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宇光

淡淡平平

<K莫>余震(七)(完结)

前文链接:余震


=====================


31、

直到KO出院,郝眉的生活基本都是三点一线。偶尔他也会回趟家拿些换洗衣物什么的,然后稍微收拾下便又折回病床前。此时他捧着保温罐,里面是他路上进店打的香菇鸡肉粥。那家店他很喜欢,粥熬制得稠而不浆,料足味美。米粒颗颗分明松软,洁白粥面上撒着翠绿葱花,还稍稍点了些许胡椒面。郝眉用勺子搅拌了,舀起来小心吹着,香气四下浓郁在屋间,着实容易惹得人食指大动。郝眉觉得温度差不多了便递向床上之人的唇边,等他张嘴吃了,然后又是一勺。

KO坐靠在床头,满嘴咸鲜,眼神是别样的温柔。明明是个小迷糊蛋,平日里还有些小懒小馋,现在却尽可能收起了全部的粗糙毛躁,变得细腻又耐心起来。自己刚醒来那阵,会牵动伤口因而行动不便,饭食什么的,都由郝眉一点一点喂来吃,现在伤好了大半,自己可以了,郝眉却依旧不让。KO永远是拗不过郝眉的,尤其是看着一双眼睛故意瞪得大大圆圆,一副气鼓鼓的模样,那便更要举白旗了。这略一走神不注意,递送过来的白稠不小心碰到了嘴角,一张帅气的脸庞立即多了两颗煞风景的米粒。

 

郝眉“哧哧”的笑了两声,然后完全不反思自己的问题,颐指气使地控诉:

“哎呀!说了让你嘴张大一点嘛!”

下一秒俯身凑近,舌尖一探一卷,柔软的触感一晃而过,然后唇边的东西便消失干净。

“不能浪费。”郝眉嘻嘻笑道。

KO眼神一暗。

他故意的。

 

“对了,KO,你知道吗。”郝眉继续舀着碗里的粥,“家里那盆龙舌兰,居然开花了。”

KO稍许怔愣,郝眉以为他也是吃惊,于是笑说:

“我还拍了照,一会给你看看。”

等保温桶见了底,郝眉将其放在一旁,举着手机兴奋道:

“你看,是不是挺好看的。”

照片上的龙舌兰绿意依旧,中央长起了根长茎,上面开满了黄色小花,竖在那边,与阳光下绽放着。

“哎,我还没见过龙舌兰开花呢。”郝眉拇指戳着屏幕,手抵上下巴感叹道。KO伸手拿过手机,视线穿透屏幕,曾经出现在眼前的景象被收录至画卷置于心底,此时又徐徐展开了。

“我见过一次。”

郝眉有些意外,直起身子动眼珠:

“是嘛?啥时候?好看吗?”

“四年前……”KO回答的淡淡的,“很壮观。”

 

郝眉听闻没再继续问,只点点头,静默了会,转头道:

“大夫说,你下周就可以出院了。”

听这话KO忍不住:“我早就可以出院了。”

郝眉全然当没听见KO言语下的调笑,梗着脖子理所当然:“你这是中枪好吗大哥!还以为自己摔跤擦破点皮呢?!”

KO笑了,伸手摸了摸郝眉的脸:

“你真的瘦了。”

“知道我瘦了,那等回家以后就再对我好点,我要吃糖醋排骨!”

 

 

32、

不过等真回了家,KO直接就被郝眉赶进房间。他掏了KO的钱包,拿张红票子出来,边甩边嚷着“说了要吃糖醋排骨,当然你请客”,然后下楼从小巷子那边打包了两份回来。

KO饮食还是要以轻淡为主。郝眉在以前自己一个人过时,倒是也炒过俩鸡蛋青菜什么的,现在又有位大厨在旁指点,做出来的还像模像样。四菜一汤端上桌时,郝眉也算是成就感满满,拍着胸脯道:

“尝尝你眉哥的手艺!”

 

KO自是捧场的,郝眉做出的东西,那是流进心里的蜜,每一口吃下去,都是会冒水的幸福。而对于郝眉而言,毕竟是出于自己之手,虽是素菜,但也是好吃的!结果一顿饭快吃完,反而是郝眉买回来的糖醋排骨基本未动。KO拿筷子碰了碰,问道:

“怎么不吃?”

