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宇光

微博/B站:微笑宇光

<K莫>当局者迷(1)

又名《暧昧期》,再名《假如眉哥怂一点》

这世上,还有什么比相互暗恋更让人哭笑不得的事呢?


=========================

KO进门时郝眉正在吸溜泡面,空气中荡漾着一股子调料包的辛香味,浓郁得将他归家的雀跃都冲淡了几分。

 

“怎么吃这个?”KO锁眉,放下包立即直抵餐桌。郝眉大脑似乎还没缓过来劲,眼睛瞪成铜铃,半截曲了拐弯的面条挂在嘴上,两秒过后才“刺溜儿”一声进了口腔。

 

“怎么这点回来?”

“飞机几点落地的啊?”

“不说一声呢,走时候就自己走的。”

“你又没车,我可以去接你……”

 

郝眉抹嘴起立,东西才进食道话便开炮似的一连串往外造,气都不带喘。接结果阴沟里翻船,被末了的一个字成功呛到。

“……咳咳……”

“慢点。”一张厚实的手掌拍上了他的背,替他轻轻顺气。

“别吃这个了,我再给你做点。”

“不用了,你看我这都吃完……”

“那我做自己的了。”

“!!!……小爷陪你!”

 

厨房瞬间热闹起来,一周未开的煤气灶子终于吐出了点烟火气,油在铁锅里“兹啦兹啦”地冒泡,铲子“叮了当啷”甚有节奏地翻炒。

郝眉傻呵呵乐着,跟在KO大厨屁股后面端盘递碗。

不多时熟悉的香气钻鼻,勾得郝眉血液里每一粒细胞嘶嚎叫嚣,再次饿鬼上身,轻而易举干掉两碗米饭。

 

风卷残云后郝眉拖着肚子哼哼,靠在椅背上四仰八叉:“我太幸福啦~”

收拾碗筷的KO手一顿,他觉得自己无可救药:这人的一句话,便能让心里开满了花。

 

 

郝眉在客厅正襟危坐摆弄电脑,不言不语,支起的耳朵却早已上天。水声哗哗地流,时大时小,搔扰得人抓肝挠肺。然后……

厨房里的水声停了,厕所里的水声又响了。

干嘛呢干嘛呢?!

郝眉忿忿转头,KO涮好墩布,开始挨个屋擦地。

 

一个小时前自己就想帮忙,却被那人撵了回来,说的话一脸认真严肃:

说好了的,我什么都干。

 

大眼瞪大眼足足一分钟,郝眉不出所料败下阵来,开心地、自豪地、幸福地夹着尾巴当起了米虫。可总归有点心猿意马:KO出差好不容易回来了,想和他谈天,说地,码代码,打游戏……以及尽早进行晚间的互相帮助环节……

咳咳……

 

郝眉红了红脸,他左顾右盼欲制造点动静以便展露下自己那颗焦灼的心,正六神无主呢,猛然间黑着的手机亮起,群里消息接二连三,一条条跳出来跟催命似的。

 

刚点开一张色彩饱满,构图完美的照片迫不及待跃入眼帘,里面的男女挽手而行,一人目光缱绻,一人笑颜如花,隔着屏幕都能闻见一股子恋爱的酸臭味。

 

【猴子酒】:我靠!这谁拍的?!太丧心病狂了!还给不给人活路?!

【美术】:我我我!我们一出接机口就看见三嫂了,肖哥笑着就迎上去。那画面美的……我控制不住我的手啊!

【一笑奈何】:拍的不错,奖金。

美术领取了一笑奈何的红包。

【美术】:肖哥!我愿意给你拍一辈子的照片!!!我这还有存货都奉献给你!

[jpg.]

[jpg.]

[jpg.]

【愚公】:哎嘿嘿!新鲜出炉的狗粮嘿!还没吃饭的速领,不要钱了喂~

【猴子酒】:已领

【美工1】:已领。

【美工2】:已领。

【行政】:已领。

……

【莫扎他】:已领。

【愚公】:眉哥你能别捣乱了吗?!KO都回去了你还能没饭吃?!

【莫扎他】:我又饿了不行吗?!

 

回完这句话郝眉把手机往桌上一甩,只觉方才油生的点欢喜一股脑地没了,气沉丹田嚎了一句:

“KO!”

 

KO被突如其来的中气十足震的一愣,手里的拖把“咣当”磕了地,他转头看向郝眉气鼓鼓的脸,眼中全是莫名无辜。

 

郝眉再次举手投降,跟颗蔫了的白菜一样进了他的小屋。他断定只要自己开口必然无理取闹: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几点的飞机?三嫂肯定知道!

你为什么不让我去机场接你?三嫂就去接老三了!

你为什么只顾着埋头干活啊?为什么不想和我……

……

这些想法把臊得郝眉不行。好吧,人家老三和三嫂是什么关系?自己和KO又是什么关系?

只是同居、偶尔同睡、顺带互相帮助的室友关系……定语再多核心名词也是室友!!!

