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宇光

微博/B站:微笑宇光

<K莫>食全食美(11)(完结)

链接:食全食美(10)

         啊~迟来的完结~第一个K莫坑结束~应该还有个番外……吧……

============================

看见KO的那一刻,郝眉不知怎么,突然手足无措起来。一双爪子摸上摸下,掏掏耳朵捋捋毛,摸索半天才将将插进裤子口袋,然后发现KO已经又折回去了。

 

这时郝眉才反应过来。紧张个毛啊紧张!

“于半珊你干嘛!!那副表情!神经兮兮的!!!”害的眉哥我刚才那副德行,仿佛自己真犯了什么滔天罪行。

“没……我,本来我也是开玩笑的,可是我看KO那眼神好吓人啊,所以……”愚公似乎也是觉得刚才的反应有些不对,但……

 

俩人眼对眼,面面相觑。

 

愚公看看天,看看地,再看看眼前真的开始冒虚汗的郝眉,耸耸肩。

“……我看你只能拥抱往昔了。”

郝眉气的想打他:“你还跟我开玩笑!”

愚公讪笑着认错:“好啦好啦,不逗你了,兴许我看错了。就是啊,KO怎么可能真在意这件事?就算真在意了下,你一会跟他好好说说就行了,没事的!”

愚公肩撞肩,给了他个友谊的鼓励!

 

愚公走后,郝眉站在原地,正式胡思乱想起来。

KO什么时候出来的?

我们的对话他听到多少?

KO刚才站在那里,夕阳下的他,貌似很落寞的样子……

那个眼神,自己也看到了……

 

思索半天得出结论:

完了,KO不会……真生气了吧……

 

又自我纠结了一会,郝眉觉得自己这样很不男人。简直是自乱阵脚!也许人家KO根本啥也没想呢!于是大踏步地走向他们的独立小厨房,却到了门口时又蹑手蹑脚起来。进去一瞧,KO已经把里面收拾得干干净净。

 

“准备走了吗?”郝眉扑上去。

“嗯。”KO背上包,摸了摸对面人的头发,“你先回,我去趟胡同那边,晚点回去。”

 

郝眉愣了得有两分钟,那句“我跟你一起去”,终究是因为方才产生的心虚没有及时说出口,KO已经离开了,而自己没追上去。他也不懂心里到底在慌个什么,总之就是有些发怯。也许是注意到并无法忽略KO眼底藏着的情绪,虽然他也不懂,那情绪究竟是什么。

 

郝眉有点烦躁,耷拉着脑袋回了家。

小公寓里收拾的井井有条,都是那家伙的功劳。厨房里的小吃也是各式各样,全部是KO做的备着。每每当郝眉馋了饿了,会拿来祭舌头垫肚子。

可现在郝眉什么也不想吃。于是干脆拿出电脑,噼里啪啦打字。地平线上最后一丝光亮沉没后,弦月挂上墨染的上空。

 

天黑了,KO还没回来。

房子里显得冷冷清清的,以前他一个单身汉从不觉得,现在嘛……

郝眉啪地关了电脑,抄起车钥匙甩门而出。

 

你大爷的!

 

一路油门踩至最底,小车呼啸着在路上碾碎一地阑珊灯火。

 

到了熟悉的地方郝眉直接熄火跳车,迈着大步直奔目的地。

院门敞着,里面亮着,KO还在。

 

他径直走了进去,把门敲得锵锵响,一声声催命似的。

“KO!KO!KO!”

 

没让他等几秒,门开了。里面的人眉毛上扬。

“你怎么来了?”

郝眉一个健步揪住他,

“这么晚不回去!”

对面人似乎对这句话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接,默了两秒,缓缓道。

“……现在才刚过七点。”

“……”

郝眉被噎住,脸有点发烫,但下一瞬就晃头晃脑耍赖。

“不管啊,天都黑了!”

对面人眼角里泄露了丝笑意,伸手将人拉进来。

 

“你在干嘛?”

屋里有些杂乱,柜子开着,归纳箱也四处摆放在地,郝眉好奇问了一句,KO注视着他的眼睛,眸子深处波光翻滚。

“整理些东西。”

郝眉总觉得这目光里有内容,想起下午的事,心里不自觉打鼓,咽咽口水道:

“KO,你,你……你没生气吧?”

“生气?”这回轮到对面的人发了愣,“你以为我在生气?”

“也不是……”郝眉暗暗自我唾弃了一番,就是嘛,怎么可能会因为这点小事不开心,简直是自己脑洞太多,不过转念又不禁小声抱怨了句:“那干嘛非要今天来收拾啊,害我误会……”

“如果不是今天听到你说,我也不会来。”

“啊?”

郝眉抬头,发现此刻KO眸中颜色更浓,化不开的浓。然后感到一阵柔软湿润的触感印在自己的额头,再到眼眉、鼻翼、脸颊,最后流连至唇瓣厮磨。

 

郝眉觉得今天KO的吻格外温柔而炽热,每划过他一寸肌肤,都烫得心口加速。

 

一吻过后KO把人拥在怀里,而郝眉也反常态地安静。他直觉KO心里有事,或许也有话要跟自己说。他不急,慢慢等,反正时间长着呢!

不过一会,KO开了口,呼出的气息让人有些发痒。

 

“郝眉。”

这声郝眉叫得认真深切,听得自己背脊都不由的直了。

“遇见你之前,我一直在找一个人。”

“我辗转各地,一边学菜,一边寻人。”

“挺多年的……”

 

听到这,郝眉终于憋不住了,这算是,在跟我交代情史?!

