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宇光

淡淡平平

<K莫>余震(四)

前文链接:余震(一)  余震(二)  余震(三)

姊妹篇:刀尖舐蜜(一)


=======================


16、

郝眉的实诚让一贯波澜不惊的肖奈也不由得一个激灵。

“你,你还真……”肖奈失笑摇头。

“真什么?”

“没什么。”肖大神抿了口茶,幽幽抓重点,“所以,你这是在向我宣告,你们在一起了?”

“没有啊……”郝眉撇嘴,脸色微红道,“我偷偷亲的……”

 

这次肖奈激灵得差点喷水。

“那你跟我讲,莫扎他你又怎么知道的?他告诉你的?”

“不是。”郝眉说罢闭眼摇头,KO的身影再次趁虚而入,那人瞳孔里的血丝、眼下乌青、凌乱的胡渣以及在睡梦中的挣扎痛苦、苍白无力怎么也挥之不去。而从他嘴中溜出的三个字所饱含的情感,郝眉怎会听不出来……

“昨天晚上他回来后,状态一直不好。夜里我喝水的时候,恰巧发现他在做恶梦,从他梦话里听到的……”

郝眉睁了眼,顿顿,想起什么,转头问道:

“你们昨天下午后来去哪了?”

“城南郊外那片废弃的工厂地。”

“那么远?”郝眉讶异,“去那边是……?”

肖奈点头回应郝眉眼神:“没错,确实又有了线索。现在这案子也差不多该收尾了,也就还剩最后条大鱼……”

“你说,他为什么就不让我碰这案子的相关一切呢……”郝眉忍不住嘟囔,“还有你也是!不知为什么我总有种感觉……你俩一丘之貉,狼狈为奸,合起伙来瞒着我什么事!”

肖奈干咳两声,眼珠子飘忽地在水杯和郝眉间转了一圈:“那你还来跟我说这么多,不怕我卖了你?”

郝眉嘻嘻道:“我就这么一说,老三你能不这么小心眼吗?”完了给自己满了杯水,向外走去,末了又回过头道:

 

“那个……我今天跟你说的,你不要跟KO讲。”

肖奈“扑哧”一乐:

“怎么?亲的时候脸皮厚如墙,现在又薄如纸了?还不好意思?”

“能不我调侃我吗?!”郝眉笑骂,“我是喜欢KO没错,但他心里还住着人,我不想,不想……”郝眉“不想”了半天,终究将后半句咽回了肚子,只是叹口气。

“总之你不要说就好啦!要说我也要亲自去说!”

 

肖奈突然有些无语凝噎。

他又饮了口茶,看于杯中一方天地中起伏的碧螺,百感交集。

合着你俩这是拿我这当树洞了?你到我这说两句他到我这说两句,然后再顺便冷不丁无意识地给我撒狗粮?!

不过,在我这撒狗粮,还指望给你俩牵红线吗?

肖奈凝视手中绿色的微波荡漾,认命地笑笑,一饮而尽。

怎么办啊,给我喂狗粮,却还是希望你们这根红线快些连起来。

然后,再也不要断了。

 

 

17、

郝眉近来殷勤得厉害。

倒也不能说是殷勤,这不准确,应该说他对自己格外关注。每逢抬眼时就会瞄到一双立即弹开的眸子,在装模做样的欣赏空气;或者但凡一个皱眉一个揉头,都会随即而来的关怀慰问;再或者近来时常晚归的自己,总能在回宿舍时见到亮着的灯盏,以及一句带着软糯鼻音的“回来了啊。”

对于这些,KO照单全收,然后再加倍地对他好。

他心怀一片汪洋,尤其在看到郝眉对他的好感依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涨时,而波涛骇浪。

 

其实从KO踏回警局的第一天起便在盘计。他想,郝眉会不会喜欢自己?而若自己说出对他的感情,他会如何?

会心无芥蒂地、无他想法地接受吗?

毕竟,自己的刻骨铭心,对于郝眉而言则是一片空白。

 

他们彼此,不是相遇,而是重逢。之前过往种种,是刺,是毒,是想逃却逃不出的深渊。郝眉服了解药拔了刺,连带滋生阴暗处的霉菌,都在阳光的沐浴下消散无踪。

KO始终庆幸,他忘记了。

即使这记忆中,也有自己的身影。

 

不过KO这次倒有些失算了。他没料到,在自己患得患失、举棋不定之时,有些事情,就这么被郝眉捷足先登了。

 

 

18、

KO这段时间睡得安稳多了。

他素来噩梦缠身,已有好几年之久。但凡白日里出现些许相关性的细枝末节,都会牵扯出他内心深处埋着的隐秘疼痛,然后晚上,黑暗便如期而至。对此他早已淡然,也能在破晓之际将一切苦厄尽数收敛。不过最近,仿佛得到上天垂怜,他终于从这习惯中走出,但凡坠入冰窖,就会有股温暖卧于他的掌心和胸腔,星星点点地传递至四肢百骸,整个身体就这么放松下来。直到自己一觉醒来,都再不是无边无际的茫然失措,摸摸心口,竟是格外的充实满当,平和舒适。

再加上,每逢睁眼后,都有一张灿颜迎着晨曦等着自己:

“KO,早啊!”

