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宇光

淡淡平平

<K莫>食全食美(8)

链接:食全食美(7)  

十一忙成狗的我……更晚了请见谅啦,还有这文差不多也快结束了,最少两章最多三章。

然而我觉得我没泄洪完毕……下一个脑洞孕育中……真要命……

===================


郝眉有好多话想说,可他不知该先说哪一句。

晚上的频发意外跟坐了好几趟过山车没什么区别,整个人飘飘然的。他想在被围堵得水泄不通的大脑中寻求个突破口,却还没开始便被打断了。

 

周围的悉悉簌簌再次传来,惊叹声也此起彼伏。郝眉抬头望去便知道是为什么了——

缓缓走来的,是J省“洞尘”前任总厨,也是唯一一个曾经蝉联饕食冠军,堪称厨艺界泰斗般的人物。资历深厚经历丰富,但凡圈内人士都心愿臣服地尊称其一声“陈老”。

 

他径直在KO面前站定,脸上似喜似怒也看不真切。

“还真是你。”略高的声线让人明显感受到话中颇带感情。KO朝他欠身,虽然还是一贯的模样,但能看出神情举止间充满着敬重。不过陈老眉目间却是冷了下来,有些厉声地说了句“过来”,然后向刚才的灶台走去。

 

“等我一会。”KO回头在郝眉耳边轻声道。

郝眉绝对是机械性点头,然后望着KO的背影出神。待到归位时,发现愚公正一脸纠结地盯着自己。

“那个眉哥……本意上,我是不想打扰你的,不过……现在后面乱成粥了啊!求帮助啊!”

 

收!

郝眉心底暗喝一句,把最后一点游离拨散,便跟着愚公小跑着离开。路过人群时,从缝隙中巴望一瞬,那人已站在案板前对着一块上好的五花粗切细斩,全黑的厨师服上穿戴一条雪白的围裙。

那围裙上,绣着KO二字。

 

自己仿佛在这一刻才真正确定下来,这一切都不是梦。

不会醒。

也不会跑。

 

 

虽然有所准备,但KO出现后的情况还是和他们预计的有所差别。再加上陈老的作为,又使事态完全向另一个方向发展。于是致一以肖奈为首的所有骨干集中在一起开了个八百里加急的紧急会议,改变策略,调整人员分配,重新安排部署交流会重点,并微调会场。工作中的所有人火力全开,郝眉作为重中之重的人物更是脚不沾地地来回跑。半个小时过后,终于算是走上正轨。

 

然后几人长吁口气,开始……

剥豆芽!

 

没法子,实在是省不出多余的人手了,而豆芽在此时此刻又极大的供不应求。这要就要怪KO目前手头上所做的菜肴——碧绿银牙酿火腿。取数根豆芽,用针将之掏空,再贯穿一根极细云腿肉,最后置芦蒿段蒸熟,最后再调制经典三合油汁浇淋。味道先暂且放置一边,且光这繁复极致的制作手法,便另所见之人无不瞠目结舌,下一步便是跃跃欲试。由于交流会是开放式的,而且早也承诺过可以现场烹饪并任意提供来访者的所需食材,倒是给了众人一次良机,于是起着哄地都要来份试试。

 

外面的热闹惊叹如火如荼,后台的厨房哀叹接二连三。

这手上功夫哪里是一朝一夕可以练成的,试了也白试!掐头去尾剥豆芽的郝眉愤愤地想着,一个用力,手中的东西直接变两半了。

 

“眉哥,你轻点,现在这一跟豆芽可金贵着呢,不能浪费啊!”猴子酒揶揄了一句,几人接着热火朝天。

“你说,这个KO竟然还和陈老认识,太不一般了啊!”

“是啊,不过不止是认识。我刚才出去送豆芽的时候,听见他们说,KO好像就是几年前那个陈老本想收为关门弟子却没成功的小师父。”

“啊?!不会吧。我听说那个小师父好像是在洞尘做事的,期间让陈老看中了,试炼一段时间后想收为弟子,结果他却离开了,总共才那呆了半年,这都难能一见,更别说还是在陈老动了收徒的心的情况下。据说这事让大师郁闷了有好一阵,甚至还去寻了,接过没寻到。”

“唔……不过今天看到KO本尊的样子倒是觉得像这个人做出的事情。算一下时间,那他在洞尘做事,好像差不多就是在饕食比赛后吧。他这是弃权参赛跑去当小工了啊。”

“应该是了。KO现在做的菜,什么蟹粉狮子头,清风三虾,文思豆腐,都是经典淮扬菜,也是洞尘的招牌。我刚看陈老就站他旁边,时不时地说两句,本来还沉着脸,可现在貌似是绷不住了……看着可高兴了。”

“噗,难道这是专门来考试的吗?”

