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宇光

淡淡平平

【菠萝】愿望(四)

1、
黄渤在罗志祥走后的一天便出发去了美国,准备迎接新生儿。妻子临盆那天,虽说已不是第一次,黄渤的紧张却丝毫不减。最终听到母女平安,松了口气。
看着育婴室里软软还有点皱皱的婴儿,黄渤无法形容充盈在他内心的情感。他已经是第二个孩子的父亲了!
在美国的日子短暂,但悠闲快乐,不用想工作,不用想任何烦心事,海岸另一边的一切世俗,都被抛到脑后。最重要的,是有家人在伴。看着新生的婴儿眼睛从闭着到睁开,手开始不停地张开闭合,每一次都是一个喜悦。自己的大女儿睁着大大的眼睛盯着这个新来的小家伙,充满了好奇。黄渤和妻子看到后,只觉得可爱,相视一笑。以后,她可算有个伴了,两个孩子,不会孤单。

两周后,黄渤不得不离开刚出生的孩子和妻女,看着前体质尚还柔弱的妻子,还有临走前哭成泪人的大女儿,黄渤抱起她,亲了又亲,突然觉得,自己这么拼,为了什么?

回国之后的工作量巨大,除了手头的戏要拍之外,他参演的三部电影统一定档在国庆那几天,大量的宣传任务也开始着手准备。工作之余,他的心被远在美国的家人牵扯的满满,只要有空就会联系医院和妻子,询问她们的情况。后来婴儿和妻子的情况稳定后归国,黄渤也只是请了一天假去照顾,然后又只能投入工作,竟是生生挤不出一点时间。时间如海绵里的水,可黄渤觉得,他这块海绵,几乎已经被榨干了吧。因此,他没有发觉到,有那么一个小伙子,已经许久没有和他联络了。等到黄渤察觉,都已经是两个月后,他的工作稍稍减缓的时候了。

按理来说,朋友之间,两个月不联系,也不是什么大事,但黄渤心里还是很奇怪,主要是前一度时间,他和罗志祥的联系太过密切,可这两个月的时间,却一点信都没有了。自己这两个月由于工作太忙,加上女儿刚出生,没有心思也没有时间问候他一下。他呢?也是这么忙吗?还是怕打扰自己?最后一次告别的情景不知怎地就映在脑海中,那一句“渤哥,我真的不能再麻烦你了”,让黄渤没来由的心堵。
人都会把一直习惯的事情当成自然而然,一旦打破,会有些无所适从。

黄渤拿出手机,找到熟悉的号码,拨通,却传来一个让他绝对意想不到的声音: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不存在……”
黄渤大吃一惊,小猪换号码了?怎么没跟我说一声?什么时候的事?
有点不确信,没死心,又打了一次,可传来的还是那一沉不变的女声。黄渤心里突然一阵烦躁,挂断电话,点开微信,找到罗志祥,一连串的动作很迅速,都不像他平时状态下的手机“一指禅”。
“你手机换号码了?什么时候的事?怎么没和我……”
打到一半,黄渤突然停住了,觉得自己这样很没有意思。人家换号都没有来个信,现在自己这样是要干嘛呢?黄渤咬着内唇,心中开始的烦躁竟又不知不觉地勾起了一小股气恼。他为什么这么久都没有再跟自己联络,这无所谓,但为什么换号,却不跟自己说呢?
恼着恼着的黄渤突然一个激灵,猛地就在自己脑袋上敲了一下。一个大老爷们,这纠结的心思是闹哪样?没告诉可能就是忘了,或者有什么事情,自己在这瞎想什么。
于是把刚才的信息打完,发了出去。
可是,却如石沉大海,毫无声息。

2、
这一阵黄渤的状态不是很好,行程安排的很满几乎没有时间休息,拍戏不说,还参与着大量的剧本宣传。家里明明新添了人丁,可陪她们的时间却越来越少,每次在视频里看到家人他都无比内疚。他参演的电影票房很好,评价也不错,媒体和观众亲切地给他安了一个“50亿帝”的称号。这原本是件让人高兴的事情,可对于黄渤而言,却是难言的压力与负担。他很清醒,知道自己的斤两,如果他心里真接了这顶高帽,那自己估计就毁了。