KO淡淡笑了,想来除了安心宁和,还有那么份浓郁幸福。

 

不过这夜,恐怖竟再次袭来。

原本周边燃起的火焰都已被潺潺流水般的冰凉一点点灭了去,紧绷的身体逐渐放松。可突然画风一转,整个人被抛掷于一处地界。

KO慌忙起身查看,发现其实是一处居民区里的小花园。喷泉涌着水流,水柱乍现又倏地落下。旁边不远处还有滑梯,跷跷板之类的儿童玩乐器材。周边满是植物,绿意中时而夹带颜色,煞是好看,以及隐隐绰绰传递而来的香气萦绕鼻尖。阳光甚好,日头自云层洒下来,透过叶脉,斑斑驳驳缀在面颊上。然后便有声清凉的呼喊,由远至近,穿透空气,直直地朝自己抵来:

“KO!”

 

他回头,只见那道明快的身影向着自己跑来。他穿着简简单单的蓝白T恤,头上反戴顶球帽,刘海柔软地搭在额间。他眉眼是带笑的,唇角是带笑的,整个人雀跃又灵动。KO迎上去,展开双臂,等着下一秒彼此的相拥。然后,他想在他的额头印上一个亲吻,告诉他,自己有多喜欢他。

但这一切在令人措手不及的枪声中,戛然而止。

空气中传来浓烈的血腥味。

KO还没来得及回神,就见仅距离自己几步之遥的人蓦然停下,嘴角弯起一抹留恋的笑意。

然后轰然倒下。

倒入血泊。

那双盛满整个世界的眸子,在最后勉勉强强看了自己一眼后,就这样合上了。

 

 

19、

KO蓦然惊醒。

方才明媚但冰冷的世界立即被黑暗中月色星光取代,KO喘着粗气,一声接一声,在这万物沉寂的时刻里格外清晰。

而自己,全身上下早被冷汗浸湿。

KO定定神,努力平复来势汹汹的心悸,无意识吞咽了两下,喉结滚动,准备翻个身给自己倒杯水。才一动作,便察觉自己的右手似乎被什么牵着,转头,一团阴影卧于他的床畔。

 

是郝眉在旁边。

 

他坐在一张小板凳上,头枕着只胳膊放在铺子边缘上睡着,另只手则握住KO的。他就那么安安静静躺在一侧角落,柔凉的光线衬得他肌肤一片细腻。头发已被压出了一个褶,估摸在这睡了有一阵了。KO稍微试图抽手,那握着自己的掌心便下意识地收拢,似乎是不想让他离开。

 

KO用尽了气力强压下自己欲将他死死拥入怀里的冲动,只轻轻扶住他的肩膀晃了晃。

郝眉似乎睡得很浅,就这么碰碰,便反射性地腾起身子,抬手揉着惺忪睡眼。

 

“你怎么在这?怎么不在床上睡?”

KO哑着嗓子问,原本就低沉的嗓音如今又舔了份沙哑,着实让人迷醉。郝眉不知是不是刚醒脑子还没恢复的缘故,完全忽略了KO的问话,只轻道声:

“唔……KO你怎么醒啦?”然后突然意识到什么,借着光线去看KO的脸,果然是惨白一片,额头密密扎扎的全是汗珠。

“你,你又做噩梦了?”

郝眉蹙眉,抬手就用袖口帮KO擦拭,“我去给你倒杯水。”

 

入口的水是温热的,刚刚好舒缓了全身上下的冷意。KO去看郝眉,他正笑着回望自己。彼此的手又覆到了一起,和暖而熟悉。KO想到这段日子里,睡梦中那些雪中送炭的温暖,那些让自己脱离苦海的温暖,突然便明白了什么。

 

“上来。”KO掀开被子,拍了拍褥子。郝眉一愣,明白他什么意思后,稍稍偏了偏头,口不对心地飘忽道:

“……多挤啊。”

KO摇摇头,再重复了一遍,“快上来。”

下一秒床上便钻上来个小人。

 

郝眉一点不客气,直接就占了半张床铺。他侧过身,若有若无地贴着KO,直勾勾地盯着KO看。

“又梦见什么了?”郝眉再次抬手,这次直接用直接细细擦着那些微汗,“是很不好的事情吗?”

