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宇光

微博/B站:微笑宇光

<K莫>余震(六)

前文链接:余震

姊妹篇链接:刀尖舐蜜(一)


==============================


26、

这一周KO郝眉都是忙忙碌碌,KO外出任务,郝眉则是一头扎进了档案室。两人每天九十点钟才归家,然后顺便在小巷子里买点汤圆馄饨炸糕冰粉烧烤之类的当夜宵,满足口腹之欲。每天过得不可谓不充实。

 

这一忙则直接到了周末,原本说大家伙来郝眉家温居,然而KO肖奈那边却临时有事,决定下午再聚。郝眉在家收拾收拾房间,再出去市场买了些菜,也不管别的,专挑自己和KO爱吃的买。中午回家拿出KO为自己一早准备的饭菜热了热,打发下胃便兴致勃勃地等待晚上的大餐了。

 

约莫三点多钟,KO来了电话,说他们事情已经差不多结束,一会直接开车接愚公猴子微微他们过来,再大约过半个小时便到。

郝眉收到消息,便开始穿衣服。找了件蓝白T恤,牛仔裤,再反戴顶棒球帽,穿个帆布鞋,看上去清清爽爽,干干净净。郝眉在镜前打个响指,拿起手机回复道:

我到楼下小花园那等你们!

 

天色湛蓝,日头自云间洒下,落了一地,澈亮光芒将其所落之处水洗了一般。两三点钟的太阳最是毒人,又是夏季,刺得郝眉裸露着的肌肤都是热辣辣的。他又跑到泉眼边上,借着喷出的喷泉踩水玩。他半低着头,东一脚西一脚,漫不经心地躲着水流,脑海里止不住拂掠的一幕幕,都是那个人——那个抱着花被众人环绕的人,那个拾起自己乱丢袜子的人,那个轻柔地为自己滴眼药的人,那个透过哀伤抚摸自己胸前伤疤的人,那个总会为自己做满满一碟糖醋排骨的人,那个被噩梦侵袭脱口叫着“莫扎他”的人,那个揽住自己、细腻亲吻自己的人……

 

郝眉专注地陷在自己脑内的幻灯片中,原本无焦的眼神不小心扫到双笔直的腿。他感应到什么,立即抬眼,那个人,方才一直萦绕在脑中的人,此时此刻,就沐浴在阳光下,站在不远处,微笑地看着自己。他刚完成任务,人还穿着警服,布料严丝合缝地包裹他身体流动的线条,每一寸都耀眼得惊心动魄。

 

“KO!”郝眉扬唇,一声清亮的呼喊脱口而出,转身便向他跑去。

 

然而,就在下一刻,他看到,KO也向他奔来,跑得奋不顾身,那原本蕴藉淡泊笑意的脸上,换上了浓烈的惊恐及濒死的崩溃。就在这时,郝眉似乎听到声响,划破空气,直直向自己抵来。

什么?

还没来得及思考,郝眉便被KO死死抱住,用尽全力地抱住,随即一个旋转,两人倒转了方向,同时刻,一股强烈冲击力撞得他们都不由踉跄了几步。

 

怎……怎么回事?

 

郝眉下意识扶住KO肩膀,再抬头看他时,发现KO已是面色惨白。郝眉心头一惊,正待说话,只见KO手已握住他胯侧配枪,抬手扭身,朝着刚才那响声的方向指去。

不过却晚了。

又是一道响声。

 

空气中好似传来一阵硝烟味。

还有……血腥味。

 

郝眉直愣愣地盯着KO,双目赤红。

 

这回郝眉听清了,那响声,是枪声。

而郝眉也看清了,一枚破空而来的子弹,几乎是精准地没入KO的心口。

 

27、

再一次的冲击,这回两人直接倒在了地上。

KO依旧维持原本的姿势,紧紧抱着郝眉,身体尽可能覆盖着他,不留一丝空隙。

可此时此刻,郝眉的大脑却几乎是五五分为两瓣,一边空白一片,而另一边,则是冷静到极致:

 

NP42,有效射程50米,射击东南21点方向,从两声枪响时间差判断,在下一次敌人射击之前,还有15秒机会……

 

仿佛是一种本能,郝眉另一方脑海中每一根神经都在精准计算,信息光速涌入。他手上已捞起了KO的配枪,一手握枪,一手端平,浑然天成的射击架势,手指已扣上扳机。

简直犹如另一个自己。

 

赶到的肖奈、于半珊、邱永侯、贝微微,被眼前的一幕惊得彻底呆住。

 

郝眉已扣下扳机,随着一声枪响,前方不远处的灌木丛后传来倒地的闷声。

 

