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宇光

淡淡平平

<K莫>当局者迷(3)(完结)

就说不会太长的233333333~~

链接:当局者迷(1)

          当局者迷(2)

=======================


郝眉强压着冲动才没把手机甩出去。

 

MD!没钱了才想起找老子!!!

 

他深呼吸,再一个深呼吸,等气喘匀了,扯出个假模假式的花魁笑:

“等!着!”

 

他晃晃悠悠到了最近的一个ATM提款机前,熟门熟路地按着KO的卡号给他转账。这是KO的工资卡,不过里面没什么钱,钱都打到郝眉卡上了。

 

“行了,收到了吗?!”

“嗯。”

 

说话间郝眉也收到了短信提示:您已成功转账500元。

 

“还有什么事吗?”郝眉握着手机问。

“没了。”

靠!真就是来要钱的!郝眉微不可见地抖了抖。

“你这个……啊呀呀!”

嘹亮的喊声冲天而起,一辆疾速的摩托几乎是擦着郝眉鼻尖驶过,吓得他一个哆嗦将手机甩出了一个大型弧度。

“对不起了哥们!急事!”前方飘回来的声音渐行渐远。

 

郝眉惊魂未定地摸摸鼻子,愣了好几秒,直到一好心大妈拿着被他扔出去不知多远的机器塞他手里,才灵魂归位。

低头一看,得,磕黑屏了。

算自己倒霉,也不完全怪那个摩托车主骑太快,谁让他当时光顾说话没怎么看路呢。

 

光这么看也不知道哪坏了,他道谢后顺便问了路,打听到最近的一家手机修理行,觉得不远。时间又充裕,自己也不着急,于是想着干脆溜达地走路过去。然而他低估了总体行程距离并高估了自己的步行速度,等他寻摸到店都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店员还是个新手,鼓捣半天没整明白,最后是郝眉自己撸袖子上阵,借了工具敲敲打打,在旁边小哥一脸崇拜的目光中,可算是把自家手机给唤醒了。

大功告成时一瞅时间,都将近十点了。

 

出店门才刚一开机,便铃声大作。

“喂?”

“美人师兄你在哪?!”

“我在……额,我也不知道我在哪,刚来修手机的,怎么了?”

“KO师兄都快急疯了!”

“啊?”

话还没说完又一个电话顶进来,郝眉看了眼屏,是他,匆匆跟微微说了句“等一下”,便接了起来。

 

“你在哪?!”

 

声音恰似从九重天外飞至的云雾,又厚又重,还带着浓浓的嘶哑与喘息,那里面揉杂着痛苦、急切、担忧、自责、茫然、无助……郝眉不知自己怎么就突然地福灵突至,能从三个字里辩认出这么多情绪,可他就是辨认出来了。

 

“我,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在哪,这边的路我不认识啊。我这手机磕坏了,就找个地方弄手机的。”郝眉老老实实作答。

“刚才怎么了?!”

“哦哦,刚才就有辆摩托从我眼前擦过去的,吓了我一跳,不小心就把手机甩出去摔黑屏了,刚修好。”

 

对面没了声响,只剩一起一落的呼吸,通过无线电拍打在彼此的耳侧,仍旧格外的清晰而动听。

“……你没事就好。”

一分钟后,KO开了口。郝眉仿佛能依稀看到,那些浮散于空中名为不安的细碎颗粒,终在这简短的一句话中尘埃落定。

 

杵在街灯下的人脸庞微不可见地红了,他干咳两声,道:

“你,你在干什么呢?”问完耳尖地听到对面环境的嘈杂,“你在外面?”

“嗯。”

“怎,怎么在外面呢?!都这个点了,你在哪?”

好几秒后郝眉才听到他答。

“机场。”

 

郝眉愣了,脱口就问:

“你去机场做什么?”

KO不吭声了。

 

郝眉也不吭声了。

郝眉只感觉自己的心怦怦直跳。

 

答案分明呼之欲出,有那么一个声音叫嚣着,勾引着,嘶吼着,诱惑着:去说吧,去做吧,想问什么就问什么吧!

“KO……”

郝眉不自觉地咬着下唇,透露着他的紧张。

“KO,你喜欢我吗?”

