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宇光

微博/B站:微笑宇光

双面(1)

点梗回文:此篇为公马大大 @行走的公马 点的精分渤哥梗

黑化渤哥就是完全ooc了……不过,真的好想什么时候渤哥演个斯文变态之类的角色啊哈哈哈,渤哥一定会演的很棒!

=======================


全文戳


无肉部分:


彼时他走投无路,抱着自己那把破吉他站在人迹寥寥的地下通道,面前是费劲巴拉从家里搬出来的小型音箱,和架杆的麦克风。他有点害羞,把绣着龙飞凤舞的鸭舌帽压得低了又低。十指拨弦,曲水流觞的乐调晕开,四周墙壁反射带着回音。

 

没人停留。

罗志祥沮丧,但强撑斗志,自我放逐地暗自较劲。

 

他干脆一头扎进了忘我状态,始终保持姿势杵在原地,唯一的变化只是歌而已。他会的不少,一首接一首,一晃就是一小时。

中途也偶有路人抛下几张碎币,不是聆听,没有走心,居高临下得如同施舍。

唱歌的人喉咙口终于堵了块海绵,声音大部分都被直接吸收,只剩最后一点可怜巴巴地瓮翁,伴奏得大了两倍,完全盖过。

他真想遁地而逃。

 

就在这念头生根之际,如同救赎般,罗志祥发现了一双脚停在他音箱前的一米处,已经五分钟了!

 

有人?

他把头埋得更低,眼睛却往上瞟,动作不能再鬼鬼祟祟。

白T牛仔衫牛仔裤,穿着和人一样随和舒服。罗志祥偷看的时候,他正偏头,听得认真至极——他注意到了在裤边暗暗打节拍的指尖。

 

第一个观众!

罗志祥喜悦与信心同增,终于重拾勇气,挺挺胸脯,音量大了些许。身边行人依旧匆匆,衬得他俩如同定格。调子徘徊蕴育于空气,磕碰神经。

那人呆了将近20分钟。

在一首歌即将迎来尾声之际,他弯腰,往罗志祥的琴袋里放了几张纸币,然后转身离开。

 

罗志祥怀揣激动地望去,手上的吉他差点吓得飞出去。

五张红票子!

他几乎是立刻捞了钱追赶上去。

 

“这……太多了。”

一句话说得扭捏却坚持,那人讶异地双唇微张,两秒顿后,神态恢复。

“你觉得应该给多少?”

罗志祥暗挠后脑:“……5块?”

 

那人“噗”地笑了,脸上褶子多了数道,眸中笑意瀑布般飞溅,毫不掩饰得使罗志祥满脸通红。他收回了罗志祥手中的钱,真的把500变成了5块。

不过,隔天他又来了,继续放了5块。

 

他口吻中略带调侃,眉眼却似水柔软:从没见过你这样的人,不嫌钱少嫌钱多,自尊又自卑。为什么就会认为自己的弹唱不值我给的数量?你既然不肯一次结账,那就分期付款吧。

他来了整整99天。

 

三个月,相识到相知。

罗志祥得知了他的名字,他叫黄渤。以前曾跟他干过同样的事,站街驻唱,知道辛苦,所以更能将心比心。他从来都不是敷衍,真诚恳切地去听他每一句歌词,或享受或评价,安慰鼓励润物无声地融化罗志祥的脆弱迷茫。

有那么一次,罗志祥玩笑般把话筒递过去,他竟没拒绝,接过唱了一曲。清亮高亢的嗓音吸引了不少围观群众,也让罗志祥的心跳替之伴奏。

观众由一至十,由十至百。然而一道身影始终从一。神态如清风霁月,言语似沙漠清泉,于他最低潮时期,温柔抹去了人生中的灰败。


……(后续请戳全文)



评论(41)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