他蓦地觉得心里又酸又痛,酸是为自己,痛是替KO。让KO念念不忘那么久的人……有点吃醋……但过去就是过去了,眉哥也不是斤斤计较的人,反倒是更为KO难过,安抚性地轻拍着他的背:

“没事,以后,眉哥陪着你!”

 

察觉郝眉的动作与话语,KO不由得笑了,笑得整张脸都生动起来。他很少这样笑,郝眉不由呆了一瞬。借这时候,KO将人拉着坐下,继续道:

“我有过执念,但遇见你以后,觉得那份执念淡了,消失了。现在才知道……”

说到这,KO停了下来,他盯住对面的人,一字一字,铿锵有力:

“我的执念,就是你。”

 

“郝眉,我就是手可摘星辰。”

 

听到这句话时,郝眉脑中一片空白。

真真的一片空白,至少前两分钟都是。

到了第三分钟,心里如若烟花四起,炸得绚烂。他几乎是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又足足地瞪着人瞪了一分钟。

 

“你,你就是手可摘星辰?!”

“那,你,你不就是……”

 

是了,手可摘星辰,就是郝眉高中时期,联系了一年之久的笔友。

 

“你不是女的吗?!”

郝眉脱口而出,他太过震惊,大脑暂且呈短路状态,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他确实一直是这样以为的,毕竟在郝眉看来整齐娟秀的字迹,成功让他以为他勾搭到了一个蕙质兰心的妹子!

他不会承认其实是他的字太狂野了。

 

“真,真没想到……”

郝眉喃喃,大脑也开始逐渐冷却,并开始了正常运行,于是乎反应过来。

那个让KO寻找多年的人,就是自己了。

 

“你……”郝眉眉间微皱,里面有困惑和不解,“我毕业那年暑假正赶上搬家,当时也寄去新地址了。后来没了消息,我以为是你那边……”

“那段时间,我恰巧外出。房子一直是租住,回来后发现房东因为急需用钱将屋子卖了。我在那里等过一段时间,没能收到你的来信。”

 

原来是这样……

郝眉叹息一声,这可以算是阴错阳差了吧。

“当时,你去哪了?”问题刚问出口,似乎是意识到什么,“……我毕业那年,搬家那阵……你是去A市了?参加那一年的,饕食大赛?!”

KO点了点头。

 

郝眉的心怦怦直跳,入定神游,仿佛参透天机。

“你,不会是因为我,参赛的吧?”

回忆四涌喷薄,他清晰地记起,自己曾经在信中欢欣鼓舞,抑制不住地得瑟。他跟他说,他要随亲戚去大快朵颐,圆满他的舌,温饱他的胃。当时他正啃着西瓜,于是在信纸上随意地大笔一挥:不知能不能在赛中吃到惊喜,比如菜里裹块瓜皮,哈哈。

 

后来他真的吃到了。

 

郝眉双目盈盈,他觉得自己被幸福狠狠地捆绑。然而接下来的,他觉得捆绑这个词不好。

应该是鞭挞。

 

一张张已泛黄的信纸铺展开来,上面的文字灵动跳跃,争先恐后钻入脑中神经,泛活本已遗落的记忆。

他看到了馄饨,粉盐豆,核桃酪,蜂糕,刀鱼丝,把子肉,地锅鸡,炸玉兰,山竹酥……

 

“馄饨是我去到一个古镇看到的,和你描述的味道很像。”

“去到江阴的时候发现一家老店里有卖,于是学来了。”

“地锅鸡是徐州名菜,我在那边的镇上呆了一个月。”

“你问花能不能入菜,我试了一下。”

“刀鱼丝你知道的,在洞尘陈老教的,毕竟你不喜欢挑鱼刺……”

 

“别说了!”

郝眉几乎是发狠地吻上KO的唇,双臂缠在KO的肩头发抖。

KO回抱住他,舌头窜入口腔,肆意掠夺。

 

喘息粗沉,躯体滚烫。地上凌乱的衣物混作一团,老旧的木板床发出暧昧的声响。

“……KO。”

身下人叫出的名字粘腻坚定,伴着短促急切的呼吸。额发被汗液浸染,抓着身上人背脊的指节泛白。

 

事后两人挤在狭小的床上,郝眉侧着身子,头抵在KO的肩颈,拨弄他的手指玩。玩着玩着,突然问道:

“KO,你去过那么多地方,尝过那多美食,最好吃的,是什么?”

KO扬唇,吻吻怀中人的眉间,

“最好吃的,我刚才已经品尝过了。”

 

某人红了脸,报复性地轻捶了一下身边人的胸口。

“我饿了。”

“想吃什么?”

郝眉挑眉,

“不给你写过那么多吗?”

“是,很多。”KO圈紧手臂,目光里凝固着璀璨,

“我一道一道,做给你。”


(完)

====================

打上完的那一刻我是激动的!填土完毕!

然而我的K莫魂还没有燃烧殆尽,仍须继续泄洪……

下一篇……

还是想说好喜欢地狱……maybe会写个中短篇?

然后再穿插点K莫小甜饼?没法子太甜了啊嗷呜!

没磕够!

评论(100)

热度(422)

  1. 哎呦喂小闹姐微笑宇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