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宇光

微博/B站:微笑宇光

<K莫>食全食美(1)

现代AU,送给爱吃的人~


世上,唯美食与美人不可辜负也~


=========================


郝眉接到电话的时候,正一手举着和顺斋买来的烧鸭腿大口嚼着,鸭腿肉白玉肥嫩,皮焦黄崩脆,一口咬下,油汁泛滥,鲜爽可口,着实叫人心旷神怡。而另一手扶着键盘,噼里啪啦地打字。此刻他唇齿留香,于是乎灵感接踵而至,正待一气呵成本月第一篇大作,被这突如其来的“咿咿呀呀”立即回炉重造了。这“咿咿呀呀”是自己的靡靡之音,怪罪不得,便欲把怨气转移,看了眼来电显示,得!咱还是忍着吧!

 

“美人师兄~”接听键一按对面就传来一道舒爽的女声,可这内容却一点都不让人舒爽。

“我说三嫂,你能不诋毁我形象吗?!”

“嗯!好的!谨遵师兄教诲!”

 

哎?!这么听话?!

郝眉琢磨出不对劲了,拿着鸡腿的手微不可见抖了抖。

 

“……不像你啊,微微师妹,说吧,什么事?!”

“知我者师兄也!真是厉害,简直料事如神。那个……今晚玉轩楼的展会……”

“干嘛?!我不去啊!我这个月笔头还没开张呢!再不交稿估计编辑会直接冲家里把我扒皮抽骨做筋头巴脑打牙祭。再说了,那可是你的任务,咱都说好了的!”

“是这样没错……”对话那边声音为难中带着狡黠,吞吐中带着故作无奈,“……那个,大神回来了。”

“啥?!老三他回来了?!”

郝眉听到这消息时,齿间悬着的半片鸭肉正优雅地滑向喉口,谁知由于生理性的意外导致的全身紧绷影响了食物走向,差点进了气管,搞得郝眉咳了有半分钟才缓过劲来,然后紧接着就问:“什么时候?!”

“就……半小时前刚到我这……”

“什么鬼?!这要回来也不说一声,回来了直接就奔温柔乡了,简直是见色忘友,有异性没人性!”

“……嗯……咳咳……”

“三嫂你咳啥,嗓子卡了?”

“或许是我这个没人性的鬼突然出现在她身后吓着她了。”

“!”

 

低沉平稳的嗓音搞得郝眉顿时无语。三嫂吓没吓到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吓到我了好吗?!

“啊哈哈,老三你在旁边啊!呵呵……那,那什么,你们忙,你们忙,好好约会啊!这玉轩楼的美食展我替微微师妹去了!”说罢一溜烟挂了电话。开玩笑!得罪谁也不能得罪那心眼比针小心机比海深的老三!再不主动揽点活,回来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看来今天又要拖稿了,郝眉深吸一气,啃剩下的小半只鸭腿也变得索然无味。恋恋不舍关掉电脑,只能安慰自己今天展会能有什么意外惊喜敲击自己潜藏的文思。不过不管怎样,既然接到新任务就打起精神!

郝眉洗了把脸吹吹头发,牛仔夹克往随意地往身上一披,帽子反扣,身上就带了钱包和手机,一身轻便出了门。

打上车落座后,便从夹克口袋掏出一个制作精美的金属名片,别在了胸口上方。

金属片上印着:

致一杂志,郝眉。

 

致一是肖奈一手创办的新兴杂志,也是他们大学几个兄弟共同的心血。他们都是传播系的,各有各的本事,而这里以肖奈最为变态。大学没毕业,便建立了致一杂志。当初还只是流传于庆大之间校内杂志,不到一年,竟已作为新兴代表出现在各大销售渠道,占领了杂志界的一席之地。致一杂志主要面向年轻群体,所涉及的板块十分丰富,其中一块则是美食,而郝眉便是此部分的首席操刀手。

 

网名莫扎他的郝眉在业界绝对算的上小有名气,他经营的小窝“郝食”已发表上百篇文章,主要以点评各地美食为主。郝眉这大学期间走南闯北,东征西战,誓仿神农尝百草,他尝人间美味。而每逢一顿畅意饭食,便兴之所至,随笔写上两句。原本着分享的心情随意发了几篇,竟广受欢迎,食之一事与人共赏,呜呼快哉!从此便走上了边吃边写的道路。

郝眉有一条挑毛剔刺的舌头和一双点字成金的妙手,不过两年的时间便有十几万粉丝。肖奈果断不会放过这大好鱼肉,在一个雷雨交加之日成功以一场PK将郝眉收入麾下,成为致一杂志一员。拥有双重身份的郝眉倒是也乐享其成,本来就是自家兄弟的事业,又与美食相关,何乐不为。

 

还没到玉轩楼门口郝眉就被面前的阵仗慑住了,一水的豪车横七八竖地地停着,从上面下来的,全是各地知名饭店的掌勺,有的甚至是行政总厨。他们大多着一身黑色厨师服,上面绣着各式花纹,被脖子上挂着“大炮”的人群簇拥着,满脸堆笑向里走。郝眉经不住嗤笑一声,这是吃饭呢还是选美呢?

不过这场美食展的确来头不小,可以说算是A市半个官家的场子,不过郝眉对此却无力望天。这种美食展,核心在“展”不在“食”,既然醉翁之意不在酒,自是吃不到什么好东西。原本这种场合郝眉是不愿意来的,可奈何……唉,算了,比起在这虚度光阴,他更惮老三的险恶。

 

既来之则安之!郝眉挺挺胸脯,大跨步地迈进玉轩楼。

 

可还没过两个小时,郝眉就后悔了!

