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宇光

微博/B站:微笑宇光

<K莫>去者必返(完)

第一人称,郝眉视角。

前文姊妹篇链接:会者定离(第一人称,KO视角)


====================


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庆大的食堂里。

打菜的队伍老长,我站在后面直勾勾地盯着愈见稀少的糖醋排骨,心急如焚。恰逢此时前方的老三摇身一变成庙中泥塑,戳那不动了,连带着旁边队伍里的漂亮妹子。嘿!干什么干什么呢?!没听见人大哥说糖醋排骨只!剩!一!份!了!嘛!?你们不上我上了。

于是我就上了。

“哎哎哎~糖醋排骨我要了,都给我吧!”

勺起勺落,最后“一份”糖醋排骨收入盘中。好多呀!

兴高采烈回了餐桌,遭到了愚公猴子掩藏在冷嘲热讽下的羡慕嫉妒。

没辙,哥的人品就是这么好!

感谢老三!多亏他今天抽风大老远地来这吃。他以后还来不来我不管了,反正我是爱上这片食堂了,以后我啊,就来这吃!

 

 

第二次遇到他,是在学校附近的小炒店。

虽然校食堂里也会碰面,但到底没怎么交流。刚远远望见时,都没敢太认。走到对面才确定了,一个激动后直想自掴嘴掌。

“不对,我的意思是说,你是我们学校食堂那个……工作人员。抱歉啊。”

“没关系。他的样子淡淡的,看不出在意还是不在意。

我又说了几句,趁机夸他。这回我看出来了,他挺高兴的,因为他的眼睛亮亮的。

也是,收到别人的赞赏,都应该会开心的吧。

不过他做的菜确实很好吃啊啊啊啊!!!

 

我想和他交换电话号码,被拒绝了:“我只是个厨师,烧菜的。”

???我脑袋里首先蹦出一水的问号,然后问号融化为省略号……

他还是在意的。

“哎哎哎!”我叫住他,“我就是个程序员,码代码的!”

他停下了,转过头,我发现他悄悄扬起的嘴角,还有,那双眼睛更亮了。

 

 

第三次……我想我得用“认识”这个字眼。

那天晚上,他在致一出现的时候,我才发现,即使之前和他说过很多话,吃过很多次他做的饭,甚至还在他床上睡了一晚上,我都未曾真正认识他。

原来此KO就是彼KO!

原来他是个扫地僧!!!

我默默放下了手中的拖把。

 

“你之前怎么不告诉我?”我有问他。

他顿了片刻,似乎在斟酌:“黑客……是不能见光的。”

我不置可否,只道:多拉风啊。他听见这四个字后似乎笑了,我瞧着他,觉得他长得真的挺帅的。

 

他成了我的同事。老三给他的福利待遇他一点没用,就每天来办公室跟我们一起上班工作。我笑他傻,他也只“嗯”一声,老实人啊!

老三个肖扒皮!怎么总能找到我们这种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三好员工!嗯……不过这工资开的还算大方……不对!MD,比我多!

我咬牙切齿了一番,只能继续码代码。

 

其实我本身还是很高兴KO能在公司的,毕竟,意见不同了能斗斗嘴,真人PK时有人帮,最关键的是,KO每天中午会带好吃的盒饭!他自己做的!

“啊!KO,你这带的菜也忒香了啊!”

“一起吃。”

“哎?不了不了,回来你不够了……”

“带多了,吃不了。”
本着不浪费粮食的原则,我要尽自己的一份力!

“KO啊,你胃口不大啊。”

“嗯。”他又拨了一筷子菜给我。

“那你每天干嘛还做那么多带过来?”

筷子凝在空中,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菜,低了眉眼,说,“那我下回少带点。”

“哎!别别别!你看,你吃不了,这不还有我了嘛!我胃口大!我肯定给你打扫干净!”说话间我赶忙塞了一口饭菜,心中念叨:郝眉你多什么嘴!拜托拜托别听我胡说打消念头!我还想继续和你一起吃饭呢!

“嗯。”

对面人来了回应,依旧简简单单的单音节,不过听得我心花怒放。

我的饭有着落啦!

