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宇光

微博/B站:微笑宇光

<K莫>余震(一)

AU~

===================


1、

郝眉活到这么大,最佩服两个人。

一是他那因公殉职的老爹,二是此刻众星捧月的KO。郝眉是众星中的其中一颗,他站在后方踮着脚尖,仰颈眺目。警厅中央的人一身合称得分毫不差的制服,站在白炽光下,勾勒形体的线条一分分将他与四周割裂开来,再一寸寸爬进郝眉的眼睛里。

夺目极了。

 

耳畔都是掌声,包括郝眉自己的,心中的滔滔敬意让他恨不得将掌心拍碎。郝眉半咬着唇,眼睛舍不得眨一下,将那人一毫一厘的动作和表情,全部纳入自己的视线。

啊!这个人,真他妈帅!

 

对待如此热烈的欢迎,KO的表现有些淡漠。刀削的眉眼看不出情绪,瞳孔内恰如一汪深潭。又或许是这情绪太浓厚了,旁人根本无从分辨。毕竟,这是于狼窝虎穴中徘徊近八年的人,枪林弹雨,悬崖峭壁,勾心斗角,如履薄冰……这些词或许都不足以描述他那段日复一日的卧底生活,毕竟真实情况可能更为触目惊心。但最终,他成为铲除本市两大黑党帮派的宫心卒,缴获数名毒枭,现如今,功成身退。

天知道他经历了什么,天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

 

署长站在他面前,庄严郑重地敬礼:

“KO,你辛苦了!”

一字一字掷地有声,随后伸出双手,紧紧握上。

 

不过KO却只单手回了这份敬意。

因为他的右手上,抱着一盆龙舌兰。

 

 

2、

 

“接下来你们的主要工作,是配合KO将本次案件进行收尾,毕竟还有少许漏网之鱼仍在我市流窜,大家万不可掉以轻心。”

郝眉身子绷得笔直,“是”字喊得嘹亮。他满心欢喜地看着站在自己不远处的KO,为他们即将共事激动不已。他没想到KO会来他们组,而且,办公桌就在自己对面。

 

这么说来,今后可以和男神一起出警,可以和男神一起聊天,可以和男神一起吃饭……郝眉心中的算盘噼啪作响,他暗自窃喜,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中,笑容几乎溢出脸庞了。于是乎耳边那些隐隐绰绰的声响直接被他抛至后脑勺,待到肖奈第三次叫自己的名字,方才直愣愣地回头:

“啊?老三,你说什么?”

“我问你,行不行?”

“什么行不行?”

“……”

肖奈深吸一口气,绽开个”亲切“的花魁笑:

“微微原本租的房子到日子了,我干脆让她来我新买的那个公寓,装修味散的差不多,刚好可以住人,还离我俩单位都近,所以我也搬过去……”

“行啊!老三!这速度够快啊!”

“所以咱俩的宿舍空出个位置……”

“嗯,没事,我自己住又没关系。”

“……所以想安排KO直接住我的床铺,你看行不行?”

“嗯,可以……啊?!”

郝眉直接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动静有点大,搞得办公室十几双眼睛齐刷刷飞向郝眉,郝眉挠头怯笑了两声,随后下意识就看向KO,当事人正一目十行地看手头资料,似乎对此事无动于衷,直到感受到某人火辣的视线,抬起头,点了点。

“嗯。”

这便算是给了郝眉答复。

 

所、所以……什么出警聊天吃饭,这是直接要跟男神同住了?!!!

事情发展太快我还未曾准备……

准备个毛啊准备!男神快来!小爷给你铺被子!

 

3、

KO站在门外都能听到郝眉里面的咆哮。

“卧槽!这底下怎么这么脏!”

“都怪于半珊非得来我这吃泡面,到这回味儿都没散!”

“哎?我的袜子呢,袜子呢?”

……

KO都能想象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上方呈现的鲜活表情,还有此刻他手忙脚乱的模样。他支耳朵仔细听,任由这些生动的响音沸腾自己的每一个细胞。他就这么静默地站在门外,直至走廊窗外烧着的夕阳由火红炽热逐渐暗淡,心也终于归于平静,抬手敲了敲门。

“谁呀?!”

“我。”

“啊?!K,KO,你这么快就来了啊?!等,等一下!”

