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宇光

微博/B站:微笑宇光

<K莫>当局者迷(2)

链接:当局者迷(1)


============================


郝眉不对劲。

这是KO在第一眼看到他的笑时便意识到的,更何况此时他耷拉眼皮,半支着脑袋趴在办公桌,一副有气没力的蔫样。

还没睡醒?KO想着便走了过去。“早饭吃了没?”

“唔……没。”郝眉弹起身子,背脊绷得直直的。

KO听到答案不住叹口气,又问:“几点起的?”

“8点。”

“八点?”KO皱眉,“那这么久你在家干什么?”

“啊?那个……嗯……这……”郝眉支支吾吾,小动作此起彼伏。

总不能坦白自己在床头琢磨着千百种告白方式吧?!

 

郝眉紧张讪笑,眼神闪烁;KO紧随肃杀,黑云压境,两人在无言诡异的环境中一躲一逐。郝眉涨红了脸,即将于沉默中爆发之时,一道天籁从天而降。

 

“眉哥!你快帮我看看这怎么整?”

简直如获大赦,撒开丫子就往愚公方向跑。

不愧我哥们!郝眉心里想着,然后在愚公的破口大骂中毫不留情地抢占了他的办公椅。

二人闹成一团。

 

KO难得泄露的落寞就这么被他抛给了后脑勺。

 

“这样……这样……搞定!”按下回车,聚在电脑前的两人满意地点点头。

“眉哥,在计算机的专业性上我不得不承认你比较can!”

郝眉志得意满,眯眼扬下巴。

“不过……情绪管理上你就是个二级残废!说吧!怎么了?”

卧槽!这么明显?!

郝眉差点从椅子上溜下来,转头看去,“不然呢”三个字明晃晃地以上中下的位置大大地写在愚公脸上。

郝眉忧愁:“也没什么……”

“唬谁呢?”

“就是……”他悄摸凑到愚公耳朵边,“你可别跟别人讲啊。”

愚公点头如捣蒜。

 

“那啥,你是我兄弟,我也不瞒你。其实……我挺喜欢KO的……”

愚公面无表情:“这是句废话,请继续。”

“你……!”

“请继续。”

“哦……”郝眉挠挠头,咧嘴乐了,“你看出来了是不是?不愧是同住四年的哥们。我发现我喜欢他也得有小半月了,本来昨天晚上想好了的,今早跟他说说来着……”

“然后呢?!”激动而八卦的挑音。

“然后啊……”郝眉顿顿,怅然吐了口气,“然后我就是突然觉得,KO他……或许不喜欢我。我要是就这么说了,没准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愚公简直怀疑自己听错了。郝眉见他那一脸的不可置信,心头一动,仿佛忽地就拂过一阵暖风,眼睛都亮了,抓住他的胳膊就问:

“怎么?我说的不对是不是?!”

愚公收敛了下表情。

“不,你说的很对!”

暖风瞬变西北风,在郝眉脸上又刮又拍,火辣火辣的。刚升起的那一点光亮瞬间就泄没了。他有点小伤心,一伤心就开始话多,止不住地喃喃自语喋喋不休:

“……刚才看你那样子我还以为……唉,算了,还是先这样吧,有得朋友当总比没得朋友当强。其实也没啥是不是,就是这心里头吧……不太得劲。唉……不得劲就不得劲吧,那也总比把人吓跑了强……哎我说你们几个知道知道就得了要笑就笑我眉哥不在乎,不过别跟KO讲啊,我怕他回来不理我了……”

 

听的愚公一脸扭曲。

 

待人走后,愚公原地恍惚了一阵,拉来路过接水的猴子揽上脖子压低声音地咬耳朵:

“不是,我就纳了闷了,咱眉哥到底是用哪只眼睛看出来KO对他没意思的……?!!!”

听完全程的猴子也跟着恍惚,恍惚完了忿忿地胳膊肘怼了下人:

“那你还不跟眉哥讲?!”

愚公瞥他:

“你当我傻?!被老三虐的还不够?还要被眉哥虐?!我这也是为咱们俩好,容易嘛我们!咳咳,那啥……就让他们多折腾两天吧……”

猴子敬佩地伸出个大拇指:英明!

 

 

话虽是那么说,但郝眉终究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外加贼心不死,每每看到KO洗手为之做羹汤,屋里屋外打扫得纤尘不染而毫无怨言,那点暗戳戳便又冷不丁地扶摇直上通百汇,于是暗想自己是不是过于悲观了?

可念及前几日与愚公的对话:是啊,连愚公那小子都看出来了,KO比他聪明多了,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如果他也喜欢我,那我们就是两情相悦,又有什么不可说的?!如果他不喜欢我……

躺在床上,郝眉方才燥起的火瞬间就冷却了。

 

那边的KO也不好受。郝眉已经好几天就那么老老实实呆在自己房间里了,连晚上做了壮阳大餐都不顶用。

除此之外,还忽冷忽热,忽远忽近。

总说女人心,海底针。女人怎样他不知道,他倒是觉得“郝眉心,海底针”是真的。若说之前的他还算是运筹帷幄,最近真是两眼抓瞎。

他不知道郝眉到底在想什么,于是只能更加小心翼翼,寒蝉若禁。明明能感受到他如影随形的眼神,但不着痕迹的躲避也是无法忽略。

这小家伙,可真够折磨人的。

 

 

这几天的纠结没等来进一步结果,倒是先等来了郝眉出差的消息。

前两日出问题的项目大体解决,未避免节外生枝,对方和致一都觉得亲自到场指导一二为好。肖奈看看人选,最后敲定郝眉,为期一周。

 

出差那天致一忙,郝眉自己到的机场。行李是KO一早给他收拾的,当他在后面看他将自己都不知放哪的衣服一件件拿出来叠好,整齐码进箱子里时,都快抑制不住体内洪荒之力,想从后面来个突然袭击!

