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宇光

淡淡平平

<K莫>食全食美(番外)——《执念》

之前收录在本子里的,解封一发。

前文链接:《食全食美》

=======================


选择厨师这一行业,KO的理由并不浪漫,不过迫于生计,为求果腹。毕竟,14岁那年,家里便没了人。彼时尚未成年的他,借家中不多的存款勉强读完初中,便去了家酒楼当学徒。他有傲人的天赋,却独缺那份自内而外的心向往之,于是做出的东西总归是少了那么丝灵气,这是他第一个师傅于他的评价。

对此,KO认,但手中握着的锅铲该怎样还怎样。他无从理解师父站在灶台前时,洋溢在嘴角的隐秘笑意。

 

直到遇见莫扎他。

偶然结交的笔友,为他注入了新的神魂。

那是一个极其热爱美食的人,同时也是一个极其热爱生活的人。每一道菜品皆是一段故事,他叙述得垂涎欲滴,活灵活现,末了总还会感叹一句:若是能尝尝就好了!

贪吃!

KO嗟叹一声,脑子却不由自主地开始分解做菜步骤,笔尖于纸上划出流畅的线条。也有些是他不晓得的,他一一记下,实验过后再行动笔。

每周过后,他总能收到花式夸赞:

“星辰,你怎么那么厉害!”

“星辰,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

以及,间歇性的告白:

“星辰,这你都能做出来!?我太爱你了!”

KO看到后半句话时脸一红,指尖不自觉触上字迹,缓慢地摩挲着。

写信的人是什么样子?KO总在想。

 

蝉鸣虫吟,夏风卷起繁茂的植物香。着了一身黑的人站在酒楼窗边,扶立栏杆的手上握着信笺。店内已近打烊,昏灯拉扯暗影。

“小子,还不赶紧换衣下班?”

KO听见缓慢地扭身,面容沉静,瞳仁闪跃。

“师父,我要北上。”

“去做什么?”

“参加饕食。”

老人微愣,下一瞬挑眉咧嘴:“没想到你会对这感兴趣,出息了!”他拍拍KO的肩膀,笑容渐深,“不过,得先过我这关。”

 

清冷后厨升起油烟,刀具于菜板嗒嗒作响。一贯清冷的神情下,多出了肉眼可见的色彩。不多时盘中餐已成,色香味俱全。

老人尝了,默然片刻后开口:

如今你的菜,灵气四溢。

KO听罢垂眸,眉眼温柔。

“你不是去参加饕食的吧。”老人一针见血。

KO颔首,不做隐瞒。

“我要去找他。”

“谁?”

“灵气。”

老人哈哈大笑,爽朗道:“去吧!找到了就别回来了!”

 

KO还是回来了。

比赛过后,他顺着刻在心尖的地址摸过去,只寻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人。

他搬走了。

失望过后KO无心恋战,匆匆回了程。然阴错阳差,房东在他出游时将他的出租屋收回,他等了一个月,再也没能收到任何回信。

 

失魂徘徊于茫茫人海,数个日夜后脑中一道声音愈发清晰。

我找不到你了。

 

但你已经尝到我为你做的菜了吧?

或许这是遗憾中唯一的安慰。

 

他决定再次上路。那些信中他知道的不知道的,或是信外见过的没见过的,KO都想亲自去看一看,品一品,尝一尝,做一做。

为了他,也为了自己。

 

天南地北,都印上了他的足迹。舌尖上各式各样的酸甜苦辣,记录着他几年来的辗转奔波。有次KO流连至一处不算出名的古镇,时节天寒地冻,青石板路结了霜。他坐在支起的简易小摊上,一晚馄饨下了肚。

不知怎的,忽地就落了泪。

 

他既在前行,又在恋旧。一道道美味,恰如滴水,却没能穿石,而是流于周身,将心中的影子固执地凝结成冰,最终化为了他的执念,固不可摧。

他的菜再没被评价为没有灵气,但终究是冰凉的。

这样不好。

 

有执念是幸事,执念太深是害事。有次他与师父通话,老人这样对他感慨。KO握着电话的指尖倏然收紧,过了片刻,又松开了。

 

他再次北上,也支起了个小摊子。

从天南地北习得的本领,便回馈个各地来往的客人人群吧。至于心中冻结的那束影子……

它也许会随着时间消散,也许不会……

KO闪念,掀盖子的手一顿,蒸汽溜出,里面煮着的馄饨不断翻滚。他复又盖上,极轻地叹息,然就在同一瞬息,一道清亮倏然破空而至:

“老板,一份馄饨!”

 

KO抬头,一张灿笑的娃娃脸闯入视线。上面的星眸,熠熠生辉。

 

你是我的执念,又化了我的执念。

而现在……

 

“KO!”

郝眉叼着新出炉的肉薄饼,唇瓣油光泛亮,嘴角沾着粒芝麻,兴冲冲地朝自己跑来。

“KO!套好次喽!吾要写唔的小窝上……”

东升的太阳聚焦在俊俏又的贪吃的小脸上,所到之处无一不被浸染成金。在这刺目的光芒中,KO附身,将调皮在唇角的芝麻,用舌尖勾了去。

方要离开,却又被扯着领子拉回来。

别无他言,干脆加深了这一吻。

 

而现在——

你仍是我的执念。

但这是幸事,不是害事。

因为它不再冰凉,充满阳光。


评论(21)

热度(135)