里面又是一阵叮啷咣啷,5分钟后,探出个灰头土脸的小脑袋,冲着自己咧嘴笑。

“那啥……有点乱……”

他鼻尖上蹭着抹黑,发顶上还翘了两根毛。这副脏兮兮乱糟糟的模样,却遮不住那逼得人心跳怦然的晶亮双眸。

 

“不用麻烦了,我来就好。”

KO径直进了屋,其实还好,比他想象得整齐得多,看来是有特意为他打扫过。一旁的郝眉仍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鼻子道:

“这段日子老三不怎么在,愚公他们又总跑这里来……所以……不过我本人也是很勤快很爱干净很爱打扫的!!!”

话说完便见KO扭头看他,一动不动的凝视,看得自己不由得心虚,小声弱弱地填补了句:

“……真,真的……”

“没关系。”对面的人放下背包,不动声色地拾起地上一只袜子:

“饭我做,碗我刷,地我拖,衣服我洗,房间我收拾……”他话说得平静缓慢又认真,如同就在陈述今后的客观事实,在郝眉几乎完全痴傻呆楞的表情下,掷地有声吐出最后一句话。

“我什么都会干。”

 

郝眉表示:“啊?!”

 

4、

男神沦为保姆的事实让郝眉无所适从。

不过这点无所适从仅持续了10分钟,毕竟郝眉的适应能力一向很好,尤其在发现男神还是个厨神时,便立即转换为毁天灭地的心灵呐喊:

我我我、我是不是赚到了?!!!!

 

针对此设问郝眉用以塞满了食物的嘴口齿不清地表述:

“555555555,套好次噜……”

“多吃点。”

说话间郝眉碗里又多了个鸡翅。KO夹菜整个一润物细无声,但凡米饭上即将缺了油星,便一筷子过去。郝眉专注于手中的活计,啃得欢快,也没太注意自己这边迅速堆积的残羹剩骨,已与对面形成了鲜明对比。

 

虽然KO说他什么都干,但郝眉却还没那么不要脸。饭毕后他自然不好意思当甩手大爷,于是干脆和KO一起凑到水池边洗洗涮涮。KO的手很大,指节修长,虽有些肉,但皮下的骨节依旧清晰可见。他注视着那双手,感觉它们很漂亮,除此外,他隐约察觉到虎口的厚茧,那块地方硬而凸,是常年握枪留下的痕迹。

 

“KO啊,你当卧底的时候,一定很凶险吧。”

“嗯。”

“能跟我讲讲吗?”

“你想听?”

“嗯嗯嗯!!”郝眉亮着眼睛看他,他确实好奇,也确实愿意听听这些离他很远又足以燃起热血的刀光剑影。但KO始终低着头,语气漠然得听不出任何情绪。他的手流连在白瓷碗,专注于将上面沾黏的泡沫冲洗干净,没有分毫停顿。水流顺着肌肤纹路蜿蜒而下,有一些浸湿了袖口的褶边,惹得他眉间微皱。

“不是什么太好的经历和回忆……”

 

这个意思很明显了,就是不想说。

郝眉也是知趣的,适时闭了嘴。

一时无言,周边只剩水流的哗哗作响。

 

应该真的,不是什么太好的回忆吧……不,这样的形容只是属于他口中的云淡风轻,事实上,那些遭遇定如淬毒利刃,只有嗜血般撕裂的疼痛,才会让这个男人这般回避吧。

 

许多东西,像自己这样的小文员来说,应是永远无法理解体会的。郝眉暗自叹息,心中无法不替之酸胀,但随后又扬起了笑脸,冲他道:

“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男神啊!我听说了你的事迹后,真的佩服得五体投地!”

 

听到这话时KO恰好洗净最后一双碗筷,他拧了水龙头,静默地顿了半刻,抬起头,瞳孔的漩涡随视线翻涌:

“你最该佩服的,是你自己。”

“哎?”听到这话郝眉愣了片刻随即乐呵呵地笑了,“这话听着好耳熟,老三也这么说。”

他对着KO锋锐的眉眼,挠头不甚在意地随意道:“知道嘛知道嘛,任务职责不分高低贵贱,都重要,没有我们这样的小文员记笔录整资料,你们不还得焦头烂额?这样说对了吧,哈哈哈……”

郝眉干笑两声,拿起碗筷用力甩着,滤了滤水后往屋里走。KO站在他身后,眼中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风起云涌在身侧双拳两次的收紧又松开后,被硬生生驱散。

 

是夜,郝眉踢翻的被子被小心地拉起,轻柔地盖在他裸露出来的肩上。睡梦中的他无意识撇了撇嘴,呓语一声又沉沉睡去。站在床头的人一动不动,他没有走,似乎在犹豫,又或者是在积蓄勇气。终于,他伸出手,试图碰触那张柔软的脸颊,指尖却在即将触及脸庞的那一刻更改了航线,只顺了顺额前的发梢。

“郝眉。”喃喃细语渗透进黑暗,“你很可爱。”

 

5、

转天醒来时,床上已无KO踪影,郝眉举臂抻腰站起身来溜达一圈,在阳台上寻到了人——他正擦拭着那盆第一次见就抱着的龙舌兰。

“唔,早啊!”