肖奈第一时间缓过神来,立即下了命令:“猴子,愚公,去前面看看,微微,叫救护车。”然后立即奔向郝眉KO身边。

 

28、

郝眉身子已经软了下来,方才拿在手里的枪被丢在了地上。开枪时眼神中的凌厉已尽然散去,留下的是犹如死灰的茫然无措。他揽住KO,将他的头放在自己腿上,掐住KO大静脉,试图让血流的慢一点。

KO的血,烫的郝眉浑身战栗。

 

KO靠在郝眉身上,手缓缓抬起,摸了摸他的脸。

“还好……还好……”

“好什么!一点都不好!你混蛋!!!”郝眉哭着嚷道。

KO看着郝眉的样子,唇角几不可见地微扬,眼皮开始打落。

“不许睡!!”郝眉一巴掌直接拍到KO脸上。

KO被这一巴掌打笑了,他抚住郝眉手背,微弱的气音说着:

“好,不睡……你轻点……”

郝眉眼泪彻底断了线,噼里啪啦地往下掉。

 

失血的是KO,但肖奈觉得此刻他们二人脸色并无区别。

“KO,救护车马上就到,坚持一下……”

 

KO眯着眼,似乎在辨认来人,看清是肖奈后,淡淡点了点头:

“嗯。”说罢,眼睛又要阖上。

“不许睡!”郝眉声音又升了一度,他仰面而泣,声线里充斥哀恸,“KO!你个大骗子!你特么就知道骗我!”

KO神色中流露着不舍,他努力着,挣扎着,似乎想再多看一眼郝眉,但终究,还是坚持不住了。

 

郝眉两眼涣散,全无血色:

“他……他不看我了,老三……怎么办……怎么办……”

“郝眉……”

纵若肖奈,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助郝眉尽可能地做些简单处理。

 

“老三!”

愚公从前方跑了回来,见人在血泊中,那蓝白的衣服,还有白色帆布鞋,已经浸满鲜血。对着这惨不忍睹的一幕,当即噤声,满目哀切。

 

肖奈稍抬起头,快速问道:

“怎么样?”

愚公如梦初醒:“是我们一直在找的最后那个人。”顿顿,眼神复杂地看了眼此时早已失魂的郝眉,道:

“正中心口,猴子还在那守着,不过……应该够呛了……”

肖奈点点头,并无太多讶异。此时已隐约听到救护车声,他又跟愚公交待:“你和猴子他上另一趟救护车,我已联系警署的人,你们暂且交待着。我和微微先陪着郝眉KO……”

 

说话间救护车已到,贝微微引着救护人员将人抬起,电话里已经交待了大致情况,车上有不少相应急救工具。郝眉一路握着KO的手,自KO眼睛闭上后,他便再没掉过眼泪,也没再合眼,只呆呆地、直勾勾地盯着急救床上的人。

直到将他送入急救室。

 

郝眉盯着急救室方向,向前摇晃地走了两步,然后,瞬间跌坐在地。

肖奈一个箭步过去都没能扶住郝眉,只好将他拉至角落。郝眉挨靠墙壁,屈腿蜷着身子,紧咬嘴唇,许久未动。肖奈叹息一声,也席地坐在他旁边。过了不知多长时间,终于听到他开了口:

“老三……”

肖奈闻声赶忙回头看他。

“老三……你冷么?”郝眉声音发抖,“把衣服借我穿穿可以吗?”

肖奈眼眶也忍不住一阵酸涩,握住那双冰凉的手,坚定地道:

“郝眉,你要相信他。”

 

他已经回来了,就不会再离开。

 

29、

急救室的灯终于灭了。

看到医生出来的瞬间,郝眉几乎是连滚带爬地冲到人面前。

 

“一颗子弹打在腰腹,另一颗虽凶险万分,不过正好卡在心肺膈肌部位,没有损伤心脏。现已成功取出,又送来的及时,应该无大碍了。过几日便能醒来。”

 

直到听见这番话,郝眉才算彻底心安下来,被肖奈好说歹说去了他家梳洗番再换了身衣服,然后又马不停蹄地赶去了医院。肖奈知道现在多说无益,干脆直接拜托医院在KO病房旁边支了张简易床,供郝眉休息。

接下来的日子,郝眉几乎寸步不离。

 

期间愚公猴子微微他们也来看望。

“等这KO醒过来啊,估计该心疼坏了。看人都瘦了一圈……哦不,两圈!”

