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宇光

淡淡平平

【菠萝卜】一念之间,或劫或缘(下)完结


上半部分戳:一念之间,或劫或缘(上)


正文:


如若不是第一片花瓣从边镂沉香窗外飘落,黄渤都反应不到,现在应是入春了。捻起地上的粉白,仔细瞧那形状,是杏花。然抬首望去,呈于眼前的仅有一方之所。那杏树许是在左右侧,碍于角度,无法瞧见。微微失望,本要离去,哪想此时一阵清风袭来,夹带潺潺香气,无数粉白于空中旋落。

罗志祥进殿时便看到黄渤独自伫立出神,薄薄日光从窗间熹微投进,光晕朦胧。

轻轻走近,那人过于专注,竟未察觉,待至约三尺之处,方才回头。目光中惊讶闪过,似清波微漾,却瞬间平和如镜。

 

黄渤确实讶异,因为白天,他从不会过来的,这是第一次。端详眉目之间,依然带有倦色,这样的状态估摸也有一个月了,乃至晚上,也仅是倒在一边,阖目睡去。

最近他在忙,黄渤知道;至于他在忙什么,黄渤也知道。

但那又如何?

他不信自己,所以自己什么也做不了。当然,这不怪他;若怪,还是要怪自己……

 

四目相对,隔空相望,仍旧未发一言。片刻后,黄渤不再看他,将视线重新移向窗外。

沉默,沉默。从把黄渤囚禁于此,他们的相处,就只有沉默。除了在床上,偶尔因过分的痛感发出的微哼,罗志祥再没听过他一句言语。而这一个月,连这微哼也省了。心中一贯的恨与怒,在此刻,转成了苍凉,阳光甚好,可暖不进自己的心里。他缓缓走至榻旁,转头,看着那道逆光的背影,眼睛突然一阵刺痛,倏然落下颗颗清泪。

 

天空先是火烧,再是夜幕,繁星点点时,二人已卧于榻上,还是背对,还是各自一边。

黑暗中,有浅浅呼吸声,是旁边人的,应是已睡了。罗志祥侧身过来,抬手轻微拂过黄渤的面颊,耳廓。

随后唇瓣落下,轻轻点点地摩挲。

“渤哥……”吐字如呼气,眸子深幽依旧。

“你知道么,每年七夕,我都会回去一趟那片你带我去的池塘,我找不到船,所以就蹲在那,想着,你会不会出现呢?”

“我总觉得应该会,虽然你那时候跟我说的话无情又决绝……但只要有过一点感情,就应该会想来看看吧……”

“如果你来了,也许,我心里还没那么恨。”

“可是,我等了四年,你都没来……”

这句说完,他兀自笑了起来,没有声音地笑了起来,在黑暗里,模样骇人。

“黄渤,我不会放过你的。”一字一句地在他的耳畔,用气音说着。“等我回来,我们互相折磨一辈子,也好。不过,我知道,你应该更希望我死了吧。”

那人只是一呼一吸,阖目而卧。

罗志祥笑笑,在他的发上刻下一吻,而后起身,披衣离去。

 

殿内没有任何动静,悄无声息,直到窗外炸起一道惊雷,一直躺在榻上的人,缓缓起身。

他和刚刚那个在黑暗中的人一般,无声地狂笑,模样骇人。

又是一道惊雷,他停下了,却是开始落泪,那声声惊响,就像劈在他的心头。

外面传来“滴滴答答”的细碎,是下雨了。

 

转天,天气晴朗,阳光灿艳。

只有窗下碾轧如泥的花瓣,诉说着昨晚夜雨冰凉。也许,所有的锦绣缠绵,最终都是这般褪尽鲜艳的残片。

 

颜国现任皇帝,于惊蛰这日,御驾亲征。

转天,皇宫内殿的一角窗边,飞落一只白鸽,此后,每隔三五日,都会出现。

 