KO回头刚看见人就皱起眉:“怎么穿那么少?”

“啊?”郝眉正打着哈欠被这问话活生生噎了回去,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短裤背心。

……少吗?郝眉默默寻思,下一秒就被披了件薄衫。

“早晚凉。”

KO塞了郝眉三个字后没再说话,郝眉撅撅嘴琢磨我有那么娇弱吗?!心下有些不忿地想把外衫撤了,却因投射过来的眼神缩了缩脖,灭了念想,旋即扭头去看那盆龙舌兰。

“这个……对你挺重要的?”

“嗯。”

“见你第一次就抱着。”

“它陪了我四年。”

“哦。”郝眉鼓着腮帮子煞有介事地点头,“嗯,有个植物挺好的,屋里红烧牛肉味都不见了,哈哈!”

不知他小脑袋瓜里是怎样的回路,不过惹得KO微扬了唇角。

“早上想吃什么?我去做。”

“哎!不用麻烦啦!”郝眉摆摆手,“底下有个煎饼果子摊儿,挺好的,顺道给老三愚公猴子他们带份。”

 

两人穿了制服下楼。一路郝眉的话不少,给KO指这指那,哪里卖馄饨哪里卖豆腐脑他倒是一清二楚,还跟不少晨练回家的大爷大娘打着招呼。郝眉简直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还没到铺子呢手里就已经拎了俩个豆包仨茶叶蛋,都是人家硬塞给他的,他自己也笑呵呵地收着,转头跟KO挤眉弄眼:看眉哥人缘!

 

“李大姐!跟你讲,这可是我男神!快!给我男神多加俩鸡蛋!”

“得勒!给你加仨!”

木板片在这四十多岁的大姐手中用得飞转,眨眼间面糊成饼,上面几颗橙黄也“哒哒哒”地剁碎摊平,铁铲剐蹭着铁铛,一个翻面,面酱葱花接二连三,最后放上根果子(油条),麻利地套上塑料袋递了过来。

 

“郝眉啊,你男神长得很帅嘛!”

“是啊!”

“有女朋友了吗?”

“有啦!”

“哦,有了啊,真可惜……”

 

对话进行得行云流水一气呵成。郝眉偷瞄KO一脸震惊加纠结的模样抿唇憋笑,急忙给了钱接过早点拉着人跑了。还没到署里郝眉就迫不及待开了袋子开吃,饼子软糯油条酥香,美的郝眉直哼哼。

 

“李大姐手艺一绝,除了煎饼她晚上还会卖快餐,里面的排骨特好吃!不过嘛,就是爱给人瞎牵红线!”他嘴里还嚼着东西,边咽边扭头解释,“我要不那么说你可就走不了了……那啥,你别在意。”

“嗯。”

KO现在那双眼睛就如大漠黄沙中的清泉,跳跃着生机勃勃。郝眉被他那么看着,心里冷不丁地快了几分,于是赶紧三下五除二把剩下的煎饼吃光,拍拍手向前跑去。

“走,快去组里,他们估计都到了!”

 

雀跃的身影忽地一分为四,各自为虚,在铺了雾般的眼前晃过一瞬,又层层叠叠聚于一处,再看过去,KO好似见到了曾经站在自己身前的少年,萧瑟的背影于光怪陆离的灯影中颤栗:

“如果我废了这双手,再没了眼睛和耳朵多好,留个舌头足够了。”

“为什么?”

他闭上眼睛,流下泪来,嘴却扬起,“咯咯”地笑了:

“因为想吃糖醋排骨啊。”

 

“喂!怎么傻站着?”

回神时本已跑远的人又折了回来,张着手在KO眼前一通乱挥:

“喂喂喂!想什么呢?”

下一秒五指就被KO捉住紧紧攥着。

 

“糖醋排骨,我会做……”

“你想吃吗?”

 

郝眉于朝阳中灿烂地笑着:

“你怎么知道,我爱吃的是糖醋排骨呀!”


===================

之前一阵写的,今天又填补了点~

短篇在向我挥手告别,具体多长我也不清楚,看着写~事情还没完全忙完,更的慢点,担待~

肉会有,在后面,不过准备现在就炖起来~


评论(59)

热度(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