 

后来不止午饭,大部分时候,到公司时,桌上已经摆了好了热腾腾的早餐。

愚公说,你们的友情真感人。
我也觉得。

 

暑假中途三嫂回来了,跑来跟着老三混,被愚公那死人安排给了阿爽!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看三嫂被欺负我当然义不容辞!更何况KO也挺我。

我笑嘻嘻地凑过去问他。

“你也觉得三嫂很厉害是吧。”

他目不转睛地盯屏幕,手指在键盘上翻花。

“你觉得什么就是什么。”

“真的啊?”

“嗯。”他停下来,极其认真地看向我,“真的。”

 

 

我从没想过我们的友情竟会迎来“考验”。说考验也不太准确……那个,算是我以前种下的恶果,此时开了花。

我没想到世界会这么小!

我没想到,KO就是手可摘星辰!

 

愚公和三嫂毫无义气地跑了,留我一人举杯凌乱,里面的液体灌了两次都没灌进嘴里。说真的我有点尴尬,尤其是被他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我觉得浑身上下都热腾腾的。

 

“KO,啊哈哈……吃菜啊!他俩走了,剩下的都得咱俩打扫了啊,不能浪费不能浪费……”我嘀嘀咕咕地乱说一通,手里筷子夹完那道拨弄这道,眼观鼻鼻观心,避免视线接触。

但我知道,对面的人一直都没动。

逃不掉啊逃不掉。

 

硬着头皮抬眼,看到他的神情由炽烈冷却,最终恢复成平时的样子。

他动筷了,一言不发地往嘴里扒米饭。而我,则直勾勾地看他扒完这一碗米饭。

中途有几次想开口提醒他吃点别的,但喉咙仿若粘黏。

 

回致一的路上气氛尤其诡异。他没什么变化,毕竟平时话也不多,不过我心有点虚,我也不说话。

于是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晚上回家后我鬼使神差地重新下了幻想星球,账号一登陆就是泉涌的私信。

有别人的,也有他的。

我有点怵,所以先挑着捡了些以前朋友的消息,无外乎都是:

“我说你去哪了?星辰兄等着你呢?!”

“喂!还来不来啊!”

“嫂子,你怎么回事啊?”

“噗,搬起石头砸自己脚了吧,人星辰兄纯爷们啊!”

“……你不会逃了吧,虽然人家男的,不过也没啥啊,游戏呗,人家一直等你呢。”

“星辰兄还等你呢!”

“本服第一痴情男子啊!一周了一周了,24小时在线。看他还等多久……”

“我去!两周了!还在呢!”

……

所以,他24小时在线等了我半个月?!

愚公和三嫂说我始乱终弃的渣男,要是这么看,好像还真有点……

头痛,揉揉脑袋乎噜乎噜毛。

要不要这样啊……他明明也知道我是个男的了啊!

咬着唇打开了最后一条私信。

一共就俩个字。

 

再见。

 

这俩字使得我心中猛然一悸。他伤心了,他放弃了,他在跟我告别……一个个短句接二连三地往外蹦,止都止不了。打住打住!这都好几年前的事了,现在人不好好在你跟前和你做兄弟嘛!

安慰无效,我在床上依旧辗转反侧不能入眠,抓起手机,窝在被子借着荧光打字。

“那个,KO,别生气啊。以前那事……是我不对,挺缺德的……这样,就当眉哥欠你的,要是你有什么事,知会一声,只要可以我一定办到!”

没回。

睡了?

算了,明天再说。我呼口气,强制性地闭眼属羊。数着数着羊开始掉毛,最后薄薄一层跟板存似的。我走过去它们扭头看我。妈呀!齐刷刷KO脸!

瞬间惊醒。

 

一瞧,才五点。还有一条短消息静静躺在手机里。

 

打开,上面写着。

“上游戏,和我结侠侣。”

 

 

我站在致一大门前偷偷往里巴望。

愚公端着水杯经过大声冲我嚷嚷,“眉哥你干嘛呢?鬼鬼祟祟的。玩侦探?”

“嘘!别闹!”我竖起食指瞪他,“KO来了吗?”

“来了啊,就在你身后。”

啊?!

扭头,熟悉的面容在眼前放大。

 

“KO……早啊!”我朝他笑。

他看我一眼,从边上擦过。

不理人?!

