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宇光

淡淡平平

嗷!!!我要上来嚎一嗓子!!!

一个是为了安利!太太做的视频太好看了好嘛!!!目前一共三支,可以组成一部电视剧了!!!

咨询界高级精英X保姆界全能高手~噫!笑看俊生哥哥最终有没有把方原兄弟拿下?

二是为了问一嘴有太太想写文吗?!!好好嗑!!!迷幻~~~


【涵生】无题(一发完)

没想好叫叫啥名字,想好了再改~

昨晚剧情看完后想站下这对~

有自我补充脑洞,有OOC,凑合看~

=============================


陈俊生和罗子君离婚后,就一直睡得不太安稳。

梦里总能出现约她见面的那个小咖啡馆,两人面对面,如坐针毡。罗子君定定地看着自己,如火的目光将他的心烧出了个洞,然后她起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陈俊生惊醒,侧首,在他身旁躺着的是凌玲。

 

等到新领导上任的那一天陈俊生才知道,给他焦头烂额的日子里又浇了把油的人是贺涵。他意气风发地从公司大门走来,一步步地,既沉稳又昂样,还有一种唯我独尊的压迫感。路过自己的办公室时,还冲自己“友好”地点了下头。

陈俊生赶忙回了个微笑。内里却心虚,同时还有些惊恐。

当然,这点心虚和惊恐很快便被贺涵的几句话给吹散了。就在这间偌大的办公室里,他安定下来,回味着贺涵方才说的那几句话,心里突然感到轻松和开心,于是又冲着贺涵笑了。

他也不知道当时自己到底是什么样子。

 

后来的后来,贺涵对他说过:你笑起来,就都是那种看起来智商不太高的样子。

陈俊生听到这话有点郁闷,他举起酒杯跟贺涵碰了一下:“在你看来,我应该就是那种很蠢的人吧。”

贺涵见他这股子丧气样笑了:“我可没这么说。”他抬手将杯中液体一饮而尽,抿抿唇,酱子的暖黄昏光映在他的眸子里影影绰绰:“我倒是觉得挺……”

后半句贺涵说得太轻了,陈俊生没有听清。

 

贺涵到了辰星以后他们总在一起加班,有时候眨眼间便到了两三点。上海此时此刻的夜总是格外静谧,悄无声息,徒留一片阑珊灯火。每当这个时候贺涵总会招呼陈俊生一起吃宵夜,陈俊生不去的话贺涵就过来,还总捎着杯龙井:“云栖的明前,尝尝。”

“贵重了吧。”陈俊生有些推辞。

“提神、泻火、去毒。熬夜喝杯绿茶对身体很有必要。加班无可避免,所以我只能尽力让我的下属不出什么身体上的岔子。”说罢眉目一挑,茶水直接摆到了陈俊生眼前。

贺涵说话语速很缓,而且一字一句的,又是低沉的音线,以至于他说的话总是非常容易让人信服,也很难拒绝。陈俊生接过,又露出了他一贯的笑,嘴凑上杯沿饮了一口。这一口下去,仿佛有魔力似的,茶水顺着舌尖滑至喉咙再传递到四肢百骸,瞬间便精神百倍,于是不由自主地感叹一句:

“好茶。”

这茶确实好,色翠香幽,味醇形美,因此也掩盖了一些不易察觉的心悸。很久以后陈俊生才意识到,这股魔力其实并不是来源于这杯名贵的龙井,而来自于贺涵。

 

因为贺涵的有意提拔,陈俊生在辰星愈加顺风顺水,和比安提合作的项目也跟进的十分顺利,直到传来唐晶受公司任命前往香港的消息。圈子就这么大,贺涵唐晶那点事基本可以列为人尽皆知的八卦,这次的人事变动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怎么个意思,陈俊生急匆匆赶来告知贺涵,却换来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都是男人,陈俊生总觉得自己多多少少能体味出点贺涵的心思,但到底还是两类人,他对贺涵在唐晶快走那段日子天天晚上拉着自己去喝酒买醉也不做挽留的行为表示不解。喝酒的时候贺涵话不多,一杯杯下肚,然后就直愣愣地看着自己。陈俊生本来还劝他少喝点,但后来干脆不劝了,也一杯杯地同他干。到后来反而是贺涵伸手制止:“别喝了,对身体不好。”

“你还知道啊,那你呢?”

“我那是心情不好。”

“我也心情不好。”

贺涵听到这话仿佛来了兴致,抬起眼来,嘴角含笑地问道:“你为什么心情不好?”