 

几人七嘴八舌地闲聊,郝眉却一反常态,从一向的聊天主力变成了听众。而且说是听,也不过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听得心不在焉。不过该吸收的关键信息一点没落,于是他心底突然将那个氤氲在市井胡同的大锅腾升水汽后的人,和现在站立在众人目光中闪闪发光的KO重叠在一起。

 

那些人,没有尝过KO用着有些发锈了的铁勺炒的小炒,也没吃过他用大骨汤下的馄饨。

 

他似乎,比自己想的,还要厉害一点。

 

不,不止如此。

还有那甜到心底的核桃酪,如约而至的腊肉饭,那句“你没来”的等待,众目睽睽之下的询问,做给自己的小葱拌豆腐……

郝眉终于发现,他早已在那充满烟火气的巷子中流连忘返,也被今夜那人给自己接二连三的猝不及防折服。

 

手中的豆芽又“啪”地又断了一根。

 

微微他们抬头看心绪不宁屁股生针的郝眉,笑:

“算啦算啦,美人师兄,你赶紧出去吧。这里有我们呢。”

“是啊,眉哥,反正我看那群人的新鲜劲也快过了,剥完这些应该差不多够了。”

 

郝眉不是黏糊的人,感谢地看了看他们,没再多说,起身飞了出去。         

 

来到大堂,空气中孕育的香味简直让自己腿肚子发软。郝眉是个吃货兼老饕,这样的勾引是致命的,更何况做这些的厨师,是那个自己已经确定心意人呢?

 

他迈开腿跑过去,可人潮将他隔离在外,踮脚探头,也只能从人缝中远远地望着。那人现在在做什么呢?做到哪步了呢?已经这么久了,累了吗?不甘心地撇撇嘴,眼珠一转灵机一动,跑去扛了架备用摄影机过来,装模作样地嚷着挤进人群。

“你,你你怎么来,来了?”摄影组的阿爽结巴着问他。

“我我我,我怎么不能来啊。赶紧着!工作!”郝眉拍了一下他,然后自己紧紧地盯着KO。

阿爽心里咆哮,你这是假公济私!我要告诉老大!

 

郝眉可不管,他继续看KO。

他看着KO手里正处理着一条江刀,麻利地刮皮剔骨,然后刀背顺着鱼肉纹理,细细刮切,撵剁,直至鱼茸。就这样弄了两三条,将鱼肉盛到小盆中,加绍酒、葱姜汁、精盐、蛋清及水淀粉调拌备着,然后去处理其他食材。过了会,温上油锅,将鱼茸灌至裱花袋,面条般挤至锅里,用以温油微炸。待到颜色恰好,空中飘香,拿着木筷一挑,竟是全跟挑起,光看就看得出其劲道。

 

郝眉咽咽口水,他这是在做刀鱼丝啊。

 

刀鱼是江鲜,肉质鲜美嫩滑,一般用以清蒸滋味甚妙,可骨刺太多,吃起来颇为费力。郝眉爱吃鱼,但又有点小懒,因此这刀鱼丝简直是福音,他垂涎好久。曾在北京这边试吃过两次,但总感觉不对味,毕竟作为淮扬菜还是要到本地去。当然,这又是洞尘的经典菜之一,但从KO操作来看并不费力,以前绝对是没少练过做过。

如是,KO与陈老定有番渊源,方才在听来的内容确实不是空穴来风。

 

而此时的KO,正以最朴实的姿态煸炒着准备的配料,后又倒入鱼丝共同清炒后淋熟猪油出锅装盘。调和的三丝色彩悦目,香气缠人。挑一根放到嘴中细嚼,软嫩润滑,鲜久不化。陈老盯着这盘又一完美的作品,感叹。

“就让你随心选一道菜做,你便选了清炒刀鱼丝,虽然不容易但也算不了最上等淮扬菜。不过我没记错的话,你来洞尘最初要学艺的便是这个……看来你还是对它情有独钟,怎么,这菜有什么特殊含义么?”

KO静看着手中菜肴,似是想起一些往事,闪过抹笑意。

“也没什么,有人想吃而已。不过……”

 

他用余光扫到颗左右乱晃的小脑袋瓜,那抹笑意又重新加深了两分。

 

“现在没那么重要了。”

又或者说,每道菜,都变得很重要。

 

 

从灶台上下来,陈老拍着KO的肩膀,留下句“是不是我徒弟不要紧,最关键的是手艺不能丢”,便笑容满面离开了。

这句话确凿了大众传言,KO确实是那个只在洞尘呆了半年,让陈老相中的小师父。前有饕食大赛光环,后又陈老赏识加持,所有看客都秉承了一个观点:

这年纪轻轻的小伙子,的确是万分不得了。

再没一人胆敢轻视。

 

而这场交流会也基本到了尾声,要看的该看的想看的大家也都已经见到了,心满意足了,甚至还超出预计了。人们开始陆陆续续退场,甚欢地交谈今晚的所见所闻,拍照发帖。郝眉都已经能预见到,今晚圈子里得有多热闹,又有多少人需要深夜赶稿了……

 

KO那边由于生人勿近的气场比较强烈,除了几个顶风而上的酒楼经理表达想要他当总厨的邀请遭拒后,倒也没什么人搭话了。而他似乎也真的是累了,身子半靠着,手撑在桌角,有些恹恹的样子。毕竟是方才连续不断掌勺4个多小时,又都是陈老出的些淮扬菜中的大菜,每一道都极其耗神耗力。换了其他人,做都不一定做的完。

 

于是乎,郝眉心疼了。

他三并两步地给KO倒了杯热茶递去,然后一边半扶住那人问道。

“你还好吧?”

 

“还好。”

KO抬头看他,眼睛又亮又深邃。

而这一次,郝眉听到了自己如若鼙鼓的心跳。

 

“一会,我送你回家?”郝眉说。

 

“嗯。”KO答。


=========================

注:本章所提到的所有菜品均来自纪录片《吃在江苏》,有兴趣的同好可以去看看,本人对淮扬菜有一定感情,彬彬也是江苏的于是乎 2333333

评论(16)

热度(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