三个月后的某日,这白鸽再次如期而至。屋内之人微笑着伸手顺着羽毛,接着,从脚下取下一条纸笺。

展开,那笑意凝固。

笺上不过寥寥几字:中计,突围败,王困于佘山。

 

当晚,一人突现皇宫南门,守卫均不敌,当场倒下,昏迷之前,只朦胧看见那人策马飞奔而去。

黄渤驾马狂奔七天七夜,一刻不歇,终于第八日,抵达佘山脚下。

 

到时,只见乌压压一众军帐,围于各个山口。卫兵齐整,营内严备。黄渤借前度飞鸽传书讯息,加之盘桓于周边观察数日,终寻得突破口,并拟划进取方案。于七月十五月圆之日,在所有兵将受节日思乡氛围所感,放松警惕之时,偷渡入内,直至存放粮草之处。

夜色中,热浪骤起,火光冲天。

 

此时,佘山山腰围帐内,左副使匆匆走进,向颜国皇帝报告情况。

罗志祥一愣,径直走出,遥望过去,山下确有熊熊烈火,在东南方向,腾腾升起。而在那方向的,是粮草!敌军的粮草!

“怎么回事?”

“不知道!突然就着了!”左副使低头报告,语气中大喜,“当真天助!没了粮草,他们围困之法无法支撑,到时重新部署,还可杀个措手不及!”

罗志祥点点头,回望过去。明明是幸事,可不知怎么,心却惴惴。

 

夜幕下,大火将整片暗蓝燃至犹如白昼。烟雾腾起,灰白缭绕。烈火前,一人一刀,伤口无数,浴血全身,此景下,依旧挺直而立。百余士兵层层环绕,见此情景,心中不由生畏生敬,看似瘦弱之人,且不说刀法之强,单这气势,便威慑十足,因而欲冲然止。

带头领将暴怒,本以为此战稳操胜券,竟被这不知从哪冒出的人给毁了!咬牙切齿,誓捉活口,将其千刀万剐。兵士迫压开始向前,黄渤挥刃,借着地势之优,又斩杀数人。可到底伤口过多,流血不止,体内温度流逝得厉害,眼前开始发黑。凭着最后的意志,黄渤一步步向后退去,转头发现,竟离火场不过几步之遥。

 

自从帐内出来,罗志祥便站于一处,未动丝毫,仅是注目着那片红火,怔怔出神。他总觉得,就在此情此景,此时此刻,好像有东西,又慢慢回到他脑中了。

是什么呢?

是相遇时的阳光,是庭院中的海棠,是池塘上的星空……

原本,这些早就在一次次席卷而来的恨意中被绞碎,零落,想不起具体的颜色与形状。

而现在,早已零落的碎片又好像被抛入这火中,打磨,铸造,融合。最终。以另一种姿态,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记忆之中。

 

不安又一次涌上心头,激得他竟眼眶一湿,不自觉地抬手,伸向火的方向,修长的手指在空气中,徒劳地想抓住什么。

“渤哥。”

“小猪。”

烈火前的黄渤望向佘山方向,淡淡一笑。

 

答应过你,会保护你。

即使,你不信我……

 

他们身隔千丈,遥望,同时低呼对方的名字,然而听不到;千丈中间是草木山林,是悬崖峭壁,是浓到化不开的黑。他们也看不见彼此的容颜,和容颜上,那双无论爱恨,都只刻着对方的双眸。

也许,这就是个劫。

 

黄渤一声长叹,转身纵跃,投入火海。


…… 


一切在顷刻间静止。

转瞬,方才满目红光淡去,化作一道柔和光线,将将好映在醒后微睁的眼眸。

一方桌几,三两书卷,半翻开着,桌前清茶仍有余温。

黄渤心中空荡,茫然起身。

一幕幕场景还历历在目,却不过是一场黄粱梦。

可是,真的仅仅是梦吗?那这心口处分明的痛楚与绝望,又是从何而来?