 

“郝眉。”对面蓦然开口。

“我爱你。”

 

 

挂了电话后的郝眉整个人都是发飘的,脚底踩了棉花。脸上表情根本控制不住,一个劲地傻笑。

“嘿嘿……”

“嘿嘿嘿……”

“嘿嘿嘿嘿……”

 

所以方才,是告白成功了吗?

郝眉张开双臂原地转了个圈,又想起什么,拼命摇头。

呸呸呸!明明是他先告白的!我可什么都没说!哈哈!

 

他又蹦蹦哒哒地往前走,边走边想他俩最后的对话:

“所以,所以我们……”

“……郝眉,如果你愿意的话……”

“我愿意!!!”郝眉喊道,

“等我回来!”

 

老子脱单啦!

老子恋爱啦!

啦啦啦啦啦!

 

他撒了欢,踏着着月色乘兴而去。漫天星辰与山城光影心甘情愿化作幕布,只为衬托此时舞台上那唯一的主角——似是暗夜中冉冉而升的太阳,发出光芒万丈。

 

 

转天郝眉是一刻都停留不得,最后嘱咐几句将工作收尾,便匆匆搭上了回程飞机。

没出接机口就远远看到KO站在那里等自己,郝眉跳起来挥手,拉着行李箱笔直地跑过去,还没到地方呢呼啦下子又冒出来一帮人。

“眉哥!”

“美人师兄!”

“一周不见,甚是想念!”

“你们……怎么都来了啊?”郝眉对这冷不丁的袭击式堵截表示……不知该高兴还是该忧伤。

“怎么,眉哥,不欢迎啊?”愚公撞他一肘子,“今天致一事情不多,咱的肖老板大发慈悲给大家放了早放了半天假。正巧眉哥你也出差回来,这不,咱几个又好久没聚了,干脆就和KO一起来接你,然后大家伙吃个饭。”

“哦……”

“美人师兄,看你这样子,还真不欢迎啊?”

“哪,哪有的事!”郝眉赶紧压制了下心底痒痒的情绪,“走着走着!哎?那谁请客啊?老三?”

“会有人请的。”

肖奈转身牵过贝微微,深藏功与名。

 

那边的郝眉也偷偷蹭到KO身边,指头悄然捏上了KO的袖口,在那人转头看向自己时,吧嗒吧嗒地眨眼睛。

 

KO抿唇,笑意不经意溜出,反手将郝眉的爪子握在了掌心。

这一下郝眉自己又羞的不行,低首回握了一瞬后,把行李丢给KO,抽手自顾自地往前跑了。

 

 

饭桌上堆得满满全是菜,及数瓶rio。都是自己人,没什么顾及与客气,该吃吃该喝喝。半巡过后话匣子倒是开的更大了,尤其同住宿舍的几人,当初点糗事各自拆台一溜够,连老三都没能幸免。吐槽过后又是感慨万分,想当年意气风发的几位学子,如今也已步入社会体验酸甜苦辣咸。微微神采奕奕地着听他们说,KO则忙着剥虾仁挑鱼刺整理蟹肉,再一转眼,全进了郝眉的盘子。

 

“我啊,现在没别的梦想!就是想要傍富婆啊傍富婆!”

微微对此翻了个白眼。

“丘师兄就不用问了!肯定和师兄你一丘之貉!美人师兄,你呢?”

“我?”郝眉摇头晃脑,“我一向没啥想法,能吃吃喝喝玩玩乐乐最好了!啊对,小时候看书时倒想过效仿徐霞客,走遍大江南北,看过五湖四海,得把每块地方都得留下眉哥的脚印子。”

“哇!”

“吁!”

“噫!”

郝眉炸毛:“逗狗呢?!瞎起什么哄?!”

 

“我陪你。”

 

空气霎时安静,几秒过后:

“咳咳咳咳。”

“咳咳咳。”

“咳咳咳咳。”

 

郝眉觉着自己面颊发烧,转过头去看旁边的男人,只见他无比认真地望着自己。

 

气氛好,

机会好,

什么都好。

 

“我得跟你们讲件事。”

郝眉定定神,突然就满上杯酒端起来了:

“那个,我跟KO在一起了。”

 

愚公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看完以后,一副“可算终于”的样子。

 

“哎呦喂,开窍了啊!”

“太好了。”

“恭喜恭喜!”

