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宇光

微博/B站:微笑宇光

<K莫>食全食美(9)

链接:食全食美(8)

        谈呀嘛谈恋爱喽~(没眼看……)

==========================


车上空调丝丝地冒着冷气,狭小空间里的两人,一个挺胸端坐地看着前方开车,一个正襟危坐地看着前方沉默。

呔!有点别扭!

 

郝眉挠挠头,灵机一动地开了广播。

卖假酒的。

……换!

卖假药的。

……换!

人流广告。

……靠!

怎么回事!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像眉哥这样单纯地想找个培养氛围孕育感情的浪漫抒情乐都这么难!

得,还是关了吧!

 

于是再次陷入安静。确实是静的很,整个车内只听得到制冷的嗡嗡声和外面发动机淡淡的轰鸣声。

这样的氛围令郝眉如坐针毡,他是一刻都闲不下嘴的人,总要闹腾出些声响才对味。可他绞尽脑汁都想不出现在要说点啥,或者说点什么合适。郝眉也不知道自己这是啥心态,明明来的时候还什么事都没有呢!才一晚上,仿佛什么都变了。

 

当然变了,自己这颗平常老神在在的心现在可都快跳得吐出来了!

 

郝眉偏头偷偷去瞄身边的人,只见KO就那样靠在椅背上,眼眸微阖,应是闭目养神。车窗外橘黄沉静的灯光与投射的阴影在他面容上交替变幻,勾勒出迷人的轮廓,让郝眉一时看得发呆,不由得多流连了几秒。结果这时被偷看的人蓦地睁眼,说了句小心。郝眉一愣,扭回头看,好嘛!红绿灯变了,自己照着人家车屁股就去了。于是拼命踩刹车,尾是没追,不过脑门一下撞上了方向盘。

“哎呦!”郝眉刚叫,瞬即一温热的掌心就贴了过来,轻轻揉揉地抚着浮出的红印。

“没事吧?”

“嗯,没事。”郝眉嘶嘶抽气,顺嘴答了,然后觉得不对,转过头瞪圆了眼睛看他。

“你没睡啊?”

“嗯。”

“没睡怎么不说话?”

“……你没说话。”

“我不说话你就不说啦!”郝眉半气半笑地“扑哧”一声。不过想想,他们一向如此,总是自己叽叽喳喳,然后他就在旁边,偶尔递个纸巾,或是默默拿走已空的碗,递还过来时,又是满满喷香。

 

绿灯亮了,前面的车缓缓前行,郝眉重新挂档启动车子。KO的手也收了回去,郝眉有点贪恋刚才的温度,脸不禁热了几分。心大如郝眉都感受到了空气中流动着的暧昧分子,不过刚才那一下反倒是把突突的心跳镇下了不少。郝眉干咳两下,思衬片刻后,叫他。

“……KO?”

“嗯?”

这名字还是自己得知他身份后第一次正正经经叫出来,突然心里一漾,觉得甚是微妙。

“呵……真的没想到你就是KO。”这他可是真感叹啊,想感叹一个晚上了!只是接二连三的事情都没给他机会,现在倒是终于能吐口气了,但是……

“你是KO,那你之前为什么都不跟我说?!”郝眉一想到自己那阵整天在他面前摇头晃脑眼睛发亮地跨KO……那傻样儿……不免觉得有点羞愤。

 

“你没有问我。”KO直视拷问,目光诚恳。

“你一定是故意的!”郝眉丝毫不让,一阵见血。

只见KO背脊似乎僵持了一瞬,再慢慢软下来,眼睛极其认真又带着点莫名地看着郝眉,然后一字一顿地说:

“对不起,别生气。”

 

郝眉输了。

哎呦他怎么能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好像我欺负人一样。

算了,管他是不是故意的,堂堂眉哥,是会计较这些小事的人嘛?!笑话!

浑然忘记被骗的是他自己。

 

KO看他那副样子,不由弯了弯嘴角。

 

路上郝眉已经放慢了速度,开得磨磨蹭蹭,但终究是四个轮子,再晃荡也很快便到了。车行至胡同口,他眼巴巴地看着KO打开车门迈下去,腮帮子半鼓着,嘴也撅起了一个小弧度。

“要不要进来吃点东西?”结果KO转身,手撑着车门,半俯身问他。

“要!”郝眉借杆打蛇,他就等这句话了好嘛!

于是把车停好颠颠跟在KO身后,俩人一前一后地拐进胡同再到KO住的小院。上次郝眉是醉着进来急着出去,都没来得及好好看看这处地方。院里直接是那种老式的细长青石砌的地面,上面长满了青苔,细细密密的,走上去有些湿滑,墙壁是一片绿意盎然的爬山虎。角落边上还放着架石磨,突然想起在交流会上KO说要磨豆腐给他吃,也许,真不是开玩笑。

 

郝眉又想起当时耳边酥麻心肺的话和快把自己身心都吸进去的瞳孔,再次烧了面颊。

 

进屋,KO放下包,转身开口第一句话便是问郝眉:

“要吃什么?”

