪痕。
黄渤知道,罗志祥对那姑娘的感情定是很深很深。可没想到,一年过去了,他还没有忘记。黄渤心中蓦地涌出一股酸楚与愤懑,突然很想知道,这个让他如此牵挂的女孩子,究竟是什么样子。
哦,对了,记得他说过。

很有才华,很幽默,总能逗他开心。
很细心,对人很好,让他感觉很温暖。
总能有一些很好的建议,让他受益匪浅。
黄渤听他说的时候,就觉得,她也一定跟他一样,长得很好看。可是……
“可是,你不是说过,要放下的吗?”黄渤语气发涩。明明条件这么好,毫不夸张地说,有多少人排着队等着给你幸福。可你想要的,偏偏是那个无法给你幸福的人。
为什么一定要是那个人呢?她怎么就让你这么难以释怀呢?黄渤深深吸气,胸口闷得呼吸不畅。

夜色下,二人默然不语,沉浸在阵阵蝉鸣中,各怀心事。

3、
回到酒店,把罗志祥送到房门前,黄渤什么也没有再说,只是抿着唇,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离去。如果他当时回头,一定会看到那双再也无法掩饰的,泄露秘密的眼睛。

罗志祥咬着牙,看着那个背影向右一拐,消失在眼前。顿感自己的全身没有了气力,进屋,摊到在床,动弹不得。
“你……是不是想起那个姑娘了。”
黄渤的话回荡在耳边,罗志祥自嘲一笑。喜欢的人在面前,问着自己,是不是因为别的女人而伤心难过,多么讽刺!而更加无奈的,是当他这么问的时候,自己只能承认。除此之外,还能怎样?
饭桌上的一幕幕从眼前划过——为女儿耐心剥着鱼刺的渤哥,和妻子相视一笑的渤哥,眼睛里充满浓浓父爱的渤哥……
他难过,他嫉妒,他无奈。他只能给自己倒上一杯一杯又一杯的啤酒,生生地灌进喉咙。

昨夜,借着醉意,差点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愫,若不是迅哥恰巧来到,是不是就铸成大错?其实……也没有那么严重。罗志祥闭上眼睛。
渤哥,从来都只是把自己当成朋友而已。
更何况,自己从来都不愿让渤哥为难,更没想过,要去打扰他的平和与幸福。
其实,早就明白,自己的感情是没有意义的,放不下未必就是深情,深情也未必就珍贵。不适合,对自己对别人,都如鲠在喉。

回到家中,女儿已经安睡。厅里还留着盏灯,发出暖暖的光线。黄渤知道,这是小欧为他留的。
“回来了?”听见门口的动静,小欧从卧室里轻轻地走出来。
“嗯,还没睡?”
“等你呢。”说话间接过黄渤的衣服,将它归好。“怎么样,小猪好点了吗?”
“嗯,我把他送回去了。”黄渤走到厅里,倒了杯水,喝了几口,继续说道。
“他可不是身体不舒服,是遇见伤心事了。”
“怎么?”
“他啊,喜欢一个女孩,应该是在青岛这。一年了,还没忘呢!”想起那双眼睛里的晦涩,黄渤就不禁感到烦躁,“你说这孩子条件这么好,非得喜欢一个有家室的,知道不可能,还放不下……”
“很多时候,感情的事是不能自己的控制的。”
“是啊。”小欧温柔的嗓音让黄渤心中的烦闷消减了不少,一口气把杯中剩下的水喝完,幽幽地叹道:
“我是真的,希望他能幸福啊……”

转天一早,黄渤送男人帮们去机场。罗志祥已经神色如常,和他们在一起嘻嘻笑笑,和平日并无什么不同。对于昨天的小插曲,所有人都没有再提。尽管彼此间感情浓厚,但也了解,到了这个岁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要给对方留有空间。

送走完男人帮的转天,黄渤飞往西藏。他曾经在那边投资过一所希望小学,此次过去是参加一个典礼,也正好过去陪陪那些山中的孩子。
西藏确是一个洗涤人心灵的地方,所有的躁动,欲望,不安,困惑,都在这湛蓝的广阔中消失殆尽。然而给他心灵最大冲击的,还是孩子们那一双双眼睛,每个后面都映着一颗颗纯洁的灵魂。他们生活简单至极,恶劣的生存下,连求知都是一种奢侈。

看着这样的人生,突然觉得,许多难以承受的伤痛,难以释然的情怀,都是没有意义的。人生不过尔尔,世上没有任何东西是实实在在的圆满,无愧于心,便足够了。

4、
录制南京的那期,正好赶上罗志祥的生日。收工之后,太阳都已露出了边角,然而劳累一天的大家却都来了精神,围坐在一起,给寿星唱生日歌。
罗志祥咧着嘴,露出白晃晃的牙齿,模样如孩童。黄渤站在略远处,抱臂,静静地看着那个被大家围在中间的人,嘴上挂着浅浅的笑。
节目组贴心地提前准备了蛋糕。大家七手八脚地将蜡烛插好点上,烛光在黎明前的夜色中晃晃而动。

“我第一个愿望,是所有的朋友,还有妈妈,身体健康,每天都开开心心!”
“第二个愿望,事业继续走上坡!”
“第三个要放在心里哈!”
罗志祥双手合十,闭目。那映在烛光中的脸,无比认真。