 

在院落中食不知味地逛了两圈,当即出府,不过两三步,直面就迎来一人,身材微胖,着蓝衫,一股子书卷气息。揣着袖口,嘴角似有微笑。见到自己,说了一句话。

“一念之间,或劫或缘。”

 

黄渤瞳孔骤然收缩,呆立当场。

他后面还说了很多话,比如“冲虎,煞难,驿马,天赦,此行大忌,若要逢凶化吉……”还比如“万物为因缘所生,心由天地而动……”

可黄渤再听不进去,无数片段接踵而至,扰得他神情错乱。于是,他又是只记得了这一句话。

待回神过来,那人却已走远了,少留了一言。

哦,当然,黄渤也不知道,因为他上次本就没有留意。

 

他现在的思绪,只聚于一处:这便是他们,相遇的那天。

他在他的碗里放了几枚铜钱,他抬起他的眸子凝视自己;他无赖般跟着自己,他无奈带他入府……

然后,他们相拥,他们亲吻,他们互诉心意,他们合而为一……

可是,再然后呢?

再然后的事情,他自己都不忍回想。

忆一遍,就痛一遍。

 

黄渤抬头,阳光依旧很好,可落入他眼睛时,生疼。

或许,他们本就不该相遇。

这是个劫,他们要不起这个劫。

“一念而动,一念而动……”黄渤喃喃,突然意识到,他有太多次的一念而动,无论哪次做出了不同的选择,也许都会有不一样的结局;可这又好像是必然的,遇到他的那一刻,被他眼睛吸引的那一刻,结局也许已经注定。

 

但至少现在还有机会。

因为最初的一念,不就是自己莫名其妙地迈向西街的步伐吗?

相见不如不见。对他对己,都是最好的决择。

黄渤深深地向西边望了一眼,如同一场告别仪式,转身,踏上相反方向,再无回头。

 

接下来几年的事情,好似别无所差。

三年间,他挥墨,练武,察民情,体民意,助父亲公务,得皇帝器重。

第四年,父亲重病去世,黄渤继任国师一职。

不过,此时新任国师,未婚娶。

同年,皇帝驾崩,新皇登基。

 

新皇还是性情残暴,荒淫无道,不以百姓之苦为苦,以百姓之乐为乐。听信谗言,滥杀无辜。

然此时黄渤却再未退步,每每上表,日日申诉,在大殿之上,与皇帝据理力争,惧无所惧。皇帝气极,下令剥去黄渤国师一职,贬为乞丐,命其终生于原国师府西面那条集市街边,乞讨度日。

黄渤于朝堂之上,大笑三声,当场褪去官服,信步而出。毫无伤怀,毫无留恋,只觉痛快非常,无愧于心。

从此,西街市井小路边,多了一个要饭的。

 

来年春,黄渤如常,穿着乞服,随意斜躺。用拾到的破蒲扇搭在脸上,晒着太阳,嘴中轻哼小曲,怡然自得的模样。

突然感到身边动静,自缝隙斜眼看去,只见一双透黑官靴停在自己面前,再往上瞧,是身大紫锦缎,衣摆处绣着繁复花纹。许久未动,像是蹲在自己身边不走的样子。

 

黄渤奇怪,这谁啊?不去逛街,杵我这作甚,挡着太阳了啊。

微微皱眉,抬手将蒲扇拿下,偏头看去。

刹那间,却手上一软,蒲扇落地。

街道上攒动的人流,看不见了;喧嚣的人声,听不到了。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眼前一人。他雕刻眉眼,俊秀面容,还有一双闪光的眼眸。那眸子灵动跳跃,与梦中初见时一般模样。

 

他们到底还是相遇了,于五年后的早春,于这相同的街角。连天色都是一样的,阳光甚好,空中湛蓝,灿眼的金辉自云间洒下,落了一地。

 

“你是黄渤?”