除此以外,还有一阵不知名的情绪压在心底,莫名又难言,但每每让他烦躁不已。他一向是个和蔼可亲的人,但最近,身边的人对他竟都有点怕怕的。一直跟在他身边的王迅笑调侃他:“我说渤哥,你最近是不是吃枪药了。”
黄渤佯装发怒,拍他一下:“怎么了?”
“怎么了?!你还问我,你瞧瞧你最近,成天皱个眉头。”
“皱眉头?”
“瞧瞧,又皱上了。”
黄渤下意识地摸了摸眉间褶皱的纹路,又拍了王迅一下,“那又怎么样。”
“不是啊,渤哥,你说你刚添了个娃,电影又大卖,还给个尊称50亿帝……开心点嘛。”
黄渤听王迅这么说,有些自嘲地笑着,“是啊,刚添个娃,可能见着的时间加起来两周都不到;尊称……那称号,我能担得起就怪了。”
“哎呦,渤哥,想那么多干啥子?”王迅露出他那两颗标准性的门牙,“放宽心哈,你一向擅长的,况且你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类似的情况,以前也没见你这么焦躁啊。难道你还有别的什么心事吗?”
对于王迅的问题,黄渤没有回答,但他知道,王迅过来特意跟他说这么多,是在安慰自己。心中温暖,向他点了点头。可是,黄渤却不禁审视了一下自己。焦躁?最近自己的状态,有这么差劲吗?

不止王迅这么跟他说,身边还有一些朋友,最近也提过。下午心花路放剧组碰面,宁浩也问他最近是不是太累。黄渤是累,可他也是个坚强的人。以前还在为生活奔波的时候,什么苦没有吃过?可是,有些事情,是连自己都说不清楚的。

“宁浩,你有没有对什么特别执着的?”
“电影吧。”宁浩没怎么犹豫,直接答道。
“不是这个。”黄渤摆手,“是对人,或者说……更确切是对某种人。”
“有。”
“弟媳就不用说了啊。”
“当然不是,执着的都是不可能的。”
“那是谁?”黄渤来了兴致。
“你。”
“噗。”黄渤呛的连声咳嗽。
“真想每部电影都找你演啊!演什么都行!省心!可惜,你越来越贵了……以后估计越来越难咯!”
黄渤踢了他一脚,“少来……跟你不都打折!”
宁浩笑着躲过。“听你这意思,是对什么人执着了?”
黄渤听到这句后收回脚,认真想着:“说不上来,以前常联系的时候也没觉得什么,但是最近突然断了联系,不知怎么着,有点心神不定。”
“你爱她?”
黄渤瞥了宁浩一眼,“怎么可能?”停顿半刻,又说道,“最多有点好感。”
“不止吧,都把你苦闷成这样了,只是好感?”
“真只是好感,我唬你干嘛啊?
宁浩盯着黄渤不说话,黄渤也就这么看着他,过一会,听多面的人说道:
“我说,你这都俩孩子爹了,还想着再开个桃花?”
“胡说什么呢你!”
“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宁浩凑过去,在黄渤身边坐下来,“其实你自己心里比我更清楚,哪有永久的爱情,只有永远的亲情。男人嘛,有时候难免心猿意马,看到青春靓丽的,偶尔动动心,但也就如此了。你说干我们这行的,谁跟了咱,那可是倒了霉了!成天不着家不说,还天天得防着这个担心那个。不容易啊……又有多少能真正守住寂寞?你和嫂子这么多年,不容易,早就是生命的一部分了。有些话,其实不用我说,你比我更明白。”
“是,没错。不过从别人嘴中听到,比自己想,有时更来得清晰些。”黄渤喃喃。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这些话倒也没白说。本来,你也比我看的更透彻。”宁浩拍拍对方的肩膀,起身走了。
黄渤盯着脚下的地板,许久,默默叹了口气。

