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宇光

微博/B站:微笑宇光

<K莫>食全食美(4)


链接:食全食美(1)   食全食美(2)

          食全食美(3)

============================

贝微微走进致一的时候,感到一片死气沉沉。大家都出去跑任务了,工作室里的人本就不多,还都埋头苦干,头顶青烟。她瞄了一圈,只发现愚公和猴子酒猫在墙角,在那嘀嘀咕咕地咬耳朵。

“你俩偷偷摸摸干嘛呢啊!?”

“哎呦,三嫂,你吓我一跳!”愚公胡撸了一下毛,把微微拉过来,手向那边指了指。微微顺着方向看过去,然后看到了一个神色空洞,面容憔悴,头发根根竖立,嘴中接连哀叹的郝眉。

他正半趴在电脑前,一只手耷拉着,另一只有气无力地扒拉着键盘。

微微震惊,她不过因为回了趟家没来才一周,一向精气神旺盛的美人师兄怎么就成了这副光景?

“他这是怎么了?”

“他啊……”愚公猴子酒摇头叹息,挑挑敛敛地说了郝眉最近的遭遇,真是见者为之动容,闻者替之心酸。

“咱们还好说,最多累点,也不用去看人家脸色啊,可郝眉算是身心俱疲啊……”
“真怕我们眉哥抑郁了。”

“喂!那你们还在这说风凉话!”微微胳膊肘轻怼了一下愚公猴子酒,“还不赶紧帮帮美人师兄!”

愚公摊手,“这我们没办法,得靠他自己站起来!”

 

结果话音刚落,郝眉就真站起来了。

 

“啊啊啊!我要吃麻辣小龙虾!”说完一偏头,眼睛射着红光,“你们谁跟我去?”

“我请客!”

愚公立即举手。

“我也请!”

猴子紧随其上。

“嘿嘿!你们说的!别后悔!微微师妹,一起走着!”

 

到了店猴子愚公有点后悔,人家一盘盘吃,郝眉是一盆盆吃,手里动作极快,别人一只他三只,吃着嘴里还念叨。

“啊呀,这个炒老了……”

“啧啧,这个没入味……”

愚公猴子干笑两声。嘿!那你还吃这么凶猛,给不给别人活路了!!!

“眉哥,我记得以前这家店你可是很喜欢的,你这嘴真是越来越刁了。”

“嘿嘿!那是!”郝眉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说话间手上一挑又一块肉,直接就扔到嘴里。这古诗有言“历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上次在胡同吃过一次那摊主做的十三香,那滋味,麻、辣、鲜、美、香、甜、嫩、酥、肥、亮一应俱全,余味绕舌,经久不散。这么一对比,这里可不显得有些差强人意了。

不过总体还是可以入口的,郝眉大快朵颐,在另外六只眼睛的注视下又吃了一盆后,终于停了嘴。

 

愚公猴子酒为了安慰郝眉的灵魂,牺牲了自己的钱包。贝微微给要哭不哭的两人比了个大拇指——伟大!

 

郝眉有一个广纳万物的胃,自然有一颗包容天地的心。吃饱喝足后抹抹嘴,终于恢复了以往的活力四射,斗志再起。在微微愚公猴子酒的加油助威中,开动上路。

他下午还要跑很多地方。

 

月亮已当空悬吊,热闹散去,淡薄月色如水浸湿了凹凸不平的柏油路,伴着风,微凉。那胡同里的小摊子,煤气灶已经关闸,一贯摆在一隅的三张桌木旁,端坐一人,着一身黑,若不是身上系着围裙,几乎可以藏在墙壁的阴影中。那双黑亮的眼睛,目不转睛地注视胡同口的方向,安静而执着。

 

郝眉从会馆出来的时候吓了一跳,揉揉眼才确定天上那颗确实是滚圆滚圆的大月亮。居然都已经那么晚了……郝眉吸吸鼻子,耷着脑袋疲惫地下楼梯,走到半截,手里的电话响了。

“喂。”

“喂。”

明明是冷淡的声道,却格外亲切。听筒里熟悉的低沉让郝眉打了个激灵,方才接通的时候没注意来电显,现在赶忙一看,是他。以前从来都是自己打给他的,这回是头一遭,郝眉讶异片刻马上话多起来,

“哎?是你呀!你怎么给我打电话啊?”

“你在哪?”

“我?我在主大道这边的会馆,下午有好多事刚忙完,都没想到这么晚了……嘿嘿……唉,今天都没来的及去你那边……”

“肚子饿吗?”

“哎……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

“……过来。”

“啊?”郝眉下意识地把手机移开耳边瞧了瞧,马上就十一点了。

“你没走?”

“你没来。”

三个普普通通的字让郝眉一愣,已踏出一半的步子都停下了,蓦然静止,微风蹭过树梢的沙沙声流转在浓厚又轻薄的夜色中,还有清亮的知了喧鸣。郝眉咽了咽口水,回神,然后在自己的胸口前捶了一下。

瞎跳什么?!

“好啊好啊!我马上过去!”郝眉抹了把脸,方才扬起的笑消失在掌心下,“哦,对了还有……你那,有酒吗?”