“嗯。”

他恭恭敬敬地对着自己拜了一拜,道:

“谁人不知黄国师文韬武略,胸怀天下。可颜国皇帝昏庸无道,您于大殿之上敢与之当庭碰撞,毫无所惧,这份气魄,在下甚为佩服,故想结识。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请求。”

“什么?”

“做我国师可好?”

黄渤笑了,说不清何种滋味。他只知道,他依旧败给了这双好看的眼睛。

 

“你相信我吗?”

“我相信你!”

 

同年七月,西域一国集合兵力,朝颜国开战。

同年八月,颜国皇帝不敌,弃都城而去,罗志祥夺得帝位,坐上龙椅。而后听从国师之言,颁布政令,轻徭薄赋,休养民生。

百姓欢呼雀跃。他们颜国,有了一位真正的颜王!

 

三年间,颜国愈发强盛,然所有大臣百姓都清楚,其中功劳,有这位皇帝身边的国师一半。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明明手握重权,又能力十足,若有异心,完全可自己称帝,却甘心俯首称臣,为他的主君出谋划策,而这位皇帝也是,对他从不设防。二人默契十足,信任无间。且不论有何者奸人挑拨,都无济于事。

总而言之,颜国就这样迎来鼎盛时期。

 

而就在这关头,颜国皇帝突然留下一旨诏书,传位于一颇有才干的表亲。而他自己,在所有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下,竟失踪不见了。

又是三年,待平定了周邦列国,于物阜民丰之时,颜国国师请辞,将整个国师府交于下任,只带一打杂小厮,而后,寄情于山水之间,世人再鲜少见其足迹。

 

 ……

 ……

 ……


哎?故事结束了吗?

当然没有,我怎么会这么草率!毕竟,我猜,你们肯定还想知道,这中间还发生了什么事吧。这颜国皇帝,怎么就突然失踪了呢?他跑哪去了?

哎,这镇上那边有个小茶馆,里面坐着一人,好像就正说这事呢!前去听听!

 

“嘿~说起这颜国皇帝的去处呀,你们问我可算是问着了!”

“哎呀,小猪哥,你就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吧!”

那人嘿嘿一笑,对着下面一圈围着他的少男少女,清了清嗓子。

“话说他失踪前,正是一年一度的七夕佳节……”

 

是的,确实还要从那年的七夕说起。那日晚,黄渤独自于府中,掌灯读书,外面的热闹,与他无关。正看着,突然悄摸进来一人,黄渤抬头,吓了一跳。

“皇上?”

“嘘……”罗志祥赶忙几步走进,食指放在唇上,示意他小声点,“渤哥,别皇上皇上的呀!我可是乔了装,偷偷出来的,你一喊,回来再把人招来。”

黄渤看他的模样,一身粗布衫,还带了个滑稽的瓜皮帽,不禁好笑。

“你来这里干什么?”

“来找你玩呀!”

“找我有什么好玩的?”

“我……”罗志祥好似有什么心事,低头捻了捻手指,然后又抬头,眼里晶晶亮的。“渤哥,我发现了一处很漂亮的地方呀!你陪我一起去看看吼!”

 

黄渤到了的时候,默然了。

这很美的地方,就是那片荷塘。曾经,是自己带他来;如今,是他带自己来。

“渤哥,你等等啊!”罗志祥说罢跑了开去,不一会,划了条小船过来。

“渤哥,快上来呀!”他急急地朝自己喊着。然而黄渤却很沉默,他踌躇好一阵,终于还是上了船。

荷香依旧,星斗璀璨,一切一切,恍然若梦。

 

“渤哥,美吗?”

“嗯。”

“送给你的!”