3、
此时此刻,远在台湾的罗志祥,眼神发散地望着眼前的景物,如黄渤一般,幽幽叹息。

一旁的小霜心中担忧。他这种不经意间散发出的哀伤,从那一天,就开始了吧。
小霜想起两个多月前的某个上午,罗志祥突然袭击给她打电话,说他有急事,让她把他一会的工作全部推掉。自己在电话里吼了半天也没将他唤回来,就这样跑掉了,最后留下的,是一堆问题。
转天中午,罗志祥回来了,被自己一顿臭骂,他一边打着哈哈一边装可怜。
“小霜啊!你就大人有大量,放过小的一马吧!下次再也不敢了!”
“还敢有下次!”小霜抬起胳膊,作势要打他,“再有下次,我不掐死你!”最后放下手,在罗志祥的小臂上狠狠地掐了一把。疼的罗志祥直咬牙。
“我说,你干什么去了?”小霜虽气恼,但她知道,工作方面,他很少任性。她陪在这位少爷身边十多年了。罗志祥对她而言,不仅仅是艺人,也是家人。她太了解他。能让他这样的事情,一定是很重要。
但,他却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

也就是,从那一天开始的吧,这种不经意的落寞。风轻轻吹过,带着一片残叶,幽幽落在罗志祥的发梢,他却查无所觉。小霜走过去,用指尖捎下那片枯黄,正在发呆的人一惊,抬头,朝小霜微微一笑。
嘴角牵动,眼睛却没有笑意。
“怎么了?”
“什么?”
“别装傻,你瞒不过我。”不像上次,小霜认真的语气,明显不想放过他。
罗志祥一愣,嘴中调侃,“你视力还真是好啊,以后不用带隐形了。”
“少贫嘴!”小霜伸出食指恨恨地戳了下他的脑袋,“到底怎么了。”
“真没什么。”
“没什么?两个月了你知道吗?”小霜在他旁边坐下,“我看着心累,不然,谁高兴管你?!”
“我知道你关心我,可是…你操的心已经够多了。我不想让你再替我担心。”
“你什么时候这么客气了?”
“真的。”罗志祥很认真地说,但小霜依旧注视看着自己,“好吧……我喜欢上了一个人。一个不该喜欢的人。”
“谁?”
“你还是别知道了,我都已经决定放下了。”
“你不该把自己困住。”小霜看着罗志祥的眼睛“你知道吗?这段时间,你把自己困住了。困得死死的。”
罗志祥偏头躲开小霜的眼神,没有吱声。
“有什么东西,能困得住一头狮子呢?”温柔又铿锵的声音传入耳膜。“罗志祥,我没见过。”
终于转过头,看向眼前的女子,有时候,她比自己,还了解自己。
“小霜,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小霜站起身,笑着点点头,转身离去。她不需要再说什么了,现在,只需要给这头狮子一些时间,因为,他从来没有认输过,即使是对自己。

罗志祥坐在位置上,看着小霜的背影,心中愈发坚强。不见,不想,不联系。时间会处理好一切。黄渤也和他这么说过,不过,这句话,他自己并不比那人体会的少。
等所有的情愫都烟消云散,到那个时候,再去面对,那个人吧。

然而,此时的罗志祥并没有想到,四个月后的一次选择,竟让自己在还没有完全清理干净心中情愫的情况下,就这么再一次地要与黄渤相见了。
也许,
——这就是命。

两份邀约摆在罗志祥面前。一个,是浙江卫视的挑战者联盟;一个,是东方卫视极限挑战。2015年,罗志祥准备进军内地真人秀。

当他看到浙江卫视的拟定邀约名单有“黄渤”这个名字时,几乎没有犹豫,果断地选择了另外一份。
“为什么选这个?”小霜问他,“挑战者联盟还是百事冠名的呢。”
“我更喜欢。”罗志祥只是简简单单地抛下这四个字。