“啊?不,不用了……”郝眉急忙摆手,摆着摆着又顿住了觉得不对。自己是借着啥理由过来的啊,太假了吧!于是赶忙改口:

“随便弄点就行”。

 

随便弄点的结果就是,荤素搭配,样样不少。坛子肉,汆羊丸,鱼香茄子,鸡油菜心,莼菜蛋花羹,还外加份小吃,炸玉兰。

 

郝眉看着满满一桌子还冒着热气的四菜一汤,傻了眼。说吃东西什么的本只是个借口,他根本就没想也不愿让KO再费这份力。

“……不是说随便弄点就好了吗?”

郝眉半垂着眼帘,低头搅着碗里的莼菜羹,头一次完全没有被美食勾引。他突然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就要溢出来了,止都止不住。

“你忙了一晚上,没吃什么东西。”说着无比自然地给郝眉碗里盛了两勺丸子,又夹了片肉,“多吃点。”

 

“你才是吧!”

咣当一声,郝眉手中的勺落回碗中,瓷器与瓷器间发出清凉的脆响。碗中的莼菜翠绿,蛋花微黄,混在一起是极其好看的颜色,汤羹的热气不断冒着,顺带着清香漂浮上来。终于是成了最终掷入郝眉心中那汪湖水的鹅卵。

 

“你,你这样,我可会误会你喜欢我的!”

 

说完这话郝眉抿着唇,一动不动。方才紧绷跳动的心,这一刻反而平静了,只余澄澈。其实原本就是想在今晚把脑中所念心中所思摊开了。毕竟郝眉从来不是扭扭捏捏的性格,在渊澄里开悟的那一刻,他就下决心,不管结果如何,至少无愧于心。

 

一秒,两秒,三秒……

七秒,八秒,十秒……

十四,十五,十六……

 

方才的勇气一股脑地被郝眉自顾自打回去。

哎呦……干嘛这么着急啊。郝眉啊郝眉,你知不知道有个词叫循序渐进啊?!你知不知道革命的萌芽过早暴露是会被扼杀在摇篮里的?!这么突然,万一他让你吓跑了怎么办?!

郝眉胡思乱想,爪子无意识地左右乱抓,感觉时间好似过了半个世纪那么长……

 

其实没有半个世纪,半分钟而已……

 

“不用误会。”

对面的人开口,声音虽轻,但稳而沉,坚如磐石,还带着分若有若无的暖意,

“我就是喜欢你。”

 

如果现在有面镜子放在郝眉眼前,他一定会暗暗唾弃一下自己多变的表情。嘴巴先是越张越大越张越大能塞下俩鸡蛋,然后越咧越开,越咧越开……都快,哦不,不是快,是已经咧到耳朵根了。

这也太不矜持,太不含蓄了!

 

可要什么矜持,要什么含蓄呀!眉哥堂堂一米八大汉,不需要这个玩意!

 

“我可听见了!”郝眉直接从座位上跳起,凑到他身边一把抓住他的手背,“你再说一次!”

他的眼睛此刻如若星辰,晶亮得耀眼。

KO也从座位上站起,他回握住郝眉的手,与之十指相扣。

 

他们此刻离得很近很近,近到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脸颊上每一处毛孔,在接纳着对方每一瞬呼出的气息。

KO没有再说话,他一向不爱说话,他直接用动作告诉了郝眉。

他吻住了他。

 

唇与唇相触时是柔软的,温润的,还带着些微潮湿。

 

郝眉愣了一秒,旋即闭上了眼,他们的手掌相缠得更紧,甚至微微发抖,那份紧张与悸动,都潜藏在下意识中的细枝末节。

 

这是个浅尝辄止的吻,轻柔的触碰,摩挲,离开时,留下彼此浅淡的气息。

然而足够深刻。

 

KO含笑地盯凝着郝眉一点点睁开眼睛,眸子里映着的,全都是自己的身影。

俩人面对面对视着,傻笑了半天。

 

“先吃饭。”

最后还是KO先缓过来,拉着他坐下。郝眉拿着KO塞进他手中的筷子,夹起一块肉放嘴里,再夹起根菜放嘴里。

这个也是甜的,那个也是甜的。

他摇头晃脑地叫嚷着“完了KO我味觉失灵了”,一点也看不出不开心。

KO想说,我现在舌头也不太好使。

 

饭后郝眉拼死拼活地抢着收拾,KO于是也不坚持,由他去了。他抱臂倚在门框上看那个哼着小曲蹦来跳去的身影,脑中突然就浮现了那么一句话。

 

这世上,唯美食和美人不可辜负也。

 

“KO,今天太晚啦!我不走了好不好?”洗完碗筷的郝眉还湿着手,就一把搭上了KO的肩,黑色的T恤衫上晕开了点点水痕。KO点点头从院子里拿出块木板架上和床拼在一起,垫上摊子,再铺好床单,两个人躺变得绰绰有余。

 

郝眉睡在里面,KO睡在外面。他侧着身子,看郝眉抱着自己搭在他胸前的手臂。天不凉,两人身上就盖着条被单,恰恰好好。

 

今天确实是累了,郝眉脑袋不过才刚着枕头一会,便迷迷糊糊地睡了。

 

睡着前,他感到一份柔软印上了他的额头,还有一句“晚安”,轻拂在他的耳畔。


======================

大家也晚安!


评论(29)

热度(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