黄渤一惊,这话,熟悉异常,分明是自己跟他说过的。呆愣片刻,没有答话,偏过头去,用手指拨弄着池塘里的清水。

罗志祥见黄渤毫无反应,不禁委屈难过。难道渤哥真的不喜欢自己?这么多年,一直都是自己在自作多情?咬着唇,搅了搅手指,也沉默了。

抬头,看天上星星,一眨一眨的。

 

半响过后,终于还是忍不住。

“渤哥,我喜欢你。”

黄渤拨着水的手指顿住,而后轻叹口气。

还是开口了吗……?就跟自己一样。记忆的碎片旋起,黄渤闭了闭眼,说真的,他很害怕。

对面的人可不这么想,既然开口,就一鼓作气。

“那渤哥,你喜欢我吗?”

黄渤看着那双跳动的星眸,许久未言。罗志祥心中愈发忐忑,手指搅得更加厉害。

“其实,我本想等的……可是,我实在等不下去了……”罗志祥揪住黄渤的袖口,急切问道:

“渤哥,你喜欢我吗?”

黄渤悄无声息地抽开手,揖礼,俯身道:

“你我君臣,不符礼数……”

到底没能将那句不喜欢说出来,因为,他不能骗他。不过,自己用这种冷淡的态度……他应该也能明白吧……

果然,他神色暗了暗,没再开口。

 

结果就是,转天传来引起整个颜国轩然大波的消息。

那个皇帝,丢下一道旨意,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黄渤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懵了。懵得彻彻底底,懵得浑浑噩噩。然而最痛苦的是,他还要在这心神不定,坐立不安的心情中,处理那个家伙留下的烂摊子。

 

稳定局势后,黄渤已经从懵圈变成了愤怒,他四下派人,开始找他踪迹,然而却毫无所获。他好像就这么消失了。

然而当愤怒褪去后,余下的,又是些什么呢……

 

三个月后的某天,秋高气爽,一个小乞丐出现在了国师府门口。

他大大咧咧,挺着胸脯,是和曾经一样不要脸的姿态,冲着黄渤说道:

“小民居无定所,食不果腹,能否在您府上,当个打杂小厮?”

他浑身脏兮兮的,衣着破破烂烂,而那双眸子,依旧是滴溜滴溜的,盯着自己瞧。

黄渤凝视着,一步一步,来到他面前。不发一言,直接伸出双臂,将他紧紧地,再紧紧地,扣进自己怀中,许久许久都未再放手,像是想要把这个人,融进血肉般一般。

 

那时枫叶正红,秋风吹过,于空中舞落。飞旋在他们头上,飘荡在他们身周,盈盈飒飒,轻轻然然,漫了天空,染了大地。

他们却仅将这天地为景,红枫为媒,以证明此刻,彼此的真切相拥。

 

“哇!后来呢后来呢?”

听到这,周围的一众兴奋得直嚷嚷。中间坐着的人却不急也不燥,端起桌上的茶碗,“滋溜”喝了一口,润润喉咙。

“那皇帝改名换姓,又在外面疯了三个月。那时候的他,真就跟个小乞丐一样,也就当时的国师认得出了。当然就像他说的,去当个打杂小厮,混口饱饭喽!”

“啊~~”一众人嘘声感叹。

 

“那小猪哥,这国师,到底喜不喜欢这皇帝啊?”

“你说呢?”中间那人挑着眉毛,一脸得意地笑。

“当然喜欢啊!不然看见他以后干嘛抱着不松手啊!这皇帝还挺厉害哦,我猜啊,他是特意离开三个月,用的是欲擒故纵的手法!果真是领兵打仗的能手!”

“哦哦哦!真的哎真的哎!”“噗噗噗……这关领兵打仗什么事。”

……

 

茶馆里叽叽喳喳地话声不绝,这时从外面进来一人,轻车熟路似的,径直朝人堆里过去。

“哎,您们这让一让啊,我家小猪在……嘿!你还真在这呢!赶紧快跟我回去,有事!”

“哎哎哎,黄大夫好!”