我默默地跟着他到了座位。

“KO啊……”我斟酌着开口,“那个短信……开玩笑的吧?”

“不是。”他冷着张脸盯着屏幕,“你自己说的,你欠我的。”

额,要不要回答的这么坚决。

额,要不要回答的这么……暧昧?

 

我一颗心从五点就开始七上八下,现在直接沸腾了。

正打鼓呢,耳边似乎传来声微弱的叹息。

 

“那时我被大家嘲笑,要找回场子。”

哦,这样啊。不过……等一下,这都多久了啊?!人一波一波早换了。

“可是……”

“你不愿意?”他看向我,神情晦涩。

我默然了。

其实……也没那么反感,换个说法,挺愿意的。

给哥们当次媳妇,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啧……这话怎么这么别扭。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面上还是有点挂不住。正纠结着,老三三嫂救世主般降临。给自己找个台阶下吧!

“KO他骚扰我!”

“怎么骚扰你了?!”我拿眼瞪她,这一脸兴奋模样是什么意思?!

“咳咳,KO他怎么骚扰你了?你详详细细地说出来,我们一定为你主持公道!”

“他非要让我跟他上那个破游戏结婚!”

“这事不错。本来我还担心,一年留不住KO,这下不用愁了。”

什么鬼?!

“老三,你也太没良心了吧,让我去和亲。”

“给你奖金。”

哎?!

爽!台阶有了,还能拿钱!

我飞到KO身边。

“一会我们就结婚去!晚上请你吃大餐!”

 

他好像没听到我的话,只左手鼠标右手键盘地摆弄电脑。脸上的表情……和平常一样。唉,不知想什么呢?真愁人。

 

 

下班后拉他吃饭,去了家装潢不错的餐厅,菜却平平。

“名不副实,你做的比这个好吃多了。”话说完便收到了份灼灼目光。

“回来我做给你吃。”

干咳下拿起瓶rio倒满。

“哈哈!那敢情好!这杯就当谢礼啦!”

说罢一口干掉,然后又倒满一杯。

“这杯……是赔礼。KO啊,游戏里的事,真对不住了。”我是真心实意地道歉。毕竟本来还没觉得什么,得知他日夜在线等了我两周后,还是觉得有点……那啥。

哪啥?我也说不清。

他没说什么,也跟着喝了一杯。我挺开心,这事算翻篇了吧。

 

 

日子照常地过,码代码之余和大家嘻嘻哈哈打打闹闹不亦乐乎。有一天偶然愚公发现了前阵爸妈来京给我买的两套房子,引起众怒,被群殴了,连KO都没能守住。出差回来后不仅还让小肚鸡肠的老三狠宰一顿,还有兼大家的口伐笔诛。我去!眉哥的名誉不能就此毁了!机智如我使出了条妙计让他们自相残杀,嘿嘿!

 

 

转天一早我还睡着呢,就有敲门声,“叩叩叩”“叩叩叩”。

谁啊!?

顶着乱毛去开门,见到来人愣住了。

“KO?!你怎么来了?”

“来走后门。”

他淡定地拿着两兜东西就进来了。

 

然后我俩又一起去了超市。

我眼皮还在打架,打着哈欠推着超市购物车,看他迅速地搬了一系列锅碗瓢盆。嗯……看不懂。

“走吧。”他在我头上轻轻摸了一下。唔……发型可能真看不过去了,赶紧回家吧。

 

搬了两箱东西进门后,他让我回房间接着睡,两小时再出来。我躺在里屋床上,听外面不大却清晰的水声锅铲声,觉得特神奇。虽然还困,但没了睡意,干脆半朦胧地盯着天花板放空。雪白的墙壁蓦然有了影像似的,将我与屋外人串联,从游戏时起,一幕一幕放映。

 

虽然不想,但不得不承认承认,那时我真的很喜欢幻想星球里与我并肩的花箭。

技术满分;

操作满分;

性格满分;

感觉满分。

所有都满分,然而……

他是个男的。

 

他居然是个男的!

他怎么能是个男的呢?!