MD!这哪是虚度光阴,这简直是摧残人生!

一盘盘光鲜亮丽的菜被盛在光洁精致的瓷盘之上,青花纹路分外雅致,还有细腻的雕花加以点缀。

然而……

不过空有其表!败絮其中!

 

脆皮鸭腿皮是软的,炭烧猪蹄没有松香,最气愤的是那盅笋干老鸭汤,汤都是半凉的……

玉轩楼好歹是A市的数一数二的山东菜馆,接了这么个破活,就不怕砸招牌嘛!?

然而身边的闪光灯源源不断,快门声干扰耳球,全是大炮全是高倍聚焦,郝眉瞄了一眼相框里的镀了一层柔光的“美食”,心中一阵反胃,后又看到众人每吃一口好似升天的赞叹表情……

 

……比演技?!

 

郝眉轻吐口气,感叹果然还是自己格格不入,干脆拿出手机一口气随意拍了几十张照片后悠悠晃荡出了大门。

 

晚风清凉,方才在玉轩楼里,郝眉直觉自己都快腐烂了,现在倒是恢复了不少生机。不着急回去,便沿着街道走走。这个城区这个时段人流不多,三三两两,偶有辆摩托驶来留下一串轰鸣声。

树木粗大,树荫挺多,吸收了不少杂音,衬得安静。此时刚过立夏,气候正好,不凉不燥,空气中有残余的白桐花香。郝眉乐乐呵呵,低头举着手机玩。他打开小窝,在最新的状态上写到:

嗟今日之苦楚,只一盅透凉老鸭汤不可尽诉尔。

 

评论刷的挺快,不过十分钟就有近百条,郝眉挑着些留言回复,不知不觉,发觉空气中的味道变了,变成了勾得人食指大动的香气——

食物的香气。

 

有好吃的?!

郝眉舌头一舔,眼睛发光,嗅着鼻子顺藤摸瓜就找过去了。

 

这是一个老式胡同,道窄坑多,房子墙上还挂着绿苔,虽然老旧但分外热闹。不少居民出来遛弯,还有许多玩闹的孩童从他身边擦过。就在这闹闹哄哄的氛围中,他寻着了那股香气的源头,是一处简易露天小摊铺的挑子里传来的,一闻就知道是熬煮多时的大棒骨头,这种大棒骨质硬肉少,用来熬汤最好,香气中除了靡腻的肉香,还伴着清香的葱花香。

 

这是一个馄饨摊,而这一锅,是用来煮馄饨的。只见旁边的桌子上还剩两屉包好的生馄饨,摊主左手麻利地抄起,五指带着五个,每只各不相粘,分两次,均匀地下到锅里,然后盖盖儿。

 

郝眉没发现自己的嘴已经咧上了,三并两步地跑上前去,大喊一声:

“老板!一份馄饨!”

 

摊主抬头,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点点头,右手掀锅,左手去拿馄饨。

 

真的是非常简单的小摊位,不过两张支架小木桌和四五个圆凳,除自己之外还有另一个人等着,应该就是他到时看到下的那锅,之后就是自己了。郝眉不饿,只是闻着香味过来,意在解馋,于是也不着急,支着头看摊主握着大木勺搅汤锅。这主要为了不让馄饨粘锅或黏在一起,馄饨本就皮薄,需特别注意,不然破了一个,当真是缺憾。

 

摊主眉浓眼大,轮廓深而立,剃了一头短短的板寸,看着精神利落,随意地穿着件半袖T恤,但依然能看出结实健壮的身材,在挑子蒸腾的热气后专注的忙碌着,显得格外安静,与周遭的繁杂形成鲜明对比,竟让郝眉油然生出种巍然独立之感。他将煮好的馄饨捞起放至碗中,然后骨节分明的手捏着一把小钢勺,手腕略一使劲,碟中的伴料便落在碗里,行云流水,煞是好看。

 

郝眉怔怔出神看着,如同欣赏着艺术品。

 

“好了。”两个字,低沉简洁。

“哎!”

等这话等了半天了,郝眉欢脱地直起身把碗接过。碗里有葱花,冬菜,虾皮,芜菜,小桌上齐备酱油、醋、麻油,黑胡椒粉,一应俱全。郝眉看见的时候愣了一下,他许久没遇到如此标准全面的配菜与配料了,就连放置比例都是完美。登时心下有点感动,再次嗅了一大口香气后,迫不及待拿起勺子,舀了口汤。

 

郝眉感动得要哭了。

 

这个味道,他真的已经数十年未曾尝过了。应该说,这算是存在于他小时候的味道。馄饨是极普通平民的吃食,几乎哪个早餐铺都有。一碗十个左右,撒上葱花点点儿醋,想要的话还可以给你甩个鸡蛋。称云吞。如若里面馅料多些,许多人便大呼美味,一来再来,实则不然,馄饨其实馅极少,大约勉强吃出其中的一点点肉,馅过多了反而不对。但是作料不少,每一项都是重要的搭配,更关键的,是煮馄饨的汤水。现在,还有哪家店,会为了馄饨熬那么一大锅骨头汤呢?

 

郝眉吃的直咂嘴,不过几分钟,便稀里呼噜地把这一份馄饨吃完了,吃的满头大汗,喊道:

“再来一份!”

 

然后他得到了两份。

“最后就剩几个了。”对上郝眉略带疑问的眼神,摊主指了指桌上,果然空空如也。郝眉展颜一笑,接着又不客气地吃起来。

 

“嗟今碗之快意,只三碗馄饨足已!”

最后一口汤喝光后,郝眉的小窝上又增了一条新的状态。

 

评论(16)

热度(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