当然他忍住了,因为考虑了一下觉得这样无外乎有两个结果:

一、他发现KO也喜欢他,他欢欣鼓舞,就想和KO缠缠绵绵,没心思出差啦!

二、他发现KO不喜欢他,他黯然神伤,就想独自舔舐伤口,也没心思出差啦!

 

老三会杀了我!

 

郝眉咽咽口水,不能得罪这个心胸狭窄小肚鸡肠的人!

他和KO要真成了,还指望老板给他们包个大的!

 

耳畔响起了清亮的女音,他的航班已经开始登机提示了。坐在位置上的郝眉偏头想了想,拿出手机,手指在屏幕飞快跳跃着,打出一行字:

“KO,我要上飞机了。”

 

对面几乎立刻就回了:

“嗯。”

屏幕上映着郝眉的灿颜。

 

 

到C市下飞机后,郝眉照例也在群里报平安,除此外又单独给KO发了条信息,还是立即就回了。郝眉心情大好,一手拖行李箱踩着边道牙子哼小曲儿。到了地方,接待的人也很是热情,安顿好便如火如荼投入工作。

 

项目问题前些日子加班就已经基本解决,又是由自己经手的,对郝眉来说小菜一碟,主要是教教那些新晋菜鸟,如何更好更快地应用开发软件,再顺便帮他们优化系统。除了朝九晚五地泡公司,倒还能余下来不少时间闲逛。C市小吃众多,酸辣粉、担担面、糖糍粑粑、烤脑花,一水的麻辣鲜香,郝眉憋不住啊,第一天就跑去尝了个遍。最绝的还数九宫格,耗油蒜泥拌在一起自成调料,吃的郝眉直吐舌头。

 

然而大快朵颐后便是乐极生悲,江南水乡的肠胃抵不住这样大的刺激。转天郝眉趴在酒店的大床上,姿态极度不雅地揉肚子,边揉边给KO打电话。

“啊,不行了……吃的我那里痛。”

对面听见这话一顿,再开口声音沉沉:

“少吃点。”

“哎呀,不行啊,你不知道有多好吃,好不容易来一趟……”

“以后我可以再做给你。”

“真的?”

“嗯。”

“原滋原味?”

“嗯。”

“你怎么会的?”

“我有去过。”

“哇!哪里哪里!老子也要照着你呆过的路线走一遍!”

 

 

C市的夜景是出了名的,城市倚山而筑,层叠相耸,乍起一道独特光景。万家灯火交相辉映,似星辰漫漫,倒映江中,又见百舸争流,溢彩流光,周边汽笛、笙歌鸣音于耳,充斥勃勃生机。是难以名状的瑰丽,是动人心魄的繁盛。郝眉伫立桥头,手中的机器不断闪光,收录的影像却难及真实的十分之一,于是干脆作罢,纯粹用眼睛记载。他想起几年前的某天,KO或许站在和他相同的位置,也赏着这样的火树银花不夜天。

时空交错,他仿佛与之重叠。

 

蓦地就有些惆怅,KO现在干嘛呢?

 

已经是第四天了,明天他都该回去了,而KO也已经和他失联了一整天。

不开心!

郝眉嘟撅嘴,不由就蹲下身子,一屁股坐在了桥墩子上。他支着下巴,嘴里絮絮叨叨批斗:好你个KO,老子不找你,你就不找老子!

 

出差头几天郝眉没觉着,上下班报个信,找到好吃的好玩的发个语音,要是更兴奋了没准打个电话,可是到了第三天郝眉觉磨出不对劲了。

敢情都是自己一头热啊!

 

那种不舒服的落差感又来了。

郝眉直勾勾盯着桥面上镶嵌的瓷砖纹路发愣,面前是人头攒动,车水马龙。直到铃声猛然大作,划过耳膜,拿起一瞧:

KO!

 

霎时觉得鼻头一酸,可嘴却已经扬起来了,囔囔地道:

“喂。”

“怎么了?”那头似乎立即就察觉出不对劲,不过此时郝眉也缓过劲了,接到来电的雀跃将方才的酸楚一股脑地盖了过去,他“嗖”地就跳了起来,对着灯火迷离的夜景,像个孩子般喊着:

“KO你知道我在哪吗?我就在你前两天跟我说的,你呆过的地方!这里真不赖!老子喜欢!”

他打开话匣子,泉涌带着思念的见闻。

 

听筒对面的人就静静地听着,在合适的时机给予回应。如果郝眉现在能瞬移到他面前,一定会惊讶于那个如此吝啬表情的男人,居然能笑得这样生动。

 

他自顾自地说了将近20分钟,才突然想起,来电人似乎不是自己,而是他。

“对了,KO你找我干什么?”

对面的人蓦然安静了几秒:

“那个……”

郝眉扑闪着大眼睛,催促道:

“KO,怎么啦?快说呀!”


“……郝眉,我没钱了。”


================================


本子已经在准备中了,肯定会收录的是食全食美,会者定离去者必返,买一赠一这三篇;

现在就想看一下,当局者迷这一篇有多少人喜欢?有想要收录吗?如果想要的人多的话那我就一起收进去,不过可能会稍微晚两天。


评论(36)

热度(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