那时的我在心中哀嚎。

 

唉……男的……男的……

男的,貌似也没什么……

我视线开始模糊。

 

再睁眼时看表,将将好两小时。跳下床开门,一瞬间香味扑面而来。

“我去都是我爱吃的!”简直感动得想哭,“KO你太贤惠了!”

 

他在我家住下来了,饭他做,碗他刷,地他拖,衣服他洗,他什么都会干!

我翘脚在客厅打游戏,抬头就看到他在厨房忙碌的背影。

真好。

晚上又有好吃的了!

 

 

一起上班,一起下班,一起吃饭,一起码代码,一起加班……

有次愚公从我身边飘过又甩下一句,你们的感情真感人。

我知道啊,我也觉得,这话你说过一遍了。

愚公一脸悲愤,匆匆离开了。

 

想调戏小爷,没那么容易!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偷偷改了个字。

 

我自发偏头,那个留着板寸,一身黑白的人就坐在我的不远处,沐浴在自窗外洒入的柔软阳光下。

 

 

什么时候喜欢上KO的,我不知道。

什么时候发现喜欢上KO的,我一清二楚。

 

那次他出差一周,回来时风尘仆仆。我下班归家,拧开门就看到他围着围裙在厨房里处理螃蟹。

炒毛蟹,我跟他念叨了一周的菜。

“去玩会,马上好。”

 

他不知道,那时我没动,就站在玄关,静静看他在厨房忙碌的身影。想的依旧是一句:

真好。

不过下一句是:

他在。

 

 

晚上互帮互助后,我轻喘着闭阖眼眸靠在他的肩头酝酿睡意。朦胧中,一阵柔软的触感,极其微弱的印在眉梢。

 

毫不犹豫,刷地睁眼。

对上近在咫尺的漆黑瞳孔。

 

在参渗着月色的昏暗房间里,我与他四目相对。

 

我突然笑了,叫他。

“KO。”

他凝视着我。

“记得你跟我说过,我觉得什么就是什么。”

“嗯。”

“我觉得你喜欢我。”

 

他的身体僵硬一瞬,沉默了许久,久到我以为他不打算回答时,终于如愿以偿地听见那声“嗯。”

小爷我就知道!

 

我忍住笑,故意撅起嘴。

“这样的话,那我觉得我不能和你做哥们了。”

 

他再次沉默许久,垂了眼眸,淡淡的“嗯”从他喉咙口滑出,然后便要起身,被我一把拉住,在他耳边狡黠地道:

“我觉得……我得做你男朋友!”

 

这次他没再“嗯”了,他直接……

算了!不说了!气人!!!

 

早晨我捂着屁股吃白粥拌青菜!更气人!

 

我这状态是没法上班了,KO帮我请了假。躺了一下午觉得身上长毛了,于是下床,从书柜里掏出本书来,转移到沙发窝着。

书是KO的,内容很熟悉,讲编程,不过上面有他的笔记,我看的津津有味。

又翻过一章,正好是个空白页,上面写着:

会者定离。

标注时间,和收到的那句“再见”是一样的。

 

“会者定离,会者定离……”

我不断呢喃着这四个字,眼眶突然有些潮湿。

 

 

吃过晚饭,我头枕在他腿上继续看书,他俯身给我削苹果,果皮长长的一串。

 

“对了,KO,那时我把你抛弃了,你就没想过黑了我电脑?!或者……其实你早就入侵过我电脑看我长什么样子,知道我在哪,然后……”

 

“咣当”一声,水果刀掉到地上。

“没有。”他的手抚上我的脸,目光急切而诚恳,“郝眉,我没有。”

“知道啊,我开玩笑的。”我搂过他,轻拍他的背,“我只想说,比起会者定离,我更相信去者必返。”

 

他的身子再次僵硬一瞬,和昨晚一样。

但很快,我陷入了一个深切的拥抱。

                                                                                                                                                                      

“郝眉,谢谢你回来了。”

我支起脑袋,在他唇上刻下了一个吻。

“我也是。”

 

 

去者必返(完)


=====================


这篇磨磨蹭蹭地写了好几天……感觉文风和感觉都在随着心情跳跃……

凑活看吧……

评论(64)

热度(394)

  1. 哎呦喂小闹姐微笑宇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