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宇光

微博/B站:微笑宇光

双面(4)结局

窗边的耐冬开得耀眼,刺目的颜色勾起回忆。都是白,可一是绽放的生命,一是泥沼的绝望。人的脸色可以毫无血色到什么地步?罗志祥不忍回忆那份惨淡,倒是记得当时调侃的一句“渤哥,病得是我啊,怎么你倒成了这样”,换来了按捺不住的颤抖:

“你还想忍我多久?”

“你还要骗我多久?”

冰凉的指尖划过肌肤上半遮半露的痕迹,冷风过境的悲伤,经久不散,抹去了世界中本有的暖意与色彩。

“你走吧。”

 

“你走吧……”

三个字,熟悉到入刻骨髓,溶于血液。现在依然于耳畔回荡,牵扯着心底的不安与哀愁。花朵灿然夺目,为茫然飘离的眼神提供栖身之所。繁复的花瓣层叠交错,随风散着独属它的清淡。

门把的转动声登时刺激了神经,罗志祥倏然站起,一人自黑暗的房内踱步走来,手上缠着的镀金怀表古旧又厚重。

故意无视某个人紧张的神情,他自顾自地悠然步至茶几,扯开袋茶包,热水冲散,香气萦绕,眼中的光芒透过水雾氤氲。

 

半响无言。

罗志祥就以同一种表情看他,直到那人饮够了,冲他点点头,绷着的肩膀终于软下。

“磊哥,谢谢。”

迫不及待地向屋内走,脚底充斥轻盈。

 

“这次他把你折腾得够呛啊。”

“啊?”

身后传来的话让罗志祥停下脚步,他看他一眼,随意而道。

“哦……还好……”

“还好?”举杯的人一挑眉眼,瞳孔中盛着深海。“你就打算一直这样下去?”

罗志祥低头,脚上帆布鞋纤尘不染。

“没什么,算我多话了。”

于是他看着他雀跃地向弥漫黑暗的房间跑去,毫无踟蹰。

 

“渤哥。”

“小猪……”

“你怎么样?”

……

……

“医生说你差不多好啦!”

“真……的?”

“嗯!真的!”

 

里面断断续续的话语接二连三,每听两句轻酌一口,两人出来时,水已见底,屋内也是亮亮堂堂。

也是。

厚重的窗帘拉开后,阳光便涌入了。

 

然而三月之后,相同的地点,相同的人。

怀表晃动,记忆封存。

 

黄磊从屋中走出时,他依然神游天外,也依然将目光落在那一盆耐冬。

黄磊突然想起,这盆植物,自己大概养了五年了吧。

 

“可以了。”

“谢谢磊哥。”

“知道治不好,就让他忘了自己的发现,你倒是真有主意。”

“不然怎么办?”无奈地摆头,“不然,他一定会走的。”

呷了口杯中清茶,倚墙的人语调捎带了丝丝的玩笑。

“小猪,你就不怕突然有一天,被他弄死。”

兀自想起黑暗中与那人的对话,无波冰冷的眸子,发出的声调散发凉意:

 

为什么我这么对他,他却还不离开?

你说呢?

他就这么喜欢他么?

放过你们。

不会的。

 

“不会的。”

黄磊被这脱口而出的三个字惊得微愣。音色不同的相同的字句重叠在一起,恍然了神经。须臾,他看到他嘴角向两边扬起,刚刚好是捉摸不透的弧度。

他在笑什么呢?黄磊心想,不解。

 

从室内出来的两人,挽手而行。春意正浓,夹道桃瓣纷飞,干枯枝桠吐着新绿。暖阳明黄而柔和,投射到脸上,衬得旁边人的泪痣,生动鲜明。

“渤哥。”

“嗯?”

“我想听你唱歌了。”

“想听什么?”

“就……我们第一次见的时候,那首歌吧!”

嘴唇微启,一开一合,相伴清风,洒下一地悠扬。

穿透空气,穿透时间,从早间飘至夜晚。

 

相同的乐章,相异的曲调。


接下来戳:肉开始肉结束


“渤哥……”


(完)


===================

这两天有点忙拖了那么久不好意思~总之第一篇点梗文就结束了~还有一篇……嗯……我加油……

评论(20)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