陈俊生一顿,在心头划拉了一圈居然找不出答案来回答贺涵。其实自己这话也不是胡说的,但为什么寻不到原因呢?陈俊生张了张嘴,干脆随便扯了个理由:“你知道的,我家里的事。我现在也不知道,离婚究竟是对是错……”

对面的人方才在眼中闪烁的那点光亮又不见了,拿起酒杯兀自灌了一口。

“哎!你怎么又喝了!”陈俊生一拦没拦住,叹了口气:“我真是搞不懂你,有空在这里喝酒,直接给她打电话说明白,不就完了么。”

“我也想,可是,我没办法确定他的心思。”

陈俊生嗤笑一声:“唐晶喜欢你,这不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么。”

贺涵听完这句话足足呆了有两分钟,唇角挑起抹微不可察的笑,连带一股子自嘲的味道:“所以啊我还是没办法确定他的心思。”

陈俊生觉得这已经是开始对牛弹琴了,干脆起身,一手拿过他搭在椅背上的西服外套,一手扶着人说道:“我送你回去吧。”

 

唐晶去了香港,与比安提新派来的负责人重新接洽工作忙碌了一阵,还没等喘口气,却又迎来个大难题。公司的菲尔要在节骨眼上走人,陈俊生没资格拦,也拦不住,只能靠贺涵亲自下场安抚。谁知他接了个电话人就跑了,溜溜一天没见人影。缠了人一天的陈俊生终于还是精疲力尽,摊倒在办公室的椅子上,感到整个人都是一阵空荡荡的。

九点半贺涵终于出现在了自己面前,但陈俊生已然没有更多的力气去争辩什么,责备什么。只再说了几句话,便披上外衣夺门而出,一口气走到了公司大楼旁的马路牙子才停下。他望向车水马龙的街道,心口倏地被种莫名的委屈填满了。

 

隔了两天陈俊生终于知道贺涵那天去哪了。

说来可笑,他那天竟是给自己儿子过生日去了。

从平儿口中得知真相后,陈俊生呆滞地拉着两个孩子站在学校门口前如同幽魂,直到罗子君来了方才苏醒。

他终究还是忍不住,转天一早头一次气势汹汹地冲到贺涵办公室,压低了声音问道:

“贺涵!你那天到底干什么去了?!”

“我不是说过了,一点私事。”

此刻陈俊生曾无比崇拜的那副对任何事都波澜不惊无所谓的模样忽然变得无比的面目可憎起来,陈俊生几乎是想揪着他的衣领质问:

“私事?!什么私事?!我倒想问问你!”

贺涵平静地看着他的眼睛,隔了半分钟后开口:

“你知道了?”

陈俊生死咬着后槽牙强压怒气,反手一巴掌拍在桌面上,和平日里那个唯唯诺诺的人哪有半点相似?

“你是不是发神经?!”

贺涵哀叹一下揉着太阳穴站起身来:“孩子生日,一直贺涵叔叔贺涵叔叔地叫着求我,我实在是不忍心……”

陈俊生直接打断他:

“孩子求你,你拒绝就好了!平儿也是个好孩子,也不是不懂道理。”

“但是你的儿子……我没法拒绝。”

 

这句话陈俊生琢磨了一天也没琢磨明白贺涵究竟是什么个意思,他松了松脖口的领带,长长地吁气,以便排解堆积在胸口酸胀郁结的情绪。

 

陈俊生开启了狂暴模式,恨不得连上厕所吃饭的时间都压榨给工作。他必须让自己很忙碌,才能忽略那些纷乱在脑内的杂念。陈俊生一向很拼,可现在是不要命地拼,公司的人闲言碎语之余倒也理解,觉得这是陈俊生想给自己生生造出条后路来,毕竟贺涵估计要走了;但又觉得他傻,其实他完全可以蹭别人的路,可他非要自己造。凌玲也不止一次地劝他和别人多亲近亲近,但这些话在陈俊生这里连左耳进右耳出的效果都达不到。

 

“俊生,陪我去喝两杯吧。”

“啊……不了,我这还有工作……”

 

陈俊生和贺涵没再私下去喝酒,那些同醉同归的日子似乎既在昨日,又仿佛遥远得像上辈子。

 

陈俊生最近又开始做梦。

梦里贺涵一身黑色大衣,拖着个行李箱站在人流攒动的机场。他转头,冲着自己说道:

“我走了。”

陈俊生赶忙两步上前,想要拉他,伸手的瞬间,人似雾搬飘散。

 

“醒醒,醒醒……”

细细簌簌的女音将梦境敲打得零零碎碎,陈俊生终于睁开了眼,晃神道:

“怎么了?”

“你做梦了?一直在说梦话……”

“啊?”

