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宇光

淡淡平平

<K莫>食全食美(10)

链接:食全食美(9)

下章结局~~


=======================

转天一早醒来的时候已是日上三杆,郝眉睁开惺忪睡眼接受了从窗帘缝隙溜进来的第一缕光束。眨巴眨巴眼皮,大脑顿了一会,才反应这里不是他自己的那套小公寓,紧接着昨晚的记忆接二连三地鱼贯而入,然后便是整个人由内而外地焕发着一股春天的气息。

 

旁边的人估计早就起了,郝眉赖着感觉也没意思,趿拉着拖鞋想去外面看看,哪知还没走到门口一股子香气扑面而来。喉结上下反复翻滚了两下,郝眉立刻“嗒嗒”跑进院子,直接就看到那人背对着坐在个小火炉前,脚边堆着些许果树枝柴。

KO听到动静,回头,看到郝眉穿着自己昨天给他的睡衣,盖到膝盖的短裤略显偏大,衬得两条小腿细长。他朝着自己蹦蹦哒哒地走过来,边跑边嗅鼻子。

 

“醒了?”

“嗯。”郝眉环着腿在他身边蹲下,“你什么时候起的啊,怎么也不叫我?”

“看你太累,又睡得很香。”

郝眉揉着一头乱毛笑了笑,把注意力转移到锅上。

“在做什么?”

KO伸手将盖子掀开,浓郁馨香的汁水咕嘟咕嘟地烧着,大块小块的鸡肉均匀地分布在锅底,白嫩的纹路在被一点点渗透。他拿起锅铲翻炒,热腾腾的蒸汽中是鸡肉的鲜香及浓油酱赤的厚重,其中还夹杂着自炒的小红辣椒的香气。

 

“地锅鸡!”郝眉欢呼雀跃,找来把小凳子也坐了下来,给KO锅腔子里加柴火。

这土炉子是KO自制的,外面用泥裹的,温度不外泄,保温性强,且火不硬,烧菜柔和,易收汁,最大程度保证了鸡肉的鲜美和滋味。地锅鸡地锅鸡,传统正宗的就要用这种炉子,如今店面上的电炉是完全不可比的。

郝眉已经好久没吃到过正统地锅鸡了,他一看成色一闻味道,便知道是了!不由口水直流,不自觉又往炉子里扔了两根枝,火星子兀地爆开,噼噼啪啪地响着。

 

鸡快好了的时候KO开始贴面饼。面团早早就和好备着,软硬适中,白中发黄,是因为KO用的棒子面做的铺面,吃起来不但更筋道,还带点玉米香。他贴饼的手法又快又稳,不一会锅边就贴上十几个。再过一阵开锅,面饼子也熟透了,底部咕嘟在汤汁里入味,每片都还带着一丝恰到好处的勾人焦香。

 

不能忍了!

郝眉起身去厨房直接翻箱倒柜出了碗筷,KO瞧他一副猴急的样子,向来冷淡的声音都藏着一分笑意:

“不拿回屋了?”

“不拿了!你看这朗空晴日的,清风徐徐的,在这吃最好!”郝眉一撸袖子,气势勃勃地道,“天为厅,地为桌,左有玉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声音降了,从喉口泊泊而流,“右有你。”

说完后故意无视旁边人灼灼的视线,半红着脸夹起块鸡肉丢嘴里。

“香!”

 

一顿饭吃得豪爽又暧昧,特别下饭,哦不,下饼。郝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七八个已下肚,锅里的鸡肉也没了大半。再也吃不下了,郝眉揉着肚子哎呦,边哎呦边往嘴里又放了快鸡肉,然后接着哎呦。最后KO把他的筷子拿过来,“下次再做给你。”

 

郝眉眯着眼点点头,然后开始老神在在地晒太阳。正好这时手机响了,郝眉拿起一看,眸子滴流滴流的动了几瞬,然后笑得更灿烂了。

 

“KO!”他冲着刚收拾完桌子的人喊,“有个工作,有吃有喝还有钱,要不要去?”

“有你吗?”

“……有。”

 

KO做事情,一向喜欢抓重点。

 

新工作在致一,美食顾问,和郝眉一起编撰新单元。配有独立电脑,独立办公室,和……独立厨房。

大手笔!

郝眉愤怒了,直接杀到肖奈面前。

“你当初怎么不给我配个独立厨房?!”

然后他得到了一个幽幽的答案。

“浪费资源不是我的作风。而且,这样我相信你更开心。”

好吧,毒辣才是老三的一向作风。

 

致一全体以热烈的掌声、亲切的笑容以及出卖郝眉的八卦欢迎了新同事。

“KO啊!你不知道,郝眉他念叨你多少年啊!我们的耳朵哎,啧啧啧!”

“是啊,念叨完KO又开始念叨个小摊的老板,最后敢情是一个人,我们眉哥对你肯定是真爱。”

“就是啊,美人师兄当初听到你要来参加交流会的消息,整个致一地动山摇啊!”

“他还说要好吃好喝伺候,抱住大腿不松手!”

“……”

 

“去去去!你们少说两句不行啊!”郝眉咬着后槽牙挥舞手里的衣服帽子去拍他们,不嫌事大的好助攻们在追逐打闹中嬉笑着跑开了。他们已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待郝眉一副气鼓鼓的模样停下来后,转头看到KO一反面瘫的表情。

“你笑什么?”

“我想知道,你要怎么抱我大腿?”