“就是就是,可得好好补补!眉哥现在,可是我偶像!那枪法,简直我神枪手……”

话未过半便被肖奈狠狠撞了下打断。

郝眉没听到似的笑了笑,只跟愚公猴子贫了几句。待到他们准备走时,轻轻叫住了肖奈。

“老三,有点事,我想问你一下。”

 

两人并排坐在病房外的椅子上,

“老三,这两天,真的谢谢你。”

“兄弟之间,客气什么。”

“不,我是真的要谢谢你。”郝眉低头笑了笑,“为我,也为他。”

郝眉说得话里有话,不由得让肖奈直起身来。

“老三,我就想问你一个问题——莫扎他是谁?”

“不是已经回答过了,是他死去的……”

“我想听实话。”

郝眉抬起眼来,眸底一片幽深。肖奈心下一动,已是了然,吸口气闭了闭眼,道:

“……我说的也并不算是假话,莫扎他确实已经算是一种过去式,某种程度上,和死亡也并无差别……”

“所以,莫扎他是我,对不对?”

“你既有了答案,为何还来问我?”

 

至此,郝眉知道肖奈终松了口,“哧哧”地笑了:“看嘛,我没说错吧,我就说,你和KO两人一丘之貉,狼狈为奸,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肖奈心中虽觉有负KO嘱托,但更有种大石落了地的感觉。不过他看着郝眉的样子,倒像是一早就有所察觉了,不由得好奇:

“什么时候发现的?”

 

郝眉翘了翘嘴角:

“还记不记得我那时拉着你跟你说,我发现了KO那花盆底下的字?那上面写着:长相厮守,无需拥有。还有一句,我爱你,莫扎他。”

肖奈点点头。

“莫扎他那三个字,并不是内容。”郝眉挑眉,面容揉着丝狡黠,“而是落款。”

“对,花盆底下的字,不是KO写的,是我写的。我自己的字迹,自然是认得的。”

肖奈不过一瞬惊讶,然后便了然笑道:

“所以那天,你算是故意来套我话的了?”

“是呀!不过,老狐狸就是老狐狸。还是什么都没套出来,只好我自己去查。”郝眉耸耸肩,随意一笑。

“我翻了整整一周资料,却并未有关于莫扎他这个人的一点信息。一个已死的人,就算因为帮派还未铲除而需要保密,也不至于如此,除非……他还活着。”

“再加上,你们之前基本不让我着手相关工作,以及,那日在审讯室前,那犯人看我的眼神及说的话,一切便都通了……”

肖奈静静地听着郝眉的一字一句。

“虽然,我还不确定,我是怎样丢了这四年记忆,但大体如何,也有了基本猜测。我虽想知道真相,但又不能去直接问他……”

“为什么?”肖奈出言问道。

郝眉一顿,慢慢低下了头,垂目掩面:

“以前我问他,为什么不让我接手工作,他跟我说,他有理由。所以,他这样瞒着我,一定,也有理由……”郝眉的声音逐渐开始发抖。

“老三,你知道吗?当我看到那些字时,我有多震惊。我知道他心里有个人,他将他放在深处,偶尔会随着梦连根带血地浮到表面。我虽有些在意,但其实并不太过介怀。那本来就是属于他的一段过往,需要理解,也值得尊重。”

“但是在那一瞬间,那些写在花盆底下的字叫嚣着告诉我,那个人就是我!那段过往,并不是只属于他的,也是属于我的。”

“我心中既有甜蜜幸福,但更多的却是酸楚。花盆底下的字,确切的告诉我,我爱他;而他所做一切,也都说明了,他爱我。但即使如此,他都不愿跟我讲一点一滴关于以前的事,只能说明,当卧底时的痛苦,大过我们相爱的幸福吧……”

“所以,他希望我忘掉,然后,他再将这一切,自己一个人承担了……”

 

说到这里,郝眉终是抬起了头,冲着肖奈,莞尔一笑:

“我不是不能问他,而是我不想。”

“我不想,再让他伤心了……”

 

30、

听过郝眉大段的心里话后,肖奈只觉得,心如若沉入一片温泉,既觉得无法呼吸,却又环着温暖。他沉默半响,站起了身,摇头叹道。

“我真是……败给你们两个了……”

他伸展了下身体,又重新坐回椅子,看向郝眉的目光终于从动容恢复了他平时的样子。

“其实我当时是真被你唬住了,心里想着,要是一个说错,断了你们的红线,KO岂不是要杀了我。所以干脆把皮球踢回去,让他自己解决。”他好似奸诈地笑笑,抱臂向椅子靠去。“不过现在看来,有些事情,还得由我来。”

 

肖奈话稍停了停,理理思路,随后开口:

“郝眉,这我并未骗你,你与他卧底时所发生过的一切事,我并不知情。毕竟,深入狼穴虎窝的,是你们二人,那段经历与回忆,也是属于你们的。”

“只不过,他跟我说过,那并不是些什么太好的经历与回忆……”

“四年前,我开始接手我父亲的一些相关机密工作,也知道了警署在帮派内埋了一个大雷,之前我父亲是接线人,后来则变成了我。突然有一天,我接到了密电,解码成功后,是让我们明日去往城南郊区那片废弃的工厂地,静待时机搜索线索。我明白这些密电来之不易,于是一早派人埋伏在那边。结果,却没想到……”

肖奈转过头来,注视着郝眉。

“没想到,我们竟突然又收到消息。这次,居然是直截了当的文字:让我们速进工厂内救人。”

“当时我心里一惊,毕竟这样的行为是大忌,极容易暴露。但既然如此,也说明情况危急,于是衡量了片刻,还是决定去探探究竟,然后,便发现了躺在血泊中的你……”

“我看到你的时候也是大吃一惊,因为虽然小时候常玩在一起,但自从16岁后,我就鲜少听到你的消息,18岁后就基本没有了,只说你去了国外念书。后来把你救回后才知道,原来你一早就去当了卧底……”

 

郝眉静静地听着肖奈的话,眼神时候漂移,又时候专注,不知在想些什么。肖奈拿出包里的水喝了一口,抿抿唇继续道:

“那时你也是,子弹恰好打在隔肌处,但情况可比现在的KO危急的多,毕竟还是来晚了些,又在郊外,送到医院时,已经差点救不回来。不过后来命总算保住,但也是一直昏迷不醒。后来终于醒过来,却因为中弹导致的大量出血兼阶段性窒息引发的后遗症,以及长时间的精神压力和心里压力,导致记忆混乱不堪,有些记得,有些不记得,又或者是时间线完全错乱。我们只好先开始做治疗及心里疏导。但医生说你的情况,最人性的办法,是将这段记忆隐埋下去更好一些。”

“当时我很着急,头一次不知如何是好。于私我是希望如此,但于公...毕竟在那以后,我们的线人再没传递过任何消息过来。我心里也清楚,那种情境下发出如此直白的信息,太过危险,可以说如今是生死不明。如果他牺牲了,那么唯一的希望,也就在你身上了。”

“不过就在你醒来后不久,那线人终于,又来了消息……”

说到这里后,肖奈的眼睛满是敬佩。

“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但他确实做到了。也是那次,我知道了他叫KO,也知道他算是冒险联系的我。那时,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问你是否还活着。”

 

说到此处,郝眉握着的双拳不由得紧了紧。

“我如实相告,并说了你当时的情况。KO听了后,沉默片刻跟我说……”

“他说什么?”

肖奈略叹口气,缓缓而言:

“他说,既然如此,那就让他全忘掉吧,这既是我的希望,也是他的心愿。”

 

这话一落音,郝眉突觉眼眶一酸,不自觉地就落下行泪来。

 

肖奈顿了顿,贴心从包里拿出张纸巾,给郝眉递了过去,待他接过攥在手里后,接着道:

“后来,他功成身退,我有问过他,会不会将这些事情告诉你,让你也知道了解下你们以前的过往。他说不必。那些痛苦而灿烂的记忆,总需要有人记得的,那便让他一个人记得就好了。”

 

“那个混蛋……”郝眉手心已被自己的指甲掐得通红,泪水流了满面。他咬着唇不让自己哭出声音,但嗓中的呜咽却全然无法抑制。

 

过了许久,他才逐渐缓过神来,擦干了眼泪。再抬起头来时,脸上已挂上了浅浅的笑意。他站起身,准备回去病房内,推门而入的时候,他又停住,背对着肖奈,轻轻地道:

“老三,谢谢。不过,莫扎他什么的,我不知道那是谁……”

他又缓缓地扭过头来,四目相接的时候,肖奈读懂了他话中的含义。

他郑重地点点头。

然后,那个身影,便又回去了屋内,与KO在一起。

 

夜晚,轻凉的月色透过窗纱飘渺洒落,浸入每一处角落。郝眉侧躺在床上,偏头看着边上那人的侧脸,心静如水。一阵清风抚过,他心念一动,忽地掀开被子,走到KO床边。

郝眉伸出指尖,在他的脸上细细描摹,然后俯身下去,吻上了那片唇。

柔软,温热。

然后,那片唇,好似动了一下。

郝眉抬眼,只见黑暗中,睁开了一双明亮的眸。

 

“醒了?”

“醒了。”


================tbc============


下章结局……

评论(41)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