2014年底的时候,黄渤突然宣布息影一年。外界没有人能理解他做的这个决定。
2014年,50亿帝横空出世。从30亿到50亿,黄渤只用了一个黄金周。黄渤顿时成为了票房保障,成为了每一个导演,每一个投资商都想邀约的,炙手可热的香饽饽。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黄渤会借此再在他的事业上跨一个台阶,黄渤本人却宣布,2015年息影,停止所有的戏剧拍摄。
众人虽愕然,可这个决定对黄渤来说,是他考虑很久的了。不过在此刻,终于下了决定而已。
去年下半年,取得巨大成绩的同时,也带来了不可估量的无形压力。黄渤在不断地奔波劳累和焦躁中,逐渐清晰地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不能老在一个节奏里面,得保持新鲜感、愉悦感,有兴趣地去做,不能让电影成为负担。
对于黄渤而言,装牛逼,装大牌,不能给自己带来任何快乐,只有创作本身,才能带来快乐。市场的节奏那么快,如果一直跟着它跑,跟着别人比,很累。何不让自己停下来,该生活生活,这才是长久的。

还有,自己也需要陪陪家人了。
黄渤还特别清楚地记着,又一次王迅跟他说,看他的女儿在怀中,撒娇跟说道:爸爸,再玩十分钟吧。那个样子,真可怜。
如今,终于能向她们弥补一些东西了。家人对他而言,始终是最重要的。

不过,虽然宣布息影,不拍戏了,但一块那么市场,接二连三地向黄渤抛来橄榄枝。
黄渤不是今年才开始接到综艺节目的邀约,只不过今年,他已宣布不再接戏,各大卫视自然不能放过这个机会。之前大热的《奔跑吧兄弟》就曾经邀请黄渤作嘉宾。可由于档期问题,黄渤推掉了。今年初,浙江卫视又找上来,希望黄渤能才加入一档他们新的重量级真人秀,担任MC。
黄渤看过一些电视上的综艺节目。他也知道,如今综艺大热,一档好的节目,能给一个明星带来的收益,是不可估量的。虽然这不是黄渤的主路,但既然今年息影,倒是可以考虑。毕竟作为一个演员,如果太长时间不出现在大众视野中,确实也是不利的。而综艺倒是很好地弥补了这点不足。
在浙江卫视的攻势之下,黄渤确实有些心动,看了看节目设定倒也觉得还可以。简单地协定了口头合约,不出意外就等着最后的合约确定下来。然而,两个突然到访的电话,让黄渤改变了注意。
“小渤,要不要来这边,跟我们疯一场?”这是接到孙红雷和黄磊的来电后,他们说的第一句话。

4、
三月份传来一个好消息——黄渤凭借《亲爱的》入围香港金像奖最佳男演员。
这个入围,黄渤并不意外,他甚至有点觉得理应如此。为了这部戏,他花费的心思与气力,是外人不可想象的。每一次戏中情绪的爆发,代价都是戏外的心力交瘁。他说过,对于这部戏的负责,就是对自己孩子的爱,对全社会孩子的爱。因此他投入了他的全部心力,来完成这部作品。入围奖项是肯定,然而,还不够。黄渤第一次如此希望,自己能因为这部电影获奖。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与自己的想法相吻合。一个月后的香港金像奖典礼上,在念到最佳男演员的名字时,黄渤无可避免地失落了。但他仍然起身,用最真诚地笑容和拥抱,祝福得奖的演员,他懂得,每个演员都是不易的。
虽然,自己的付出并没有给他带来应有的回报。
黄渤并不是得失心很重的人,但这次,却真真切切地感到遗憾。

家人和许多朋友都第一时间纷纷发来信息向他安慰,黄渤十分感动,认真地回复了每一条来信。和他一同在场的剧组也替他感到惋惜,他们所有人都看到了黄渤的付出。可现实是很多时候,都不是那么尽如人意。赵薇获得影后的时,就有人猜测,影帝影后,应该是不会在这部电影中,同时出现。

晚会结束后,许多人纷纷搭伙,一同去吃宵夜。剧组拿到很多奖项,也需要庆祝一番。熙熙攘攘的人群走向美食遍地的香港。觥筹交错间,黄渤似乎有些忘记,本应存于心中的那丝怅惘。
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快要12点了。黄渤迅速洗了个澡,准备休息。
然而,喧嚣过后,躺在床上,竟无法入眠。辗转反侧,晚会上颁奖人念出名字的声音还回响在耳畔,多希望那个名字,会是自己。