 

“什么啊,你们怎么都一点不惊讶KO他喜欢我?”

 

几人一脸“你以为我们瞎”的表情瞪他,搞得郝眉大窘。合着所有人都看出来了,就自己蒙在鼓里。想想又觉得不对,突然灵光一闪,拍桌而起。

“好你个于半珊!你既然知道,当时我跟你掏心掏肺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自己看不出来还怪我!讲真,你说你觉得KO不喜欢你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凌乱了。眉哥,你到底哪里得出的结论。”

 

“我……我……”

郝眉吞吞吐吐,翻着眼睛嘴硬。

“其实,其实吧我也觉得KO喜欢我。只不过就有的时候觉得不像……”

“哪里不像?!”

“唔……就比如……”他说的时候撅着嘴,带着点小抱怨地看向KO,“KO他基本不跟我讲他的行程,他在干什么。就比如他前一阵出差,我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走的,什么时候回的,转天他去致一了,我也不知道。再比如就我这两天出差,他没钱了才会给我打电话……”

 

“扑哧。”

说到这贝微微实在忍不住了。

“微微师妹你干嘛?”

“美人师兄。”她幽幽地道,“比起这个,你不觉得,KO师兄就这样把工资卡交给你,更能说明某些问题吗?”

 

贝微微不会忘记,昨晚他和大神在一起时,接到KO师兄的紧急电话,言简意赅地说到郝眉可能出事了,手机也关机,他无法寻踪,问肖奈要所有可能联系到郝眉的那边公司的人员名单,一个个打过去。

 

半个小时过后还是全无消息,隔着电话都能感受到KO的低气压,他怕是一刻都等不及了。

“我想赶去一下C市,要预支部分下月工资。”

“你没钱?”

“……都在郝眉那里,我手头的,不够。”

搞得沉浸在紧张氛围的贝微微差点破功。

 

算了,这些以后再告诉他吧。

 

郝眉听了贝微微的话霎时噎住,杵在椅子上思考人生。

                                                                                                                                             

“夫人,这不怪你。省状元的脑回路,可不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能参悟到的。”肖奈一句话炸醒郝眉:

“靠!老三你还好意思说我!这群人中难道不属你最变态吗?!”

 

 

最后宿舍几人以娘家人的身份让KO请了客。

郝眉掏钱。

 

贝微微看着肖奈的一脸狡黠眨眨眼。

“大神,你是不是早就算好了。”

“夫人英明。”

 

 

回家的路上,郝眉小嘴张张合合地就没停过,还一本满足打饱嗝,连被老三坑了一顿的仇都让它化成一道云烟。到家的停好车,郝眉收拾了下准备开门,左臂忽然被人握住一拉,下一秒就拥入了个结结实实的怀抱。

“郝眉。”

KO抵在郝眉肩头,下巴蹭着他的脖颈。些微长出的细碎胡渣触得郝眉麻麻痒痒,于此同时,那人低低地唤着自己的名字。

“怎么了?”郝眉回抱住他。

“对不起,我不知道。”

“嗯?”

他将他拥得更紧了些。

 

对不起,我不知道,原来在我还未察觉时,已经是这样被人惦念着。

被你惦念着。

十四岁时,家里就没人了。从来都是独来独往,所以,我并没有报备的习惯。

报备给谁?谁又需要我的报备?

 

可现在,不一样了。

我有你了。

 

KO稍稍松开了怀中的人,低头看去,那双眸子在昏暗车间里灵动着,闪烁着,熠熠生辉。而瞳孔中盛着的,满满都是自己的身影。

他无法自已地吻上他的眸子,他的鼻翼,他的面颊……

还有他的唇。

 

 

 

当局者不迷了。

那旁观者……呢?

 

 

“猴……猴子,我的文件夹……不见了……”

“……还好那天眉哥掏心掏肺的对象不是我。”

“靠!”

 

旁观者哭了。

 

 

(完)

=====================


写完这篇突然发现,在我所写的文中,好像都是眉哥主动啊~

或许在我的潜意识中,K莫若要相拥,KO可以走99步,但最后那一步,一定要由郝眉向他走来,也一定会等郝眉向他走来。或者,他会一辈子停在一步之遥的对面望着他,止步不前。

评论(32)

热度(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