“好好好,你们聊你们聊。小猪我先带走了啊,还有啊,别听他瞎说八道。”

说着一把拽过中间的人,往外拉去。

“啊啊,渤哥,你慢点吼!我茶还没喝完呐!”

 

黄渤牵着罗志祥从小茶馆走出,外面满是桂花的香气,浓浓的,扑鼻而来。

“你啊你,又说书啊!”

黄渤故意拉着脸,对上那满脸的笑。

“我这不是无聊嘛!跟这些人讲讲我们的爱情故事!让他们羡慕羡慕!”

黄渤忍笑:“我怎么没觉得他们羡慕?这也就是你,换做他人,谁会放着皇帝不做,去做一个打杂小厮?”

“切!那还不是你当时说什么君啊臣啊礼啊的!而且,皇帝我也已经当腻啦!”说罢一把抱住黄渤,畅然道,“我啊,就想当一个打杂小厮,能陪在你身边的打杂小厮……”

黄渤搂过他,吻吻他的额头,“我不是国师,你也不是什么打杂小厮,你就是陪在我身边的人而已。我也一样。”

流于空中的香气似乎又浓了些,有种化不开的甜,似乎只要吸口气就能盈满一嘴。罗志祥靠在他肩膀上笑着,问道:

“渤哥,你刚才说有事,是什么啊?”

“你不是想吃桂花糕么,现在镇东面那边开的特好,一起去打桂花吧!然后回来我给你做。”

这句话还未说完,怀里的人便弹起来,拉起他的手就跑。

“那还等什么!快点去呀!”

 

他们站在树下,举着长杆,每拍一下,就有花瓣簌簌而下,落到他们的脸上,发上,肩上。他们肆意的笑,任意的闹。然后在这满园香气,落英缤纷的林里,做着情人之间,最快乐的事情。

或许,他们还要在这个小镇呆上许久,又或许,他们明天就会离开。但不论如何,总是携手共行的。

 

黄渤不知怎么,竟又突然想起了那句话。

“一念之间,或劫或缘。”

突然明白,他们不是不该相遇,而是不该在那时候相遇。当然了,人生之中还有许许多多的一念而动,而因此牵扯出的不同结局,谁又能看得清呢?

至少现在,他们是幸福的。

 

黄渤将自己的手指穿过他的指缝间,十指相缠。罗志祥感受到身上人的动作,毫无保留地扬起嘴角。

当阳光融进他的眼睛时,黄渤觉得,这就是上天,给他最好的礼物。

(全文完)

 

 

由于字数和上章相差有点大,于是再加个剧场小番外凑点字数。

 

 

小剧场番外:

 

“渤哥,我做了一个梦。”

这天早上醒来,在黄渤怀中的罗志祥,有些失魂地直愣愣地说道,看样子好像还没从那梦中缓过来似的。

“什么梦?”黄渤抚上他的发梢,柔声问。

罗志祥把他的脑袋又往身旁人的颈窝处蹭了蹭,而后轻轻说着:

“我梦见,在我扮成小乞丐周游到颜国那会,就遇见你了。当时你在我的碗里放了几枚铜钱。然后我想认识你,就缠着做了你府上的打杂小厮……”

 

他一点点说着,黄渤一点点听着,到了后来竟有些委屈,撅起嘴,静静地不吭声了。黄渤心中慨叹,这些自己经历时,都是痛苦万分,如今让他梦见,心情必定很不好过。于是赶忙将他的肩膀圈得紧紧,轻轻拍着他的背安慰。

“是梦而已,是梦而已……”

“我没有骗你。”

“我一直都很喜欢你……”

 

“哎呀渤哥,你没搞清楚我的重点!”

“啊?你的重点是什么?”

罗志祥眼珠一转,翻身,直接压到了黄渤身上。

“我的重点是,梦里我在上面吼!我以前居然都没想过,太失败了!来来来,渤哥,咱们现在试试!”

黄渤:“!!!”


评论(30)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