“许了什么愿?”待人散去,黄渤走到罗志祥身旁,问道。
“说出来就不灵了。”
黄渤哧地笑了:“你还真信啊。”
罗志祥瞪大眼睛,认真地点点头。黄渤接着问:“那,是不是你上次跟我说过的,另一个愿望?”
罗志祥顿顿,依旧点了点头。

隔天去深圳,依旧如昨天般人山人海。黄渤走在街上,看到身边许多穿着黑色衣服的女孩。他知道,这些都是罗志祥的粉丝。一路从南京跟到来,很多甚至还是熟悉的面孔。昨天是罗志祥的生日,这些孩子,怕都是想来给他庆生的,可由于一些原因,连面都没见到。一个个打蔫的脸上充满着遗憾。
看着就在自己身后的罗志祥,黄渤想了想,冲着人群喊道:
“昨天可是后面这只小猪的生日,咱们一起来祝他生日快乐啊!”说罢,自己带头就唱了起来。陆陆续续,一声又一声接起,炙热的温度下,迎面而来的集体合唱如同一股清凉的风,吹进了罗志祥的心间。

“渤哥……”
“不要说谢谢!”还没等罗志祥开口,黄渤立刻拦住。“这种事情,不要跟我说谢谢。”没有再看罗志祥,黄渤径直走了。他知道他很在意他的粉丝,昨天得知她们一直等着自己可却没办法出现很着急。现在一起唱首生日歌,虽然不是当天,也算是弥补了些许遗憾。
这样,你也会高兴一点吧。黄渤心想。我能为你做的,还能有什么呢?
也只有这些了。

自从青岛之别后,罗志祥发现,黄渤对自己越来越好。一次次不经意间的贴心与温暖,总能轻易地让自己眼睛发酸。他明白,黄渤得知自己心中的情殇后,尽可能地以另一种方式,让自己多些快乐。他的渤哥,从来都是以一种润物细无声的姿态,关怀着身边的每一个人。
所以,自己才会就这样不知不觉,喜欢上他,爱上他。
然而,那人却并不知道,自己的情殇,其实是他自己……

5、
伴着歌声,罗志祥坐在桌前,目不转睛。此时屏幕中的主角,是他和黄渤。
这是一个粉丝做的视频,名为《命运》。时间竟是两年前。算算日子,也许确实是从两年前那时候,自己就开始动心了吧。
“倒还真的是命运啊……”罗志祥喃喃。
看到弹屏上,有人说好虐。罗志祥只是笑笑。至少视频里的两人,他们互相爱过。而现实中,他却连想,都不敢。
不知是以一种怎样的心情,他将视频转到了微博,还艾特了那个心里的人。只是想通过玩笑似的话语,多多少少说出一点心里话。这,算是一种慰藉吗?
然而没想到,他竟然回复了。
望着屏幕,罗志祥抬手,默默擦了下眼角。

几天之后,是极限挑战第一季,最后的录制。
整个白天加整个晚上的追逐打闹,斗智斗勇,都没有让这六个男人感到一丝疲累。所有人都明白,三个月的时光,就要结束了。

喊出最后的一次“极限挑战,这都是命!”大家紧紧相拥。站在观景台上,小绵羊哭的梨花带雨,他是太舍不得这个节目,太舍不得这几位哥哥。
罗志祥抱着他,心里想着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
他的不舍,比起张艺兴,丝毫不减。他们一起经历爆炸,一起拉过飞机,一起爬过雪山,一起相拥而泣……将近20年的主持,从来没有一档节目,可以让他如此心甘情愿地奉出自己的真心。他早已是把自己保护得很好的人,可这一次,他真的动情了。
而且,更重要的是……

抬头望向刻在心底的人,却没料到,正好对上了那一双熟悉明亮的眼睛。罗志祥轻轻推开身边的张艺兴,缓缓走下台阶,来到他的面前。
嘈杂的人声围绕四周,混着哭与笑,乐与愁。然而此时此刻,黄渤与罗志祥都已再听不到,仿佛有一层透明的薄膜,将他们与外面的世界隔离开来。这狭小的空间内,只有彼此的呼吸和心跳。

一次意外的选择,让罗志祥和黄渤在节目中再次相遇。
因为这次的相遇,罗志祥酸楚过,迷茫过,无奈过,痛苦过。
即使如此,他却依然庆幸。庆幸自己选择了极限挑战,庆幸他能和渤哥一起上山入海。就如他当时所想的一般,这是独属于他们之间的情感,任何人都无法替代。
即使这情感,并不是爱。

“渤哥。”罗志祥咧开嘴角,注视着眼前的人。
黄渤噙着温柔的笑意,静静地看着他。
“渤哥,上次你问我,另一个愿望是什么。”
“现在我告诉你。”
罗志祥俯身,将身体离得他近一点,更近一点。最后,停在他的耳边,轻轻地说道:
“我希望,我们可以原班人马,一起参加第二季。”
“渤哥,你说,我的愿望会实现吗?”

黄渤笑了,夜灯映在他的脸上,眼中熠熠而难明的光不断地跳动。
“我说过,你的愿望,都会实现的。”
(正篇完)

评论(9)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