KO没有说话,只伸手过去,将他向自己方向又揽了一些。

郝眉顺势将头贴到他的肩胛,瓮声瓮气在他怀里道:

“KO,你不要做恶梦了。”

KO的手臂又紧了紧。

“KO……”

郝眉轻轻唤着他的名字,手在不知不觉间就整个抱住了KO的背脊。

“虽然他……他不在了,但是……”

郝眉深吸一口气,此刻他义无反顾,只想将心底的话,清清楚楚告诉这个人:

“我会陪着你。”

 

沉寂半响,头顶传来一声轻笑:

“郝眉,你是在跟我告白吗?”

 

郝眉霎时红了脸,不过转念一想,反正黑着灯谁也看不见谁,干脆就厚着脸皮了:

“对啊,怎么样?你要这么理解我也没办法,就这么着吧!你接不接受?!”

他支楞起身子,用热辣辣的目光看着对面的人,似乎想直接将他烧个洞出来。KO忍住笑,总感觉自己要是说声不,没准下一秒就会被人掐着脖子晃。

可是自己怎么会说出“不”?!

 

“我没想到,竟然被你抢了先。”

“啊?”

郝眉微张开嘴,偏头思索:他这是什么意思?可还没等想出个子丑寅卯,就被一张蓦然放大的脸和一个突如其来的吻搞得彻底慌了神。郝眉的手错乱地扶住KO的肩,方才微张开的嘴恰好给了对方机会使之长驱直入。

舌尖灵活地在口腔中攻城略地,将每一个细节角落都沾染上属于自己的气息与痕迹。KO吻着他,手拉过郝眉的,将十指嵌入他的指缝中与之相扣握紧。他们的距离又近了,身体将最后一丝空气挤走,而这似乎还是不够。KO另一只手探到郝眉的后脑紧紧按向自己,吻得既温柔又急切。

他们的舌头缠绕在一起,吞吐彼此的所有。

 

此刻郝眉脑袋里是一团浆糊,一片眩晕,只本能随着KO的牵引,心甘情愿地在吻中沉浮。

迷迷糊糊之时,郝眉听到KO在他耳边,这样说着:

“郝眉,谢谢你陪着我。”

 

 

20、

 

KO郝眉便算是正式在一起了。

 

得知这个消息的吃瓜群众纷纷表示:

“早就看出来你俩有奸情!”

郝眉乐呵呵道:看来群众的眼睛很是雪亮嘛!

众人倒,顺便一致讨伐:不要脸!

还有啥时候发喜糖?

结果被问的当天郝眉便向办公室里扔了两大袋子大白兔。

大家分而食之。

 

门外,两尊大神人手一白瓷杯,看着屋里的鸡飞狗跳相视一笑。

“这些年,谢谢你了。”

“说什么呢,原本也是我应该做。我和郝眉家好歹也是世交,小时候经常玩在一起。”肖奈手腕微动,晃了晃杯子,茶叶飘香,“更何况,我做的这些,比起你们,根本不算什么。”

“当初若不是你,或许,他就不在了。”KO凝视着那道身影,眼底的那份哀伤再次涌了出来。

“话不能这么说,我只不过是收到你的消息,及时赶到而已。所以真正救了他的,还是你吧。”

KO身形一顿,方才的哀伤竟直接汇聚成痛苦。

“别说了。”

 

肖奈也反映过来,这些话似乎是又残忍地揭开了当初那不为人知的伤疤。于是,上前一步拍了拍KO的肩膀,不着痕迹地转了话题。

“好好对他。”

“我会的。”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肖奈抿抿唇,斟酌片刻后仍旧开了口,“你真的决定,一点都不让郝眉知道知道以前的事吗?”

KO极为坚定地摇了摇头。

“他忘记了,最好不过。”

“我明白了。”

 

“嘿!你俩在这说什么悄悄话呢?!”

屋里探出个小脑袋瓜,随后身体也蹦了出来,扑扇着眼睛在两人身上来来回回。

“哦,在说某人某天夜里下床悄悄摸到别人床铺上,借着安抚噩梦的借口对着人家一顿偷亲……”

郝眉听完以后直接红透了耳根,对着肖奈一通张牙舞爪:

“老三!你出卖我!”

“你们都在一起了,我这只能叫锦上添花……”肖奈面不改色,不过由于对面的眼神太过“恶劣”,于是乎还是稍微败下阵来,“好吧,大不了给你包个红包。”

“多少?”听到钱郝眉眼睛便立即亮了,神色也友善不少。

“一千。”

“够意思!”

说罢欢呼一声揽过KO的脖子,在他耳边呵笑道:

“KO,走,晚上请你吃大餐!”


=================tbc===============


祝情人节快乐啦!

有情人没情人的都快乐啦~

评论(18)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