 

郝眉到的时候桌上已摆上了两盘胖花生和一盘蜂糕。花生滚过方糖的,粒粒饱满,表面油光泛亮。蜂糕黄白相间,内羼些许核桃,糯米香扑鼻。郝眉捻起刻花生,再掰块蜂糕一起吃,一脆一松软,甚妙。

“好吃!”郝眉嘴里塞着吃食,嘟囔着边说边晃脑袋。他旁边的人从摊子下面取来两三瓷瓮,口用布封着,掀开时一阵浓厚的芬芳。

“这是?”郝眉瞬间被吸引过去,瞪着溜溜的眼睛问。

“去年拿荼蘼果酿的。”摊主回答了一声,低着头,专注认真地倒酒,琥珀色液体精准无误地倒入酒杯,胶般浓稠,香气袭人。

 

郝眉嘴长得大大的,发出一句无声的“哇哦”,小脑袋立即凑上去,鼻子一吸一吸。身边的人看他这样子,眼中笑意凝聚,举杯递过去。

“尝尝?”

郝眉笑得眼纹都出来了,接过便饮一小口。浓郁果香伴着酒精从他的舌尖开始,渗透口腔每一处细胞,味蕾一点点绽开,贪婪地汲取着每一滴液体,待到舌根出,再化开,然后一小点一小点地炸裂,送至胃中时,漾荡着充盈的暖意。

郝眉喝完这一口,和从前不同,他反倒安静下来,伸手去取盘子里的花生和蜂糕。

吃一口,喝一口,吃一口,喝一口。

 

而他身边的人,就坐在他旁边,和几个小时前一般,也是那样端坐,也是那样目不转睛,只不过眼神停留的地方,从胡同口,变为了自己。

一轮明月,三方小桌,两个人。

 

“你知道吗,最近我突然感觉我很没用哎!”两瓶多下肚后,郝眉突然不动了,愣愣地盯着前方,说出这样一句话。

“你醉了。”

“啊?哈哈……嗯,也是哦,我是有点醉了。”刚落音仰头又尽了一盅,“有啥事还是我眉哥解决不了的!”

“你最近,到底在做什么?”对面人看着郝眉已飘红的面颊和有些涣散的瞳孔,少见的变了声道,里面关切意味已溢至表面。恍惚的郝眉自然是察觉不到,只是断断续续地说着,说他最近的工作,却也不自觉地道出了委屈。

说是委屈,也许对别人是委屈,但对郝眉来说,吃一顿,睡一觉,也就啥都不记得了。不过此时此刻,由于刚在会馆里吃了憋,借着酒意,气氛正好,竟就伴随浓厚的鼻音吐露着,听在某人耳里,针扎一样地传到心上。

再加上那副半垂半阖的眼眸……

心刹那在锅里油炸了一下。

 

而此刻的郝眉:哎呀,吐槽完了真痛快!哈哈哈哈!好吃好吃,好喝好喝……

 

“你那个什么……交流会,我可不可以去?”

“你?!”郝眉晃着他那颗醉醺醺的脑袋,顿了一下,然后拍着他的肩膀大笑,“哈哈!你要去啊!当然好啊!你做的虽然都不是那种硬菜,但是绝对是人间美味啊!他们可比不了!”

说完打了个大嗝,凑过去笑嘻嘻地在耳边说:“到时候我罩着你!”

 

然后眼睛一闭,不省人事……

 

男人手疾眼快地托住那张昏睡过去的脸,小心翼翼地将他摆成舒服的睡姿。看他在睡中的睫毛忽闪,嘴唇微动,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郝眉醒来的时候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小小的屋子,周围的墙是水泥,墙浆都没刷,自己躺在一张木板支起的简易床,身上盖着薄薄的床单。

“这是……?”

郝眉揉着脑袋,有点蒙。

“你醒了?”门外人听到动静走进屋,手里捧着碗醒热气腾腾的东西。“把这个喝了。”

“什么?”

“醒酒汤,不然会难受。”

郝眉接过来喝光,难过地吐吐舌头。

“对了,这是哪啊?”郝眉终于是缓过神来,问道。

“这是我住的地方。”

“哦……”郝眉不由自主地打量起周围环境,就在这时电话响起。

 

“美人师兄!你快点过来致一!有大消息!”

“喂喂喂!淡定啊,淡定,大呼小叫什么啊,有什么事慢慢……”

“KO!那个上届饕食美食大赛咱市的预赛冠军KO,给公司邮箱发来一封邮件,说要参加我们的美食交流会!”

“啊啊啊!?!?你说什么?!!我,我马上就过去!!等我!!!”


郝眉直接从床上炸了起来,袜子褪到脚心就往鞋里塞。

“老板啊!我有事先走了!!!谢谢你收留我一晚!啊!我这刚起床就听见这么好的消息!你真是我的福星!!!”郝眉原地蹦跶了一圈,张开双臂就给了面前人一个大大的拥抱,兔子般地飞走了。

 

徒留原地的人,望着门口的方向,缓了半天才回过神。

他默默地走到床边的柜子旁,打开,从第二个抽屉里,摸出一条雪白的围裙。那围裙的一角,用黑色的缂丝,绣着两个英文字母……


评论(16)

热度(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