“说的什么……别走?什么别走?你梦到谁了?……”

陈俊生觉得整个身体都是冷的,他盯着雪白的天花板张了张嘴,眼前开始模糊,好像又沉回了方才的梦中。

 

后来又发生了很多事,很纠结,很混乱,很无奈。而尘埃落定后,最终鬼使神差地,陈俊生坐上了贺涵的位置。

 

贺涵微笑地看着对面的人,好像一切尽在掌控。

“恭喜你。”

他伸出手臂膀摆出握手的姿势,陈俊生却低着头,连看都不敢看他。

“对,对不起……我不知道……”

“不要跟我说对不起。更何况接替我的人是你,这本就是我最喜闻乐见的结果。”他的手搭上了陈俊生的肩,脸凑过来,离得很近很近,“如果真觉得对不起,我走的那天,来送送我吧。”

 

机场。

陈俊生到的时候,离最后办理登机的时间也不远了。他看到贺涵一身黑色大衣,拖着个行李箱站在大厅中最显眼的位置。

他的身边没有一个人,就只有他自己。

 

陈俊生蓦地有些迈不动步,他站在贺涵的后方好一会,目不转睛地看他的背影,直到那人福至心灵地感受到身后的视线,回了头,两人隔空相望。

 

陈俊生深吸口气在心底喊了声“action”,赶忙小跑两步,到了贺涵跟前时,他身上已没了陈俊生方才以为走眼的落寞。

“来啦。”

“哎。”陈俊生答应了声,“怎么,怎么就你自己,也没让别人来送送你?”

“你这不是来了么?还是说你不是人啊?”

这么说完,两个人都笑了。

这样的笑,久违了。

 

“我在这等你很久了,还以为你不来了。”

“怎,怎么会,说好了的……就是刚才路上堵车。”

 

陈俊生笑起来总是像个憨态可掬的小动物,贺涵第一次见他就是这样,现在依旧是这样。他跟陈俊生形容的时候说的是“看起来智商不太高的样子”,还引起了他的不满。不过之后自己其实也补充了言下之意:“我觉得挺可爱的。”

但后半句,陈俊生好像没听见。

 

“我走了。”贺涵强行打断自己的思绪,提示登机的女音盘桓在他们的头顶上空。

“快走吧,那个,一路平安啊。”

还是熟悉的语气熟悉的笑。贺涵点点头,转身,左脚还没完全跨出去,在空中止了一瞬,又收了回来了:

“我的意思是,我要走了。”

“啊……嗯,保重啊。”陈俊生抬起手臂跟他挥了挥。

贺涵呵笑一声,留下最后一句话:

“陈俊生,……再见。”

 

等贺涵进了安检,彻底看不见人的时候,站在那里的陈俊生又在原地呆了很久,才默默地又在心底喊了声“卡”。

须臾,维持在脸上的表情,终于垮了。

 

那天晚上,陈俊生抽了很多很多烟。

他其实不是抽烟的人,年少时代觉得好玩的时候也曾经试过两次,被呛得不行,然后就没再怎么碰了。烟这东西确实能麻痹人的神经。这段时日自己一直压抑的那点难受终于开始反噬,来势汹汹。他想好受一点,但同时又想保持清醒,清醒地去一遍遍回忆他与贺涵曾经共同度过的时光,以便在未来的日子里能记得更久一些。

因此他不能喝酒,只好选择抽烟。

最后他还是被呛到了,一个劲地咳嗽。咳嗽缓了以后继续,直到一整盒空空如也。

然后他就坐在小区绿化带旁的木椅上,发呆。

离婚的时候他也是坐在这里,一颗心无所适从,分裂两半,挣扎和痛苦让他忍不住低吼。

这回他却连叫嚷的力气都没有了。 

 

陈俊生搬进了贺涵的办公室。

贺涵走时收拾得很干净了,办公室里基本没有了他私人的东西,公司文件也归类摆放得整整齐齐。一天工作过后夜幕降临,大家陆陆续续下班回家,渐渐地,公司只剩下陈俊生一人。他端来盆水,挽起袖口拿着抹布,开始屈身仔细地打扫起这间办公室的角角落落。擦拭至窗边一处柜子时竟翻出一个青花瓷坛,里面有用布包着的几块石灰,还有茶叶,用牛皮纸包着的,一打开就是股沁人心脾的香。

是自己曾经一度天天会喝到的明前龙井。

牛皮纸上有一行漂亮的字:

再熬夜,别忘了泡一杯。保重身体。

 

陈俊生跪坐在地板上,自长大以来,第一次体会到了何为泪如雨下。

 

贺涵走后,陈俊生都睡得极其不安稳。

他总会梦到贺涵第一次来辰星时的意气风发,会梦到他们一起加班的彻夜不休,会梦到他们在酒吧的谈天说地……

但到了最后,总是会回归到贺涵在机场,对自己说的那声“再见。”

然后陈俊生便惊醒了,侧首,在他身旁,空无一人。

(完)


=================

先这样吧~

剧情还没结束我也不知道后面啥样,如果结局最后五个人全部单身我再写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