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宇光

淡淡平平

<K莫>余震(五)

前文链接:余震(一)  余震(二)  余震(三)  余震(四)

姊妹篇:刀尖舐蜜(一)


=========================


21、

就这么又过了一阵,郝眉决定搬宿舍。

具体原因郝眉都不好意思说。自打那天陪床被发现、顺道告了个白后,他和KO几乎夜夜睡在一起。但两个大男人躺在一张宿舍的单人床上委实太挤了些,一天两天凑活凑活,时间长了影响休息。更何况现在是盛夏,就算有空调,也难不成一不小心捂出痱子。郝眉说要回自己床上,KO却不干了,每逢洗澡过后便将郝眉拉到床铺里面,手直接就揽了上来,身子紧紧贴着,然后嘴巴凑上来,擦着自己脖颈,在耳边美名其曰道:

“你不在,会做噩梦,睡不着。”

 

以前也没见你这么娇弱啊!!!

郝眉无语望天,但心里一阵窃笑,稍稍侧身将腿架到KO腰上,直接把人当了人形抱枕。

 

但是真的……

太挤了……太热了……

有言道若是夏天还紧紧搂在一起睡的情侣一定是真爱,郝眉想了想,他俩已经睡了那么多天了,肯定是真爱!不用证明了!

搬宿舍!

 

郝眉抛给KO一串钥匙。

“周末跟我一走着!”

“去哪?”

“收拾房子。”郝眉挑眉一笑,“我爹留给我的。”

 

郝眉领KO去的地方是个公寓型小区,地段相当不错。楼层也相当好,二楼,又没有一楼的潮气,爬着还不累。

“这房精装修,床也都备好了,最近这两天得空收拾一下咱宿舍里的东西直接就能搬过来,还少什么需要的慢慢填补。”郝眉一进门就絮絮叨叨,领着KO四处参观,“你看怎么样?”

KO跟在他身后看着这人兴致勃勃的背影,唇角完全无法受自己控制,整个人荡漾在一股暖洋洋的水流中。

“其实这真挺好的,以前我就想住过来的。不过一琢磨还得交水费电费暖气费,又只有我一人……嗨,你知道的,我喜欢热闹嘛!”

 

说话间郝眉伸手将窗子打了开来,随风而入的青草味倏地渗透了空气,丝丝缕缕地萦绕着。郝眉眺望,目光向远方驶去。阳光洒在他整张面容上,柔和温润,睫毛下投了阴影,鼻翼侧的痣也灵动跳跃。暖风阵阵地飘来,撩拨着额前的刘海,一起一伏。

“他老人家因公殉职后,也就给我留下这么些东西了。”

郝眉话说的恹恹,神情却并不伤感。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早就不会一提及就悲伤春秋,更何况自己的爹在心目中,那是个十足的大英雄。郝眉很是骄傲。

然而尽管这样,KO依旧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环过他,抱住他。

郝眉知道KO这是在安慰自己,抬手抚了抚他的背。

“没事啦!你眉哥我心大的很。而且……”郝眉抬起眼睛,映衬在光芒后的眸子清浅明亮,“现在不有你了么。”

KO无数回溺死在这秋波里,现在不过又多加了次。

“嘿嘿!横竖你已经英雄完了,不用再去逞英雄了!我算是捡着个大便宜!”郝眉笑嘻嘻地脱开他的怀抱反身将KO压至墙壁,故意勾起食指挑着人下巴:“眉哥来包养你!啧啧,听着怎么这么带劲呢!”

“嗯。”KO含笑握住那只作乱的手,拉至唇边,在背上亲了一下。

“要包就包一辈子。”

 

 

22、

从房子里出来两人又在四周逛了逛。这片公寓,说地段好可不是白讲的。向东步行约十分钟就有个大型的购物超市,还紧挨地铁站;西边又有个农贸市场,小巷子里还开着不少的小吃店,简直是吃货的一大福音。郝眉兴奋地直跳脚,拉着KO跑这跑那,吃吃喝喝,顺道又买了一大堆东西。

 

抱着战利品回家的时候图方便从侧门进,没怎么逛过小区的郝眉惊喜地发现原来这里还带着个小花园。绿化面积不小,植物繁茂,花香袭人。中央是地表喷泉,水柱“噗”地涌起又落下,滋润空气带来盈盈水汽。旁边不远还有滑梯、跷跷板之类的儿童器材。郝眉玩性大发,把东西放在个石椅上,就踏进湿漉淅沥的石头面上,踩着水花一跳一跃。涌至空中的喷泉是他的伴舞,折射暖阳,将最好的光芒映照于他的面容,连带点点水珠,溅在他的发上,他的眼上,他的手肘,他的脚踝……接连不断的欢笑荡在这片空旷花园,钻入KO耳中。他明明想笑的,可不知为何,心却跳动着不安。