郝眉一挑眉:“字面意思。”

他笑嘻嘻地走到KO面前半蹲着环住,仰头一副恶作剧的表情,哪知下一秒就被一股力道拎起拥入怀中,许久,烫人的温度都未离开。

 

从此,致一弥漫着一股恋爱的酸臭味。

除此,还有时不时冒出的各式各样新兴菜品,被致一全体员工美名其曰“狗粮”。

 

“嘿!今天有狗粮吃吗?!”

“有的有的!早晨看到KO拿着一袋子新食材进去,眉哥在后面捧着本子记录。”

“终于能吃到新狗粮了!”

一众人热泪盈眶激动万分。

 

“你瞧瞧你们这点出息!”愚公走过来插腰慷慨激昂,“真拿自己当小白鼠了?!”

“于哥,你这样得了便宜卖乖可是会被人鄙视的,每次就你吃的最多!”

“啊,有吗?”

 

“咯吱”一声,门开了。白鼠们相拥而上。

“我来我来我来!”

“哎哎哎!别光吃啊,给点意见!”

 

“嗯!好吃好吃!”

“太好吃了!”

“非常好吃!”

 

“……”

郝眉仰头望天,

“好吧,靠你们没用,还是得靠眉哥!”

拎着两个空盘子折回,刚一进门,一双筷子就等在旁边,张口,白嫩鱼肉便进了嘴。

“恩恩!这样更好!”郝眉吃完直点头,“你加了什么?”

“白醋。”

“所以更嫩更鲜!”眼前的人欢呼一声,收了盘子跑到台子前打字。

 

“KO,上次咱逛超市发现的花椒油我加进菜里试了,效果很好!还有你做的一蟹三吃,还有虾仁春卷……”郝眉边说边舔舌头,然后又突然想起什么,不满地撅嘴,“对了,我刚才决定,以后你做的菜,不给愚公他们试了!”

“怎么?”

“他们只会说好吃,这不废话嘛!你做的有不好吃的吗?对我的工作根本毫无帮助。更何况,我自己还吃不够呢!”

“好。”

看着双手在空中乱挥的某人,KO低头弯弯嘴角,转身又开始研究郝眉列给他的“郝眉式创意菜单”。这家伙涉猎广泛,舌头敏感,脑中又尽是些五花八门的想象,倒还真是可以创出各种独特的菜式来。这也是致一新开的美食专栏的一部分。

当然最关键的,是他想吃。

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

 

码字完毕的郝眉跳下椅子做广播体操,边做边朝KO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他手上正削着块南瓜,手边的面、糯米、葡萄干也已经备好。

这是……他俩昨天一起看电视,自己枕在他腿上吃葡萄的时候灵感突现想要尝尝的甜品。

哦,对了,他们现在已经住到了一起,在郝眉的小公寓里。

 

此时恰好夕阳西下,窗格外的一方蔚蓝被慢慢烧着,火红的光束透进来,漫了KO整整一身。

他低着头,安静仔细地揉面团。

 

郝眉愣了愣,仿佛这一刻突然穿越了时间空间,看到了很久很久以前,曾经出现在他想象中的一道身影。

这样的虚实结合,让他恍惚了一瞬。

“怎么了?”

回神过来发现KO在看自己,想到自己刚才肯定一副呆样,发糗地蹭过去,推了推那人。

 

“别做啦!该累了,歇会!”

“给你做,不累。”

 

KO的话总是很犯规,明明那么短,却一击即中,撩得人不要不要的。

郝眉到现在也没能完全抵御得了,心跳砰砰砰地迅速在KO脸侧留下个轻吻,半红着脸跑出去了。

 

“哟!眉哥!厨房里热啊?”

“是啊!很热!”

郝眉顺着台阶下,给自己倒了杯水。

“怎么着啦?两眼放空,神色恍惚,想起啥来了?”

“嘿!还真让你给说着了!”

“啊?”

“就刚刚啊……”郝眉清清喉咙,喝口水继续道,“我看KO在做菜,那个氛围啊,特别好。然后不知怎么就突然想起以前一人来。”
“谁?”

“咳!也没谁,其实连面都没见过。那阵还差不多……应该我高中的时候了,不是有段时间流行笔友嘛!我也找了一个,特棒!也是对美食特别有研究!我俩经常通信交流。那时候我看到啥听到啥或者读到啥好吃的,或者我想吃、没吃过的,等等等等吧,都会写了信寄过去,然后过几天回信里面就会有些相应的做法啦,见解啦什么的。当然也有的不知道的,不会的。也无所谓。”

“我那时候总在想,纸背后的人是个什么样的,他应该也很会做菜吧,不知道他做菜的时候,又是什么状态。”

“我们就这么通信差不多一年多吧,结果后来高中毕业了不知咋回事就莫名断了联系。”郝眉说着说着又喝了口水,“想想还是挺遗憾的。”

 

郝眉刚啧啧两声,还没等来的及稍微沉浸一下这种遗憾的情绪里,就收到了一个比中指的怒视:

“眉哥!你简直是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你这样对的起KO嘛!?”

“什么跟什么!”郝眉拍他,“我这不过是追忆追忆往昔嘛!好歹曾经也是个文艺小青年,那也算眉哥的年少青春好吧!”

 

话音还没落,就看愚公眼珠乱晃抿口水。

“怎么了?”郝眉转头。

 

只见KO就站在门前,身后是落日余晖投下的阴影。


评论(20)

热度(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