“唔……有点柴,不够甜。”郝眉兴致恹恹地又加了块放在嘴里咀嚼,叹气,“唉,果然还是比不得你做的呀。”

“我可以……”

“别废话!”郝眉吐了嘴里的骨头,KO才说了没几个字便直接打断了他,末了手悄悄地抚上了他的手背,“不着急,我们还有很长很长时间……你慢慢做给我吃。”

 

晚上,郝眉严格按照医生的嘱托帮KO换药。拿着棉签的手已很是熟练,药品处理好后,再麻利地包扎。暖黄灯光下的人专注认真,全身心地投入着手上的活计。室内静谧,时不时传来点剪刀割开纱布的细碎响声。KO躺在床上看他,逐渐地,笼罩着的光线似乎开始晕开,郝眉全身的线条变得模糊而朦胧,与曾经的身影重合。KO有些恍惚,仿佛又回到了他第一次为自己处理伤口的时候。哦,那时候还是有点惨烈的,没麻药,针直接肉进肉出。当时自己面色惨白,可如今却已经想不太起疼痛了,倒是眼前这人的一举一动,一眼一眸,都分外清晰,过滤掉那时故作的嘲讽与漠然,细细想来,深底处藏着的小心,和此刻的郝眉,竟然并无不同。

 

郝眉完成最后一个动作,一抬头,便见床上之人挂着若隐若无的笑意,勾勾地盯着自己。他莫名其妙,但心随着这笑上扬,伸手轻弹了下KO的脑门。

“你笑什么?”

KO摇了摇头,伸手将郝眉揽到自己怀里,无言拥抱。郝眉指尖勾勒着KO敞着的胸膛,一圈圈徘徊在伤口四周,这样过了五分钟,冷不丁冒出一句:

“这下我们一样了哎!”

 

 

33、


上车!

 

 

34、

“KO!”郝眉站在阳台上,扒拉着龙舌兰蔫蔫的叶子,以及从底部开始枯萎的根茎,急道:“怎么回事,我们的龙舌兰要死了!”

KO循着郝眉的叫喊走过来,到跟前时,郝眉已经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求救了。

“微微她家里好像养花养的不错,我赶紧问问!”

“不必了。”KO眼神平静如水,伸手捻了捻叶尖:“龙舌兰一旦开花,就是耗尽全部的养分,然后死去……”

“啊?”郝眉听后愣了片刻,复又看向那已濒死的植物,挠挠头,心有戚戚地道:“这……倒还真是壮烈啊……”

KO抿唇,在郝眉发出的评论后面接到:

“它的花语是:为爱付出一切。”

 

郝眉听后有些默然,张了张嘴,但还是没说什么,最后转头问:

“那,还打算再养吗?”

KO的手流连在叶脉上,摇了摇头。

“不养了。”

 

 

35、

在一个朗空晴日的天气里,那盆龙舌兰终于是彻底枯死了。

郝眉KO端着花盆一起下楼,KO去小区门卫那取快件,郝眉则拿着龙舌兰往小区花园那边走。盆土分离,他将已然枯萎的龙舌兰放到绿化带的土地上,相信再过一阵,便会融为自然的养料。

然后他捧着花盆,再一次翻转过来,那两行黑色字迹,又映入眼帘。

 

郝眉琢磨着,KO有没有看到过花盆底下的字?想了想还是觉得没有的可能性更大些。毕竟如果真看见了,以他的性子,应该会更想留下来,而不是就这样处理了。

郝眉抚摸着盆底的字迹。

“莫扎他……”

他盈盈一笑,喃喃,仿若在与另一个自己对话。此时,他似乎跨越了时空,来到那时的自己身边,看着他手握着笔,在盆底一笔一划,手在发抖,甚至还落下几滴泪:

长相厮守,无需拥有……

这般悲伤中透着绝望的话,你是抱着怎样的心情写下的?

 

“小伙子想什么呢?呵呵,花盆很好看啊。”

陌生人的搭讪将郝眉从另一个世界中拉回,是物业里的一个工作人员,负责保养绿化的,一个爽朗的大姐。郝眉笑着点点头,又看向手中的物件,细致地摩挲着。

 

既然要长相厮守,那怎能无需拥有呢?而至于那句我爱你……

我会每天在他耳边,亲自说给他听。

 

“很漂亮是吧,我也觉得。不过我们也不养花了,喏,就送给您吧。”

 

郝眉转身准备向回走,还没迈步,就看到KO向自己而来。日头自云间投下,金芒灿灿,略过树荫,斑驳地洒落在彼此之间。

郝眉看着那道由远及近的身影,咧开嘴角,笑得眉眼弯弯。

 

 

我们都曾经为了爱付出一切。

但现在,我们都不要再付出一切了。

因为要珍惜着这生命,在余生中,好好来爱你。


==================end================

嗯,终于完结了……

其实讲真我也不懂我为啥要写这么一篇文了,真是纠结的要死……


谢谢大家对这篇的不嫌弃……


评论(57)

热度(197)

  1. Bloody snake微笑宇光 转载了此文字
    真的很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