 

“KO,怎么啦?”郝眉转头便见KO站在一旁,呆愣愣地看着自己,面色有郁,于是抹了把脸,急匆匆跑过去。

“……没事……”KO强压下一阵不适,放松面容,揉了揉他的头发,“就是感觉,这地方有点熟悉。”

“熟悉?”郝眉擦着下巴上的水雾,咧嘴笑道,“你来过啊?”

“没有。”KO摇了摇头。“可能……是做梦了吧。”

 

 

23、

这周郝眉KO便递了退宿申请,准备搬迁。

 

周末郝眉起了个大早,找愚公猴子借了他们的行李箱,再加上自己的,足足三个,愣是没把自己宿舍里的东西盛下,惹得郝眉一个劲地嘟囔:“我怎么这么多东西……都哪来的……”

等KO中午回来,郝眉还在跟满地的乱七八糟奋斗。回来的人不由抿唇,蹲下顺手就开始“助人为乐”。郝眉见是KO,扬起个大大的笑容:

“今天没任务了吧!还加班吗?”

“没什么事了。”KO手里叠着郝眉的衣物,一件衬衫几秒钟就被折成方方正正的一块,规规整整地放进行李箱,“你这样整理会浪费不少空间,我来吧。”

郝眉乐得偷懒,起身伸了个懒腰:

“不过,你不需要收拾的吗?”

“我没什么东西,就来时背的包,还有那盆花。”KO低头专注手上的东西,直接答道。郝眉于是打开柜子扯出他来时的背包,里面已经满满当当收拾完毕了,不由得大加感慨:

“唉,这人和人的差距也太大了。”

KO听着郝眉故作夸张的语气着实想乐:

“我刚回来不久,东西肯定是不多的。”

“难说。要是我的话,估计不会比现在少多少。”

郝眉嬉皮笑脸地又在KO身边转了转,然后走去阳台搬那盆龙舌兰。

 

这植物当初第一次看见时便是郁郁葱葱长势良好,在KO的悉心照料下除了又高了点,多了些新叶,并没太大区别。郝眉扒拉着叶子嗅了嗅,草木香清心提神。他平时也会帮KO浇浇水什么的,但毕竟对花花草草之类的兴趣不大,便没怎么太细瞧过。不过今天倒是来了兴趣,想想第一次见到KO,他就抱着这盆东西呢。于是乎拿起花盆来东瞅瞅西看看。

这花盆倒是简单大气,白底蓝边,配着绿油油的叶脉,很是好看。郝眉双手捧着,左晃右晃,还举起来想凑着阳光再瞧瞧,然而这一举却冷不丁让他发现了什么。

他慌忙先将花盆抱在怀里,扭头去看屋里的KO,他还在低着头,专心致志地为自己打包行李。郝眉不着声色地又向阳台的一侧蹭了蹭,觉得差不多站在了个即使KO抬起头也不太能看清他在做什么的死角后,又再次抬起了花盆。

 

那花盆底下,黑色的记号笔写着行字:

 

长相厮守,无需拥有。

 

而在这行字的右下方,还有行小字处写着“我喜……”,而“欢”字不过只写出了左边,便硬生生被笔者止住了,划去。

然后在后面接了三个字:

我爱你。

    莫扎他。

 

郝眉瞳孔骤然收缩。

他的脸刹那苍白,唇瓣抖得厉害,手中一软,花盆差点就落了地。他如梦初醒,在植物即将触地的瞬间赶忙蹲身挽救了回来。可又感觉没力气站起身了,于是干脆就顺势坐在了瓷砖地上。

他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息,心仿若被只无形大手攥得死紧,脑中一团乱麻。他想赶紧捋一捋,却怎么也捋不顺。抬眼看向屋里,KO似是有感应般的,也随即抬起头来。

郝眉看着KO,他看着KO的眉眼,和唇角边淡淡的笑意,然后,忽然就想落泪。

 

24、

“干嘛,不要拉拉扯扯。”

肖奈不留情面地拍掉郝眉揪着他袖子的手,笑道:“你家那位放起冷气来,我也是受不了的……”

“……”郝眉没说话,只咬着下唇,滴流着眼睛看着他,但却又有些无神。

“怎么了?”