黄渤强迫自己把这些杂念摒除,可怎么也无法成功。既然睡不着,干脆起身下床,披了件衣服,走到阳台。看天上繁星点点,地上车灯街火。香港的夜总是那样明亮闪烁,第一次见到时总能让人感到震撼,可看久了,却又感到虚幻。黄渤更喜欢距自己很遥远的,青岛家中的月色,柔软淡泊,是一种足以让人安睡的温和。
夜中微寒,黄渤拉了拉领口,脖子向里缩了缩。呵口气,竟还出现了一层薄薄的水雾。回屋,从冰箱里拿出听啤酒,走到阳台。食指用力,开封的时候发出“噗”的响声,白色泡沫从小小的瓶口涌出。黄渤站在夜中,时不时地轻酌,沉淀着自己脑中的那些纷乱,想随着啤酒,一起咽下肚去。

突然,衣服里传来阵阵的声响,划破了夜的静谧。掏出手机,一看。
是个陌生号码。
这个点打来,会是谁呢?黄渤皱了下眉,犹豫片刻,接起。
“喂。”

电话对面沉默了半响,随后,一阵低沉,伴着些许鼻音的声音传来。
“渤哥?你睡了吗?”
一阵夜风吹过面颊,黄渤静立原处,听着简简单单的六个字,许久说不出话来。

这特有的台湾腔,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黄渤只用了一秒钟便识出。
是罗志祥。
他们有多久没联系了?八个月?九个月?黄渤都有点记不清了。只依稀记得,上一次听到,是“再见”这两个字。

5、
“小猪?你怎么突然打给我了?”黄渤缓缓开口。
“啊…这个…嗯,我来,我来问问你…”电话对面的声音依然悦耳,和记忆中的没有任何差别。然而此时却有些吞吞吐吐。黄渤带着微笑,耐心地听着对面断断续续,却最终也没有说出什么,终于开口:
“我说,小猪,你该不会是看到消息,来安慰我的吧。”
对面的人似乎是呆了片刻,然后轻轻的一声“嗯。”
“谢谢,我没事。”黄渤特意加重语气,故作轻松道。
对面听后沉默几秒,然后一声询问:
“那你怎么还没睡?”
黄渤没想到罗志祥会有此一问,笑了,“倒是让你给看出来了。”
“没有…只不过……渤哥你说过,这部电影对你很重要。”
那么长时间了,他还记得。黄渤微愣。
“是,是很重要。不过……”黄渤望向天空,不知怎么,突然就一阵轻松。“现在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电话对面的罗志祥,将手中的电话紧紧地贴在耳侧。他的心里有点紧张,拿着手机的右手手心都有些潮湿。听到黄渤说到不重要,顺着就问道。
“为什么不重要了?”
“因为已经过去了。”渤哥的嗓音和他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唔…嗯…”
“谢谢你特意给我打电话过来,我还真没想到,这么久没联络了,你还存着我的号码。”
罗志祥的脸微微发烫。他不可能告诉黄渤,这号码在他的心里,早已滚瓜烂熟,想忘也忘不了。

“其实,我们再过过也要再见面了吧。”对面的声音又徐徐传来。
“嗯。”
“我们,好久没见了吧”
“嗯。”
“上次你来我家,最后那么匆匆地走了,说实话,我有点后悔。”
“什么?”罗志祥的心跳不自觉地提升。
“没什么。就觉得应该让你吃个早点。”
听到这话罗志祥笑了。渤哥总是如此。

两人又陆陆续续地你一言我一语,但好像心有灵犀般,都没有提及这大半年的不联系。然而不提不代表不存在,他们之间的对话,已经没有半年前那样的随意。十分钟后,两人都沉默下来,却都没有挂电话的意思。
“渤哥。”
“嗯?”
罗志祥打破了这短暂的沉默,“你为什么…会参加极限挑战?”
问这句话的时候,他回想到了那一天,接到通知的那一天——

罗志祥接到确认下来的综艺人员名单后,傻眼了。
为什么,黄渤会出现在这里?!
他不应该担任的是浙江卫视那档节目的MC么?为什么会……
罗志祥怎么也没想到,当时就是为了和黄渤避开的那个决定,如今却让他们撞了个满怀。

“小霜,这个……还能改吗?”罗志祥支支吾吾。
“为什么要改?!合约都签好了!”小霜一脸惊讶的望着他,“而且,当初这个不是你自己选的吗?”