 

不过短短一晚,自己这心已经从天上到地下来来回回好几趟了。郝眉自认身心健康,且无任何遗传病史,但也经不起这么折腾。

不行,明天,明天一定要找KO说个清楚!

 

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

 

郝眉停止胡思,往床上大字一倒,心不甘情不愿地感叹道:唉,老三和三嫂真好啊……

 

屋外的KO正搅着眉搜肠刮肚:嗯,从飞机下来就往家赶,到家就做饭,做完饭就收拾屋子。自己一周不在,郝眉东西随手丢了不少,得规整好,不然这家伙又要一早满屋乱窜喊找不到袜子……

一切准备的很完美,把人哄好了才有可能等来夜里的投怀送抱啊。不过……

到底是哪里惹他不高兴了?

 

KO半响也没想出所以然,看了眼拒人千里之外的房门,幽幽叹息:

郝眉近来的心思,可真越来越难猜了。

 

 

转天一早,郝眉裹着被子蹲床头,脑海中战况正酣,即将进入不可言述的情节,激动的来了个前滚翻……

MD,脖子扭了。

他哼哼唧唧,捂着脖子继续蹲床头,只等着KO开门而入!!!

不过……

KO怎么还没入?

 

磨磨唧唧慢慢吞吞下地,出房门见餐桌齐齐整整摆着三明治红豆粥,大厨却不知所踪。

人呢?人哪去了?

郝眉不死心又在屋子各个房间各个角落转了一圈,才终于发现这个事实。

K!O!不!见!了!

 

瞬间郝眉就如同一个泄了气的皮球,脸都瘪了。昨晚他给自己打了一夜的气,只差爆炸当场,强忍着憋住待早晨一块撒。他已经琢磨好了,一般情况下,周末KO会在八点左右做早餐,九点左右来敲门,十点左右进房门。他给自己下了死命令:只要见到那张脸,就是点燃引线的那一刻!他要扑上去,把自己这点心思全方面多角度委婉羞涩再带点炽烈地跟他念叨念叨,管他成不成的,好歹无愧于心呀!

 

可KO不给他机会啊!

郝眉抓起手机怒按屏幕!

 

没人接。

没人接。

没人接。

 

靠!去哪了?!

郝眉烦躁挠头,欲再拨号,手机先行一步响了,接通后于半珊欠揍的声音飘飘悠悠就传来了:

“眉哥,起了吗?”

“老子我是会睡到日上三竿的人嘛?!”

那头愚公心里默默接了句,你会,你家KO直嘱咐我们晚些给你打电话让你多睡会不要扰你清梦好嘛?!

 

“醒了就赶紧滚过来!前些日子的项目出了点小问题,需要加强优化,不难,但有点急,老三叫咱哥几个临时加个班弄一下。”

“知道了知道了。不过那,那个,稍微等一下,KO不见了,我联系上他马上就过去。”

“KO?”对面的声音像见了鬼,“他早就过来致一了好吧!现在在办公室和老三还有那边的负责人开会。”

 

WHAT?!

 

郝眉举着电话就愣了,他去致一了?!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对着电话含糊几句便立刻挂了,抓起衣服就冲出公寓。

 

打上车的郝眉坐在后座咬牙切齿,好你个KO,上飞机了不跟我讲,下飞机了不跟我讲,去致一了还不跟我讲!眼里还有我这个……室友吗!?

MD!太不把老子当事了!

想着想着郝眉就自燃了,眼里的小火苗蹭蹭往外冒。

 

车窗外,道路两旁的法国大梧桐迅速后退,空气中飘荡的花香叶香与之作对似的,无不例外淡化他的熊熊烈焰。

终究这场火是烧得有些急了,当一个个念头开始破土而出时,便如盆盆冷水,浇得火光还在半路时便摇摇欲灭。

 

当初在庆大和愚公猴子老三他们同住的时候,愚公泡到妹子会在寝室大声嚷嚷,猴子参加活动会打个电话,老三从家回来会发短信通知。

纵是朋友,都会如此;不求时时刻刻,但必要时的报备,也是一种惦念,一份情谊。

可KO……KO他……

不止一次了。

哦不,换句话说,从来没有过。

 

自他上门,两人住到一起,郝眉已经从没发现自己的感情到发现自己的感情,但KO还是原来的KO。

他来时什么样,现在依旧什么样。

仿佛是个独行侠,不过猛然闯进自己的生活停留了段时间,总会有一拍两散的那一天。

郝眉悲观地想。

 

不知不觉间,从昨晚积攒的亢奋潮水般地迅速撤去,徒留一片狼藉。直到下车,走进电梯,迈入致一,见到办公室开会出来的KO那一刻,他没能赴昨夜自己的约,悄悄打了退堂鼓。

也许,一切都只是一场庸人自扰,自作多情。

郝眉看着向他走来的KO,照例扯了个笑容,心中的满腔言语,最终只化作了一句:

“早上好啊,KO。”


====================

让眉哥纠结会吧!但眉哥这个心里憋不住事的……(笑)

所以这篇不会很长,就想写写暗恋暧昧时的酸酸甜甜。

评论(41)

热度(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