肖奈反应过来有些不对劲,语气中带着关怀。

“老三,这事,我觉得我也就只能跟你说说了……”

郝眉揪着头发,垂头丧气地趴在桌子上。

“老三,你说,KO会不会就像电视剧里演的那种,认定一个人就是一个人,即使他死了,不在了,他也忘不了,而后来的人,活着的人,怎么也无法替代……”

肖奈心里想想,大致判断了一下,不禁下了定义:他还真是这么个人。

不过嘴里却问:

“你说这个做什么?”

 

“……你还记得,KO第一次回来警署,手里抱着的那盆花吗……?”

肖奈颔首,示意继续。

“我猜测,那盆花,肯定是莫扎他给他的。”

肖奈面无表情:哦,你猜的真准。面上却道:

“他给的又如何?”

“你知道吗,那花盆下面,写了行字。”

“是什么?”

“长相厮守,无需拥有。”郝眉一字一字地念出来,轻却清,“然后还有一句:我爱你,莫扎他。”

 

郝眉颓然地撑着下巴,黯然道:

“你说,这还能是什么意思?还有上次也是,梦里,他念叨着的,也是莫扎他。如果,他真的是那么个人……”郝眉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来劲,最后一拍大腿:

“那我岂不是很凄惨!”

 

肖奈眼观鼻鼻观心,犹如石化。

 

“老三,你说,都这样了,我还要不要跟他过?!”郝眉抓住肖奈的肩膀可劲晃。

 

肖奈瞬间一个头两个大。

兄弟,虽然我很想帮你,但是……我还是把皮球踢还给你吧。

 

“你问我也没有用。毕竟,是你们俩之间的事,还要你们自行沟通,解决,不是吗?”

肖奈太极打得完美,可谓是标准答案。

郝眉盯着肖奈看了半晌,阖了阖眼眸,重新坐回椅子上,幽幽道:

“好吧。”

 

 

25、

早餐是KO一大早起来准备的。那天郝眉嚷着想吃豆腐脑,KO记下了,可正巧赶上巷子里卖豆腐脑的铺子歇摊,于是KO便干脆自己撸袖子上阵。买了黄豆搅豆浆,过滤后点卤水凝固成型,自己调酱汁,又加了虾皮榨菜丁鲜香菜。整个屋子都飘着香,直接把郝眉从床上勾起来了。

“喜欢?”

“嗯!”

“那多吃点。”说罢KO伸手去拿郝眉空了的碗要给他盛,却被挡开了。

“不用了,我自己来。”说完倒是拿过KO的碗,颠颠地跑去厨房舀满了过来,“你再这样啥都不让我干,我就要成废人啦!”

“不好么?”KO微微笑道。

郝眉把头摇成了拨浪鼓。

“不好。”

“我觉得挺好。”他又稍稍扬了扬唇,吃了口郝眉盛过来的豆腐脑。

“不好,假如要是有一天你不在我身边,又或者……”

“郝眉。”KO直接打断了他,“我不会不在你身边的。”

温柔缱绻的眼眸就这样投入心湖,阵阵涟漪过后,留下澄澈光景。

郝眉静静地看了他片刻,“嗯”声颔首。

 

“对啦,那盆龙舌兰……”郝眉突然偏头望向阳台,“那盆龙舌兰,你养多久了?”

“四年。”

“四年……”郝眉喃喃,食指中指不自觉地敲击着桌面。

“怎么了?”

“嗯?没什么。”郝眉回神,给了他个笑容,“今天还会到很晚吗?”

“应该。最近又有了些线索,确定了最后还剩下的那个主要帮会嫌犯还在本市,上次队里开会,说争取这月抓捕归案。”

郝眉听罢点点头,“嗯,正好,我也要去署里,也要晚些回来。”

“你去做什么?”

“嘻嘻,别的科的,让我帮他们找点档案。你们也不给我分配任务,那我就自己找点事喽!”

“嗯,晚上结束了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

“好嘞!对了!老三愚公猴子他们这周末要过来给我们温居!”郝眉说着说着就翻了个白眼,“切,不过别以为我不知道他们的小九九,他们想吃你做的菜!不过嘛……看在他们带礼物的份上,就让他们来了!哈哈哈哈……KO,辛苦啦!”

KO看他摇头晃脑的样子,唇角弧度再次上扬几分。


===========tbc==============

就先到这吧……

评论(34)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