罗志祥心中五味杂陈,不知该怎么形容。
这大半年时间,自己换了号码,却没有通知那人,克制着自己不与他联系,克制着自己不去想他。记得有一次曾收到他的微信,问自己为什么换了号码。他是有多大的忍耐力,才勉强自己不告诉他。
可是,自己那么久的努力,就这么被打破了。罗志祥有些不可思议。
看着名单,“黄渤”两个字就这么地映在了他的心里。

可以避免,那就避免,但既然避免不了……总要面对的,不是吗?罗志祥突然觉得,现在这情况,这就好像是自己要参加的那档节目的主题语——
这就是命!
“这就是命啊!”对面传出一阵感叹,正在回忆的罗志祥思绪被拉回。
“我本来是要去浙江卫视那边的…”
罗志祥嗯了一声,这他知道。
“原本口头协议都定了,可是呢,快要签合约的时候,黄磊和孙红雷给我打了电话。可能是电视台那边派他们来游说,也可能是他们想来找我一起加入。总而言之,我被说动了。”省去了中间的过程,黄渤只说了结果。
“既然要玩,那就跟兄弟们一起,玩个痛快。”
这是黄渤给罗志祥最后的答案。

电话挂断后,黄渤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半夜接到罗志祥的电话,对于他而言,可谓是意外的意外。
他们,得有大半年,没有联系过一次了吧。黄渤现在还记得最后一次送别他时的那声再见,和那个背影。
后来?后来自己想联系他,却怎么都联系不到了。
他放佛像是在躲着自己一般,刚才,他本想知道原因,可最后还是克制住了。

当罗志祥问到为什么参加极限挑战的时候,黄渤心中微动。有些事情,他自己都无法言明。那时,他见到了MC人员名单有他的名字,这是他最终决定临时更改参加综艺节目的最后一根稻草。
黄渤工作室里几乎所有人都反对。毕竟现在的浙江卫视算是大平台,没必要为了这个和他们结下梁子,得不偿失。然而黄渤最终还是坚持了自己的想法:既然要玩,那就跟兄弟们,玩个彻底!为了这,他甚至自掏腰包,付了一定的赔偿金。

他没有和罗志祥说,这个兄弟里面,有他一个。他也没有说,这么久没见了,他有点想念他。
如果能在节目中见到,那也不错。黄渤心想。
于是,他就这么做了。

“小猪,到时见吧。”黄渤望向星空,淡淡一笑。

放下电话,罗志祥感觉自己的心跳依然有点快,但还好,是自己能够接受的范围内。
自从知道不久之后就会和渤哥一起上同一档真人秀,罗志祥的心态开始发生转变。他不想还做一只逃跑的狮子,既然要面对,就不会逃避。
更何况,已经大半年过去了。

再灼热的心,也冷却了大半;再坚定的情,也经不起时间改变。这大半年的不联络,到底还是有作用。加上自己有意压制,罗志祥有信心,他不会犯相同的错误——不会再那样不知不觉,陷那么深。

所以,当他得知消息,本届的香港金像奖,黄渤竟然落选。他下决心,主动给黄渤打了电话。罗志祥知道这次的奖对黄渤的重要性,他以前偶然曾听他提起过。然而如果是一个月之前,哪怕再担心,他也没办法就这样鼓起勇气。
可是,总要见的,不是吗?

罗志祥扑到床上,长长地呼了一口气。
“这不是我自己……是命运,是命运……”口中不断地自言自语,心中纠结,害怕彼此的再次相见,却有一丝暗藏的期待与喜悦,萦绕心间。

五月中旬的某一天,在青岛的黄渤和在台北的罗志祥,各自搭上前往上海的飞机。

评论(12)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